写在简书两周年:未火却已被封杀

今天早上一起床,收到一条简书消息,提醒我入驻简书两周年。

是时候该写点什么了,尤其要讲讲前两天发生的事。

我在简书上最新的一篇文章是《让苏东坡唱Rap,这么骚的国产纪录片你见过吗?》,文章刚一发出,就有简书工作人员给我发来消息,说我如果能取掉文章外链,他们将为我作系统推荐,能获得更大的曝光度。

我的文章均属于个人原创零广告文,我知道他们所说的外链是指我在篇首标注的“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可是我不能不标啊,公众号付了我稿酬,人家有这方面的要求啊。

我也不知该如何与简书的工作人员沟通,就没有表态,结果几天下来,那篇文章的阅读量只有6,我问简书的工作人员是不是将我的文章屏蔽了,未得到应答。

这是不意味着,以后如果我想赚点稿费,不首发于简书而且在文章里做些标注的话,我的文字就不能在简书里自由传播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的确是很遗憾。未火却已被“封杀”,这算什么事?

来简书两年,截至发稿时写下186970  字,收获 粉丝7108个,2491赞,有人文优秀作者的小星星,也当过四五个专题的推荐作者。

成绩不算耀眼,只能说是一枚资深简友,经历过高歌猛进,打了鸡血要上首页要签约的时期,也经历了首页和人工审稿制度取消的时期,还经历了纷纷开付费阅读的时期。

直到现在的内容奖励和简书钻时期,不过每天的奖励都是零点几几元,而且我压根也搞不清简书钻到底是怎么个玩法。

曾认为自己也是互联网自我加冕时代的弄潮儿,现在发现,这个时代更新迭代太迅猛,总是自嘲“吃屎也赶不上热乎的”,有时又嗟叹“事非成败转头空”。

所幸的是,对于写作,我的心态倒是越来越平和,目标也是越来越坚定,虽然暂时只有很微薄的收益,但我却经常不知天高地厚地打一下鸡血:我有一枝笔,怕什么!

说到底还是要感谢那些有耐心看我的文字的人,特别是那些点赞,评论过我文章的人。我在简书阅读量最高的一篇文章是68640    ,想想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这多么人,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时间,带着不同的心境点开了这篇文章。

我的文字能为这些读者带来什么?也许是浇胸中之块垒,也许是在疲怠中又喝了几囗鸡汤,也许不以为然,也许只是心中泛起了一丢丢涟漪。但只要对他们有一点点影响和慰藉,我真得很有成就感。

回顾我的新媒体写作之路,一开始很杂,时评,娱评,诗词赏析,都尝试过,后来主攻红楼小品,再后来专注于影评。

我真是很爱《红楼梦》,简书两周年之际要再次致敬曹雪芹,曹公是我永远的文学偶像,万般滋味,皆是人生,前路漫漫,但我会像他一样,带着悲悯和热情,天真和纯熟走下去。

我也很爱电影,这真的是人类历史上一种很集大成也很接地气的艺术,好好努力,没准儿哪天我会成为这个艺术流程上的一颗小螺丝钉呢?

但是,我现在又有了一些小小的野心,在两周年之际,我想鼓励一下自己,我不想再评论别人的故事了,我想尝试虚构文学的写作,我想自己编故事。

在这个世界上,和真理一样重要的,只有故事。能创作故事证明我们是万物灵长,我们有想象力。我们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故事带来的希望。

这篇文章我想在两周年当天的12:00之前发出,所以只能草草写就,希望各为简友见谅。

希望你们一如既往的关注和支持,相信我只要我还活着,我还在思考,我就会去写作。

两年了,文末发个彩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