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梦不觉人生寒

字数 689阅读 30

      大约是在2007年,我们搬到马鞍东路一处很有年头的楼房,与一位96岁高龄的爷爷合租,房东是他的儿子。爷爷跟我们的交集并不多,他每天都要出去捡拾丢弃的塑料瓶和废纸板,虽然有养老金和儿子可以供养他,但他还是喜欢身体力行。一日他忽的拿着一大袋水果敲我们房间门,开门后他硬要把水果塞给我母亲,说:“别人来看我买的,水果太多了,吃不完,你们拿着吃”,模样很是和蔼可亲。那时的我只当做他真是水果太多了吃不完,多年后才明白那是他对我们一家的慈爱。他老伴去世的早,儿子离婚了,子孙都不在身边,也许是我们一家的到来让家里有了烟火气,给了他心灵的慰藉。我6岁爷爷就去世了,对爷爷的关爱这一块是缺失的,他的出现让我重获这份久违的关爱。他是生活拮据的,却以最简单最直接的给予关爱了我们一家;他是不善言辞的,却以人性最善良的光辉温暖我们的心田。十年后的我已记不清他的脸庞,但我知道那是一个慈祥的面容,不知他是否尚在人间,若在,望他安好,若不在,他永远活在我的记忆深处。       

      估摸着是2008年冬天,很多地方出现了雪灾,成都是很少下雪的却也飘起了雪。那时我还缠绵在床的温柔乡,被母亲匆匆叫醒,“快起来看啊,下雪了,多美啊”。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窗外果真下起了大雪,其实在北方只能算是小雪,但对于我一个生长在南方很难得见雪的孩子来说,已经很欢欣了 。这是自然的恩赐。黛色的苍穹下雪花悠悠的飘着,如柳絮,如芦花,如青烟。我跟母亲倚在床头,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奇观。李清照有诗云:“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误入雪景深处,沉醉不知归路。多年后的我依然记得当时那份内心对自然的感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