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千风传奇番外篇:天神之劫(9)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8.08.03 10:25 字数 2281

一缕缕的怀念,初到人间,是那样凄凉。没有人知道这些年来她受的苦,恍然若梦,原来一切只是匆匆。

当初他负了她,如今一切却都变了。九虞城是个不毛之地,她忘却了花脖的身份,就算是要忘却那些仇恨。

金家和北家大门紧闭,一丝寒意,无尽萧瑟。北澈箫算是洗尽铅华,三年一过,这都变了天。

她轻轻推开那一扇门,可是没有人,这便好像她第一次来的时候。难不成这北家和金家是遭了天灾洗劫么?怎么一贫如洗的样子?

“这一次,换作是我等你。”

一句熟悉的声音。

地面有一块夺目的碎片,像是镜片。她心头一凛,缓缓蹲下去,将镜片捧在手心上,热泪一滴滴沾湿了。

不念酒还是以同样的结局结束了。

而明南,却自愿禁锢在这昆仑镜中三年,短短三年,他一直苦苦等,等到今日。

千风拂袖施术,破除了禁锢,明南已成了一个半废之人。

他说,自打她走后,天上地下都混沌一片,天灾连连降临,不念酒牺牲了,而他,就只为救出千风,而受苦受难,在这昆仑镜中每天受阵雷风雨折磨。

“当初我那样做,只是为了……”他说。说得好生平静。

可看见千风已然泪流满面,他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两人紧紧相抱。

原来彼此都没有忘记。原来是千风错怪了他。她有些惆怅,有些懊悔。但似乎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岂是他们二人能左右的?

原来一切都在历史重演,她终归明白度厄星君给予他们每一个人新的生命,是为了让他们活得更有意义,不被尘世纠缠,不被花脖宿命的束缚。

逆天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他们为了相爱,可这代价也太大了。

千风悲恸不已,拂袖挥剑,冷冷斥说“我们终归不能……”索性剑影如电,墨剑铁衔,紫光绿晕,穿进她的胸膛,鲜血迸溅,她惨叫一声,落入明南怀中。

“不!不要!”明南声嘶力竭。

明南没能挽回,也只是接住了她。明南悲从中来——结局还是如此,还是他将她抱在怀里;她的手还是那样冰冷,他还是无法保全她。

千风眨巴着眼睛,泪水慢慢地从眼角滑落,而明南就紧紧地抱着他,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苦苦等待的憔悴的脸庞,缓缓地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脸庞,他立马就握紧了千风的手。

“我在狼群中撑着这一口气非要来到人世间,不过是为了见你一面。如今看你平安,我也足够了。你知道吗?若是有来世,我能不做花脖鬼,那该多好;若是能用我的死,换得百姓和乐,那我,宁愿死……”话音未落,泪珠夺眶而出。

明南一个激灵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她,失声痛哭:“可我不想让你死……”

他抱起她,挨家挨户的找寻郎中,冥冥之中还是怀着希望,就像千风当初一样的。可是才到半途。他就发现千风的灵气已经很弱了,呼吸也在一点点的减弱,一直到她手脚冰凉。

原来生死可以这么随便,一个人的死去,也可以这么冷酷。骤然下起了淅沥大雨,清洗着这一路的伤劫。

好不容易才有一家的好人愿意收留,他才知道原来这世间的人都在排斥他们,排斥花脖鬼。

那个老夫叹道:“生平能够见到花脖神,也算足惜。”

明南满脸愕然,世人都说千风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见了她都因害怕而绕道。

“你难道不害怕么?”明南平静地说,可忽然间霍的一下屈膝而跪,拉着那个老夫苦苦哀求:“我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她吧……”在这悲惨而低沉的声调中,泪水也随即狂奔了。

那个老夫不忍地叹气:“都说这场天灾来自于花脖神。但我并不怕,或许我便是上苍派下来成全你们的。不是我不想救她,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什么?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一定会做到的。”明南激动地说。

“你先起来吧。”老夫扶起他,“你要知道,被神剑所伤的神,已经灰飞烟灭了,要救她,就像起死回生一般的难。怪只怪,人所希望的,人的愿望,许多都有违天意。若你真的想救她,便到鞭岚海,受鞭岚风的淘洗,把你所有的灵气都聚在她身上,唤醒她。”

“好,好,我马上就去!”

刚前脚要走,便被那老夫拉住了:“等一下,听我说完。如今,全天下的人都视花脖为敌,必会想尽办法阻止你,九虞城已毁,那个城主,已堕为幻魔,她一定不会让你救活这个姑娘的。还有,就算她能够醒过来,你和她能活的时间,也不过三炷香的时间。”

话音刚落,就如一把刀狠狠地刺进他冰冷的心脏,着实痛了。他一怔,呆若木鸡地望着那个老夫,晶莹的泪水又是不经意地爬上眼眶。

就算只有三炷香的时间,也要好好活;自己独活,又有何意义?从千风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是要等她的;三炷香又如何?能够在一起,远远胜过这乏味无知的漫长一生,哪怕只有三炷香的时间,哪怕这是如何短暂,哪怕连昼夜都无法一起过……

对他来说,能够一起,三炷香,也是幸福的一生……

灵气传输完毕后,三炷香的时间一过,他们终将魂飞魄散,而且永世不得超生。

他开始抱着她经过漫长的奔跑,血淋淋的,地上似乎长满了荆棘;他失了魂般地穿过迷雾重重的森林,淋过了倾盆之暴雨,躲过了凡人的追杀;这只不过是一开始的角逐,困难对他来说,比他更脆弱。

如今普天之下,人人尽数追杀他们两个,欲赶尽杀绝,免除天灾。可天灾难以避免,却要她来还这场债。

“我欠她的太多了,我也必须还了。我狠狠地将她伤了,我亲手用雷光链对她行刑,亲手将她丢到荒无人烟的野荒;前生,我沉睡了那么久,她被众仙所诛,她地狱之神的毁灭,我都无法站出来保护她,还要她替我去承受,为什么生作花脖,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不论是鬼神还是天神,不管是塔主还是狼君,是奴婢还是姑娘,都要遭受唾弃和打击?我们终无果。”他说。

看着这夜间的静寂,暮色苍茫,列鸟悲哀地划过,发出凄凉的嘶叫。他又自言自语:“缘分,命运,我不信;幸福,终身,一样样离我们那么遥远,这不争的事实却硬生生地摆在我面前。”

他不再消沉,他不顾世人的追杀,不顾全世界人的鄙弃和痛恨,不顾一切,拼命奔往那千里鞭岚海。

为了三炷香的时间,他一身血,嘴唇斑白,却仍紧紧地抱着她……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