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过你有病我有药》之 舌尖到心尖的距离

(一)

男神成了我的解小哥,宿舍里胖子们都燃了,我们舍长姓候,外号猴儿,却是以重量力压群雄,当选了舍长。猴舍长激动的拉着我的手:“我就知道能吃胖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为了庆祝这个有前途的体型,今晚集体开吃!”

看我们放着嗨歌,左手炸鸡右手可乐,常年啃着萝卜和青菜的女神宿舍哀嚎一片:“胖子让我们感受到这世上满满的伤害!”

我们住的宿舍不收电费,但白天都定点停电来电,每天总要折腾个两三回,晚上十一点准时拉闸。只要是有电的时候,宿舍基本没人出去,全都穿着裤衩背心窝在宿舍里上网。

我住的宿舍楼和解小哥的宿舍楼中间隔了个大食堂,我俩平时都窝在各自的宿舍里,一到饭点他的头像就亮了,刚开始是:忙吗?饿了没?吃饭去吧?一段时间后就成了:吃饭去吧?到最后精简为:饭!

解小哥的速度快,发出这“饭”字令牌后,就立马关机出门。我性子慢,等磨磨蹭蹭的穿上外出觅食的行头,下得楼来,解小哥已经在下面站了快半小时。

如此几次后,解小哥也看出其中门道了,一开始是准时到,总要等上半小时。胆子稍微大点后,来之前先打会游戏,看看时间差不多再奔过来,还是要再等十来分钟。最后胆肥了,打了游戏再把脏裤头臭袜子都统统洗了一遍再慢悠悠走过来,刚到楼下站定,我就下来了,分秒不差。

我俩在食堂吃完饭,趁着还有电,又各自回了宿舍。

一段时间后,宿舍里其他的胖子们纳闷了:“你确定你和男神真在谈恋爱而不是搭伙吃饭?”

为了证明我们不是搭伙吃饭,解小哥约我下馆子。

这是男神第一次约我下馆子,宿舍里的胖子们七嘴八舌的都围了过来。舍长以过来人的架势给我传授经验:“看一个男人是不是真重视你,就看他第一次请你吃饭时点了多少个菜,数量够了还要看质量,菜越多越贵,越能体现你在对方心里的重量。”

多机智啊,这满满的都是生活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啊。

我满脸崇拜的问道:“舍长,请问你第一次约会时,吃了多少道菜?”

舍长嘿嘿一笑:“我们没吃炒菜,那家店里只有豆包,我俩吃了整整三十个。”

我听了很是激动,三十个啊,不是真爱谁能吃得下?

猴舍长满脸的娇羞,她的真爱说来也是一段神奇的故事。

那时她正迷上一个叫冒险岛的在线游戏,游戏里她叫西瓜太妹,有个叫西瓜太郎的就自己跑来跟他并肩作战,两人在战火中建立了深厚的阶级友情,直到有一天,太郎跟太妹说:“新年新气象,在这万象更新的好时候,咱俩好了吧。”

从此以后,每天早上从来不洗脸的猴舍长,每天打游戏视频之前,必先洗脸刷牙涂抹一番,捯饬好了再把摄像头调好四十五度最佳视角,这才跟游戏里的太郎开始边约会边打怪,两人在打怪升级中感情越发深厚,最后,猴舍长宣布,她要在十一长假坐火车去另一个省,看她那位小她一岁小我们一届的男友太郎。

(二)

不知其他舍友怎么想,反正我是惊呆了。

人心隔肚皮,天天见面的人都不一定知道对方的心思,何况是一个刚认识不到两个月,连真人都没见过的虚拟网游里的男朋友?猴舍长这种对陌生人的信任,让我十分震惊。

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跟她说各种社会险恶人心叵测,然并,舍长依旧订了车票匆匆离去,我很为她捏把汗,一个周之后,舍长满面春风的回来了,跟我说她各种约会太郎的事情,两人当真看对了眼,从网络走到现实,成了一对异地恋人。

不知是不是我太缺少安全感,我对见网友和一切冒险的事情,都持拒绝态度,猴舍长的义无反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舍长就是那次去看太郎时,太郎带她去吃包子,且一次吃了三十个,估计,舍长就是被太郎的三十包子给打动的吧?

为表示对第一次约会的重视,我套上了“所有家当”:头上是粘了彩色鸟羽毛的蓝色塑料发箍,耳朵坠着仿象牙的黄色笔筒型耳环,脖子上挂了同系列的项链俩串,两只手脖子上各戴一串十二生肖的粉晶,最后再套上我那件颜色艳丽花里胡哨的大毛衣,抹上一把胭脂水粉,往镜子前一站:嘿!好一个金玉满堂!

一路咣里咣当奔下楼来,站在宿舍楼下等我的解小哥。

俩满脸痘痘的男生路过我旁边,一脸激动:“快看,那女的在玩COSPLAY呢。”

“扮演的是非洲食人族酋长吗?”

“估计是,再拿根分叉的树枝就更像了。”

我斜眼瞪他俩,丫的竟然更开心了:“快看快看,动了动了,酋长眼睛动了!”

我朝他俩走了两步:“再啰嗦,小心把你俩给吃了。”

“吓死宝宝了!”两人嘻嘻哈哈一溜烟不见了。

解小哥从远处一路小跑过来,看我如此“隆重”的穿戴,瞧了半天,愣是没敢走上前来。

我朝他奔过去:“小哥小哥,我今天漂不漂亮?”

解小哥刚要说话,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半天,抬起泪水朦胧的双眼:“如花……似玉!”

被小哥称赞,我心里那个美啊,高高兴兴的挽着他的胳膊走在路上,只要小哥觉得好,别人的想法算个屁啊。

我对这顿有深意的饭颇为期待,又不好表现得太明显,只能按捺兴奋故作含蓄问道:“今天,咱上哪……EAT?”

“南门美食一条街。”

学校南门附近有一溜大排档似的小苍蝇馆,因为米饭免费,每到月底或手头紧的时候,男生宿舍里经常集体出来吃饭,一人拿一块钱,点两个最便宜的菜,然后“裤衩裤衩”的干掉店里所有的米饭。

这条街上,每月总有一两个餐馆因为总也吃不饱的学生而关门大吉,老的倒下新的又来,每一个哭泣的老板后面,都有一群蝗虫似的学生。

上面情形说的是男生和男生出来吃饭的情景,男生和女生出来,当然不能如此直白,该装还得装,不然打一辈子光棍也是活该。

(三)

进门前,解小哥犹豫了一阵,忽然一把拉过我,认真脸交代:“一会进去,我们就点一个菜。”

“什么?”我一惊,转身看看这家店的招牌,这明明不是包子铺啊。

解小哥怕我不信,又补充道:“我们就点一个青椒炒鱼。”

我一听心就凉了,说句实话,小气是我最讨厌最看不起的特征,没有之一,小哥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瞬间坍塌,我也是个急脾气,不过三秒钟的时间,我已经脑补了十几种番薯甩男神的各种场景各种戏码,看小哥还是一脸茫然的不知我内心狂澜,我摇叹气,真是一颗老鼠屎,搅坏一锅汤啊。

我没了吃饭的心情,小哥还满怀期待的在等我点头,我已经索然无味,想扭头就走,可惜饭店门口用镜面玻璃装潢的墙面不让我如愿,看着镜面里那只矮胖番薯的身影,我叹了口气,决定再给小哥和自己一个机会。

我旁敲侧击的提点他说:“一个菜不够吧?你看我体型就不像是只吃一个菜的人啊。”

小哥坚持道:“没事,这家菜量大,够吃。”

我深吸一口气,坚持说:“那咱再点个蔬菜。”

我把条件降下来,咬牙心想只要他同意了,吃完这顿饭,我们还是好CP,大不了以后慢慢改造,如果他执意只点一个菜,那吃完这一顿,咱俩就白白,我这人脾气急又快,坚信一开始就让你不舒服的人,以后会让你越来越不舒服,长痛不如短痛,在还不太痛的时候分手,才是最好的止痛。

小哥完全不知我在内心戏里已经甩了他几十次,并且又善心发作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然而他并没有把握机会,只是疑惑的看我一眼:“你不是不吃蔬菜的吗?”

我已经有些冒火了:“我今天想吃,很想吃,非常想吃,我就想吃青菜!”

小哥先是愣了一下,脸上有些发窘,随后支支吾吾说出实情:“我身上只有二十块。”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松了口气,只要不是生性小气,客观原因造成的都可以原谅,我豪气的掏出钱包:“没事,我带钱了,咱今天点它个十个八个的都没问题。”

小哥一听,脸上更难看了,梗起脖子坚持道:“不行!今天我请客,我们就点一个菜。”

我看他这么坚决,又问:“青椒炒鱼多少钱一份?”

“二十。”

“……”沉默半秒,我灵机一动:“那要不咱换别的菜?两盘十块的西红柿炒鸡蛋或是四盘五块的醋溜土豆丝也行。”

“不行,就青椒炒鱼。”

“……”

虽然他不是真小气,但我在他的心中,也就区区一个菜的分量,讲真,我对这顿饭已经失望了。

我俩坐进去时,整个店里就我们一桌客人。

老板拿来菜牌,解小哥把手一挥:“不用看了,就一个青椒炒鱼。”

老板屁颠屁颠的出去了,我对解小哥有些恼火,光喝水不理他。喝了快半小时,这鱼还没上来,我忍不住了:“老板,就一个菜,怎么还这么久?”

在后厨洗菜的小妹抬起头:“老板买鱼了,青椒炒鱼是店里最贵的菜,平时没人点,都是现点现去买的鱼。”

什么?最贵的菜?

(四)

我心里一动,小哥给我点了最贵的菜?

店里陆续来人了,在走了两桌后,我们的青椒炒鱼才端上来。一上来就霸气的占了半张桌子。

好大的一盆!这分量,够重!

小哥得意道:“我说的没错吧?我们一宿舍才吃这么一盆。”

我已被这价格最贵,分量霸道的青椒炒鱼给震住了,此刻已经毫不怀疑小哥对我的心意,心里庆幸还好刚才沉住气没扭头就走,就见小哥把鱼肉挑进自己碗里,然后又心细的把盆里的青椒全挑出来放进我碗里,热情招呼道:“你不是说想吃蔬菜吗?来,多吃点。”

我看看他碗里金黄的鱼块又看看自己碗里青黄不接的辣椒,泪都要下来了,一咬牙没办法了,自己放出来的话,流着泪也要吃完它!

看我一脸痛苦的嚼着辣椒,小哥忍住笑,把挑出刺的鱼肉放进我碗里:“吃鱼吧,青椒给我。”

我俩都是不轻易浪费的人,等把那一大盆鱼给消灭干净的,我俩只能扶着墙才能站起来,吃得太撑,我们只能顺着学校墙根溜溜达达压马路消食。

我和小哥的身高决定了我俩说话时,他得低头我得仰头,如果一直说就得一直仰。

小哥像是想起什么,问我:“刚才吃饭前你不舒服?脸色很难看的样子。”

我打了个饱嗝,有点心虚:“饿的。”

小哥一脸恍然大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我顿时只觉眼前一黑,鼻子头一股酸胀疼麻喷涌而来,有那么两三秒的时间,我根本就感觉不到自己的鼻尖,我吸着冷气捂着鼻子,肿胀的痛感立马把泪给催了下来,鼻腔里全是腥甜鱼肉和血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摸完头的解小哥再转过脸来,看我已是眼泪鼻血齐下,顿时吓坏了,心想这怎么回事,我刚转个头你就四管齐下,影帝也没这个实力啊。

小哥忙弯下腰给我查看伤情,说话都结巴了:“你……你怎么流鼻血了?”

我仰着脸止住鼻血,气得胡乱挥手拍掉他伸过来的手:“你打的!”

小哥吓一跳:“我……我打的?我怎么可能打你呢?”

“你刚才抬手摸头,手臂碰到我鼻子了!”

小哥一头黑线:“我……我真没感觉到啊。”

“等你有感觉我鼻子都没了!”

小哥觉得冤得慌,但铁证如山,他只能赶紧拿出纸来擦干净我鼻子上的血迹,低头认错:“我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咱俩这身高差还能造成这么大的危险。”

我眼泪哗哗的,不理他。

小哥急得团团转:“那干脆这样吧,为了防止再出现类似的情况,以后我自动跟你保持半米的距离,保证不伤到你。”

这话让我更气了,干脆背过脸去。

小哥慌了:“那你说怎么办?全听你的。”

我吸了吸鼻血:“以后只要我站你旁边,你都腾出一只手搂着我!”

小哥点点头:“也是个办法。”

从此我俩再出去,不管走到哪,他总腾出一只手拉我。小哥宿舍的人问他:“为嘛每次见你们都是拉着手?”

小哥看看我:“怕丢了。”

虽然第一次的约会有血有泪一波三折,但最终的结局还是让我满意的,从那以后,我和小哥在别人眼中,才算是真正进入了情侣时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