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时有风(五)

周灿已上市长篇:《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吕奕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吕奕,是我,邓强。”

邓强,派人追杀他几千公里之后,终于坐不住了。

他放下手里的豆浆笑道:“邓哥,怎么?有何贵干?”

“现在,我和你兄弟周峰在吉峰县叙旧呢,你要来吗?”

他心领神会笑道:“请问您在哪儿?”

“你要来话就带上照片、U盘,一个人来,不然我不能保证你还能见到你兄弟。”

他挂断电话之后,铁头连忙问道:“鱼上钩了吗?”

“恩,邓强来云南了,周峰也‘顺利’落在他手里了。”

“你说,这邓强在黑老大的地盘上,拿黑老大的钱,却卖熊瞎子的货,是不是脑子有毛病?”铁头疑惑道。

吕奕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童然的声音随之传来,“你们起床了吗?”

铁头连忙起身开门,笑脸相迎道:“嫂子。”

童然假装没有听见,推开他看向坐在窗边吃包子的吕奕道:“还要多久?”

“过来。”他冲她招了招手。

童然坐在铁头之前坐得位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来,边吃边听我说。”他将装着豆浆的杯子放在她的面前,“待会儿我们去跟人谈判,你就负责开车,接应我们就行。”

“就这么简单?”童然不动声色将面前的豆浆推开问道。

“就是这么简单。”吕奕站起身,“你先吃,我换个衣服。”

童然有些分神,并没有留意他说什么,回过神时候,他正背对着她在脱衣服,露出结实而紧致的肌肉,抬手的时候,背部和手臂上的肌肉呈现出一条条完美和分明的曲线,他的皮肤很白,却给人一种很硬气的感觉。

她想起他的眼睛,乍眼一看像是在笑,当仔细凝视的时候,会发现他的眼神深邃而有力,藏着一股如磐石般沉着的坚硬。

她出神的时候,他已经换好衣服,一件黑色的棉质短袖衫,手臂上的肌肉结实而有力,比起背部的肌肤要偏黑一些。

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正在看着他的事情,拿着一块电动剃须刀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少顷,他将一副墨镜和一个黑色的口罩丢给她。

“带上,这里紫外线强。”

她隐隐觉得他要做的事并非口头上那么简单,依言带上,将这张脸捂得严严实实,他打量她一会儿,似乎还不满意,又拿了一顶棒球帽给她,“把头发扎上。”

她有满腹疑问,但依旧什么都没有问。

半刻钟后,临近出门的时候,吕奕又拿来一件黑衬衣要求她穿上,她深吸一口气,再次把满心疑惑从嘴边咽回去。

他赞许地拍了拍她的头,“聪明的小孩都不问为什么,童然,你很聪明。”

她没有反驳。

三人两前一后走到停车场,童然钻进驾驶座,吕奕将一个黑色的旅行袋丢进汽车后座,走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铁头打开汽车后座,挨着旅行袋坐下,“哥,待会儿我跟你上去吗?”

“恩。”吕奕系好安全带,“一切以自身安全为主。”

铁头挠着头上的帽子点了点头。

童然从后视镜扫过他那明显不合时节的线帽子,转动方向盘驶了出去。

“待会儿你就在楼下等我们,等到我上车就开走,发生什么都别停。”

童然眼眸微垂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轻轻应了一声。

吕奕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

汽车驶入县城城区,进去一条道路比较窄的街道,街道中行人不多,空气中漂浮着食物腐坏的味道,再往里走,里面停放着四辆拉货的机动三轮车和三辆黑色的小桥车,以及一辆出现的颇为突兀的商务车,四周普遍都是自建的两层小房,一楼用来做生意挂着柴米油盐、调料、杀鸡等招牌,二楼是深蓝色的玻璃窗,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再往前一百米是是一个菜市场的入口,毒辣的阳光下,卖菜的小贩都显得有气无力。

吕奕示意童然将车开到商务车前面停下来,临近离开的时候,突然伸手在她肩上拍道:“你的问题,我很快就能回答了。”

他在暗示她不要忘记自己的目的,也在告诉她,他的诚意。

童然看着前方没有说话,这个男人太敏锐了,她只是迟疑一秒,他便已经出她的动摇。

吕奕和铁头走下车,径直往路边自建一排两层小楼走去。

此时自建房上面也有人透过深蓝色的玻璃在打量着他们,其中一个年轻人道:“邓老大,姓吕的来了,但是他什么都没拿,还带了一个人。”

“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是吧?”一个坐在沙发上中年男子笑道,手指轻轻抚摸着放在一旁的冰壶,他很瘦,四十出头,皮肤暗黄,眼窝深陷,却异常精神,他拿起一根靠在墙边的棒球棍站起身,目光落在角落被绳子紧紧捆住的年轻男子身上。

被绳子捆着的男子看着他的眼神便下意识缩紧了身子,似乎想极力从他的眼神中隐身。

“邓老大,他们上来了。”

邓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拿起铁棍走到墙角,脚步有些飘忽,像是在跳舞,瞪着被捆绑的男子眼中透着一股与他外貌不符的兴奋,“周峰是吧?你不要怪邓哥心狠手辣,要怪就怪自己眼瞎,跟错了人。”

话音一落,一记铁棍便向周峰的头顶落去。

他的头微微一偏,铁棍便落在他的肩膀上,邓强眼睛一亮,“哎哟,还挺能躲的?”

周峰用力地咬紧嘴唇,眉头紧缩成川,在心中暗暗默数,一、二、三……

“来,小白脸,这次看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命。”邓强双手握住棒球棍的底部,双腿分开,对准他的脑袋做出一个即将全力击打的姿势。

周峰闭上眼睛,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吕奕带着笑意的随之传来,“哥,您喊得外卖到了。”

邓强冷笑一声,并没有在意,猛地对着周峰的头部挥去,周峰眼睛一睁,屈身往前滚去,对准邓强的脸就是一脚。

结果邓强身边一个留着寸发的男人更快的护住邓强,用脚拦住周峰,邓强猛地跌坐在床沿上。

未等他从突如其来的一脚中回过神,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已经如一阵疾风从门外冲进来。

此人正是铁头。

“妈的,反了你狗日的!”寸发男掏出枪对准周峰,大拇指扣在扳机上,尚未动手,铁头已经抢先一步拿枪口抵上他的头顶。

“来!有种你开枪给老子看看!”铁头用枪口死死在寸发男脑袋上戳了几下,“你他妈还以为这是朝霞市呢?谁的地盘搞不清楚啊?”

屋中另外是五个人迅速掏出了枪,指向铁头,一时间屋子里全是保险上膛的声音。

“别开枪!”板寸男连忙制止道。

“把枪扔在地上!”铁头一脚踢在后面寸发男的膝盖后面,迫使他跪在地上后,呵斥众人道:“不想他死,你们就给爷爷搞快点儿!”

满屋的人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邓强,邓强扯了扯衣领冷笑道:“你他妈有种开枪,老子保证你们都走不出这个屋子!”

“我们走不出这个屋,你也别想走出云南省。”吕奕从屋外走进来,取下墨镜,扫了一眼靠着墙缓缓站起身的周峰,只见后者唇角、眼角、手臂、肩上都是乌青,他眼睛一眯,冷笑道:“邓强,你搞不清楚,这是谁的地盘呢?”

“搞不清状况的人是你。”邓强同样回以冷笑,就在这时,楼下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正有不少人往上赶来,准备围堵他们。

“吕奕,照片、U盘我都不在乎,我他妈只想要你的命!”邓强话音一落,拿起枪对着吕奕所站的位置就是一枪。

周灿:简书签约作者,年轻时也曾因一个人与世界为敌,长大后才知道世界根本没空管你。已出版:《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我们不知轻重地爱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砰—— 正闭着眼睛假寐的童然从这突如其来的枪声中惊醒,整条街上的汽车警报都响了起来,路上的行人却还不知发生什么,以...
    周灿_阅读 2,696评论 9 32
  • 行数 = 序号 / 单行最大数 列数 = 序号 % 单行最大
    王慕博阅读 2,651评论 1 1
  • 0619今天晨读分享的是《稀缺》。 同样的时间做事,有的人收放自如,工作爱情双丰收,活的游刃有余,搞不懂的认为这是...
    天青色Gracy阅读 163评论 0 12
  • 记忆中的妈妈总是很忙很忙,每天忙着洗衣做饭,上班出差。即使偶尔有一个休息日,也是忙着打理家务。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第三个耳洞阅读 162评论 2 5
  • 公司自助餐厅,正在排队的我,听到了这样一组对话: 女生::你盛这么多,吃得完吗? 男生:我今早上赶得急,没吃饭,有...
    军嫂梓萤阅读 17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