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苦娃回忆程治伦烈士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十二、苦娃回忆程治伦烈士记

一、分配:

1964年12月28日,新兵集训完毕,我分配到陈治伦技师和唐照德会计管理的班组里。

班组里有三个班长,分别是:王清水、韩有发、叶卸兵,一个班长分别带几个人。程技师和唐照德是我们直接领导。他俩很关心全组的政治进步和学习业务工作,利用一切时间指导我们。

随着时间推移,我和程技师相互了解了彼此情况。他告诉我,从小父母双亡,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大哥把他送到庙里当小和尚。小和尚并不容易做,好在,庙里的老和尚教他学习文化,他粗茶淡饭的长大了。

1954年,他入伍,部队又送他来军校深造,学习物资管理专业。我也把身世告诉了他,感叹着都是“一根苦藤结的两只瓜”,同样辛酸,又都有自强自立的志向和不服输的毅力。

程技师把自己学到的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我,希望我能够早日独当一面,政治上争取早日入党,为年轻的海军事业添砖加瓦,做出贡献。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他待我如兄长,同时也是我入党介绍人,我打心眼觉得,有这样一个兄长指点人生是多么幸运。


二、突发事件,程治伦光荣牺牲:

1965年9月21日,程技师把我、叶卸兵叫到仓库,小声的告诉我俩:“10月1日他要结婚啦!”让我们在9月28或29日把一箱衣服送到他家,10月1号再跟他一起去迎亲。我们听后非常为他高兴,一口答应,我还打趣让他多请我吃糖才行。

9月27日这天,是程技师值班,前一天是王清水班长值班。程技师的名字写在值班黑板上。韩有发班长开玩笑,在程技师名字旁画一只骨灰盒,王清水班长也好玩的在名字下面写了“火化”,不知又是谁在旁边添画了一个花圈。

当天程技师负责老的器材搬往“吴淞”的工作,他在值班的听接电话时,由于搬运工人大意,一根GM671的曲轴掉下来,造成了现场混乱,程技师很不高兴。当时,汤有为处长在我们单位挂职,可能也批评了他几句,中午吃饭时,程技师饭也没有吃好。叶卸兵让我去军人服务社买了一包饼干给他送去,说实话,这并不是程技师的责任。

当天下午四点,突然大门警卫报告修造部值班室:“有人出事了。”

我马上到现场,只见程技师整个头都已经被大卡车的轮胎碾压的不行了,立刻报告支队医务室。医生火速赶来打强心针,可是程技师已经停止心跳,光荣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我和叶卸兵整理医务室,把他的遗体送到西宝兴路存放,过了几天,在西宝兴路送别了程治伦烈士。他的未婚妻追悼会上三次不省人事,一对“燕尔”就此天人永别。

我们也泣不成声,那时,很长一段时间,他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久久不能忘怀,一如从前谆谆教导我。

五十多年过去了,今天把这件事情写出来,愿后人记住你的名字,希望你能安息。陈振华并没有忘记您对我的帮助,我有今天与你的指导分不开。后人们,每当翻开这一页也会怀念你的,替我感谢你。

                                                 

                                            陈振华

                                  2017年10月31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