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

我死了,

死在杳无人知的中朝边境,

树根缠绕住我的尸体,

使我不会陷入泥土深处,

蚂蚁把我的肋骨当做迷宫,

蚯蚓把脊椎当做温床,

在那里安了家。


不知道故土是怎样解释我的去向,

是失踪?还是烈士?

也不知道那场战争最后的结果,

是胜利?还是失败?

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只记得最后的画面,

被染成血色的月光,

逐渐倒下的战友或敌人,

秃鹫在等待着这顿盛餐,

乌鸦在远处哀鸣,

来不及掩埋的尸体就此沉睡。


我有半个头骨露在外面,

眼前的罂粟花,

年复一年的盛开……

我想,

我该是被遗忘了吧……


我想回家,

渡过鸭绿江,

翻越长白山,

那里~

是我的家乡!中国~

可惜,

我只是一具尸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