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工人到资本家,归国偶像也想“求稳定”

作者 | 贰叁叁         编辑 | 范志辉


在大众眼中,娱乐圈吃的是青春饭,并不长久。而艺人努力“搞副业”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从餐饮到美妆到潮牌,几乎都能看到明星们的身影。


事实上,随着偶像产业的加速迭代,哪怕坐拥万千粉丝的顶流,在这浪潮翻涌的变幻中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抓住更多稳稳的幸福。


而这一次,“归国偶像”们走在了时代浪潮的前列。


从打工人到资本家


“你有戏拍,你有歌唱,但有一天这些都没有了,就没有地方赚钱了。”


早在2014年,韩庚就在一篇采访中表现出对于偶像事业的焦虑,并表达了“创业”的想法。同年,韩庚就通过持股“西藏华果果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现用名)的方式入股间接对乐华娱乐持股。


2015年9月22日,乐华娱乐在新三板正式挂牌,首日开盘价20元人民币,收盘价31.8元。韩庚、周笔畅、黄征不仅是当时乐华娱乐的签约艺人,同时也是公司的“明星股东”,身价随之大涨。其中周笔畅、黄征各持42万股,韩庚更是持近300万股。


根据乐华文化公布的招股书,韩庚、周笔畅、黄征通过入股西藏华果果公司,在乐华间接持股,韩庚持有西藏华果果39.69%股份,折合成最终持有乐华文化2.47%股份。


虽然在2018年3月22日,因为“配合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和长期战略发展规划,以及考虑到目前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较高等问题,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的决策效率,降低成本,扩大竞争优势,促进公司更好的发展”,乐华娱乐在新三板终止挂牌。但即便如此,如今拥有王一博、范丞丞、孟美岐、吴宣仪等众多一线偶像的乐华娱乐也早已家大业大,为韩庚的早期投入带来了相对稳定的收益。


在韩庚之后的“归国四子”们,也纷纷开启了创业之路。正如韩庚带回了韩国的练习生体系,基于韩国受训经历和从业经验的四子,也将“孵化下一代偶像”作为了他们的首选创业赛道。


2017年,黄子韬父亲直接收购天浩盛世36%成为老板之一。一年后,黄子韬离开天浩盛世;2018年6月,黄子韬就以父亲的名义创办了龙韬娱乐。目前,龙韬娱乐旗下有参加过《说唱新世代》的石玺彤和参加了《创造营2020》的徐艺洋、参加了《青你3》的钟骏一和《创造营2021》的林煜修,还跟芒果TV联合出品了高口碑旅行真人秀《小小的追球》。


而在《深度捆绑鹿晗,依赖腾讯音乐,拆解风华秋实的“上市梦”》一文中,我们曾提到风华秋实和鹿晗成立的练习生厂牌名为“STF”,并为青你3推送了5名选手。2020年底,在《偶练》《青你》中担任多届PD的张艺兴宣布成立染色体集团,并公开招募练习生。据报道,初次招募就吸引了超过2000名选手报名。


从《中国有嘻哈》成功逆转口碑的吴亦凡,也在去年宣布成立自己的Hip-Hop 厂牌20XXCLUB。在2020年10月3日举办的“青岛凤凰音乐节”上,吴亦凡带上了雾都、Turbo、陈彦希、Mac Ova Seas、林渝植等歌手登台,并在视觉中出现了20XXCLUB的logo。不过,至今为止20XXCLUB还没有一条确切的签约艺人信息。

除了孵化新人,涉猎时尚圈、创建餐饮品牌也成为他们的创业方向之一。


比如,张艺兴与设计师龙梓嘉也成立了珠宝品牌Layciga,向服饰界进攻;在今年3月,鹿晗在《i-D》杂志英国母刊 2021 年春季刊采访中透露,自己与伙伴们共同主理着运营了3年潮流品牌Un Garcon Charmant(简称 U.G.C)。据介绍从一开始鹿晗就刻意隐藏自己身为主理人的身份,避免在流量的干扰下运营。


公开资料显示,吴亦凡和幸运如我(北京)珠宝有限公司(小米生态企业)共同创立了珠宝品牌A.C.E.,吴亦凡直接持股天津星运文化45%的股权并担任董事、总经理和创意总监。2018年6月,黄子韬又与餐饮大咖李闯合伙,在北京三里屯开了一家名为“好实鲜”的餐厅;2018年,鹿晗也通过其经纪人高苏尧,控股了北京鱼眼咖啡近20%的股份,成为该品牌第二大股东。

此外,偶像们个人的兴趣爱好也有可能变成新的创业方向。2018年2月,鹿晗与Armani战队达成合作,组建了Lstar站队。但好景不长,仅一年时间,该电竞公司就被传出老总携公章潜逃、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而鹿晗工作室也随后发表声明表示,已经在2019年6月终止合作。今年4月16日,保时捷宣布吴亦凡成为“保时捷中国赛车运动代言人”,月底,吴亦凡便在微博宣布成立“20XX”车队。


同样在今年4月,黄子韬和主播薇娅的老公董海锋等间接持股成立了一家名为“海南谦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公司,经营范围包含游艺娱乐活动、互联网销售等。但具体还有未明确的商业动作。


此外,去年2月,王嘉尔也成立了个人服装品牌TEAM WANG迈出归国创业的第一步,潮流装置、快闪、沉浸式的体验……当下潮流圈所有最前卫的运营方式都一一安排。去年4月,王嘉尔也成立了王张音乐,为自己之后的音乐事业做铺垫。2020年12月底,该公司更名为白米范(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今年1月,王嘉尔在JYP的合约到期后不续约,近期王嘉尔还未正式官宣的音乐厂牌PANTHEPACK也动作频频。

在出道即巅峰的当下,大部分偶像,只是昙花一现。因此,培养新人、复制自己的道路对他们来说最为熟悉,是一条可以预见的路。而创立时尚品牌、开餐厅等也成为大多数艺人的选择。


流量偶像也想“求稳定”


每年的顶流都不一样,而偶像们更是一茬接着一茬。


长江后浪推前浪,作为艺人的前浪们更怕被拍死在沙滩上。仅以内娱这几年每年输出300偶像的速度来看,粉丝都快不够用了。放眼整个娱乐圈,更迭的速度甚至更快,甚至按照月份来计算。“X月男友”的梗边来源于此。


而成功的流量偶像事业的终点,就是从自己替别人赚钱到别人替自己赚钱,从“打工人”跃升成为“资本家”。其实,流量偶像的出路在哪里,影视圈的艺人们已经提供了借鉴。


不少成名演员例如吴秀波、赵薇、杨幂等,都成为了公司股东,签约艺人。例如吴秀波的喜天影视就拥有张歆艺、李光洁等众多演员,而赵薇创办的普林赛斯就签下了如今大火的张哲瀚,杨幂持股的公司嘉行传媒力捧出了迪丽热巴。


甚至,不少娱乐圈的前辈们直接成为投资人的案例。例如任泉,就是在娱乐圈内转型成为投资人最为知名的案例。在一个早期的采访中任泉曾表示:“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我就发现,演戏的时候我只能听导演和编剧的想法。而且,演戏演两三个月我就失业了,要等下一部戏有人来找我,这些我也没法掌控。”


投资机构StarVC便由任泉、李冰冰、黄晓明三人创立,后来章子怡、黄渤也随之加入。


根据音乐先声了解,很多知名艺人名下都关联着多家家公司。正是因为艺人的高额回报使得他们在早期就迅速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为了资产能够升值,创业成为了他们的选择。


如今,随着广电新规的推出,恐怕今后偶像们面临的市场会更加严峻。而像“归国偶像”这样的头部偶像,才拥有着迅速完成早期资本积累的资格,创业或许是他们最好的出路。


总而言之,归国偶像们纷纷创业,究其根本,是他们知道偶像的职业生涯并不长久。不论是因为年龄还是市场的原因,最终,“偶像”们都要面临转型的问题,选择成为演员或是歌手。即便如此,但他们都知道:“没有人能一直红下去”。


正如同初代归国偶像韩庚在采访中所提到的:“干这一行,尤其是演员艺人,如果你只做这个,永远稳定不下来。”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