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女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园子里这一段的主角非牵牛莫属。

       在凉爽的清风和晨光里,它们一朵一朵地开放在藩篱树架前,鲜艳、明媚、娇羞,像一张张清新纯真的笑脸。

        早晨开花傍晚凋谢的牵牛,有个贴切的名字叫朝颜。

       和牵牛同时盛开的园中花,还有木槿。

       木槿也是朝芳夕坠的花朵。她就是我今天想写的主角。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家楼下乱草丛生的绿地中,就有一棵木槿。

      每年夏秋交替的时候,早晨下楼,正好看见她开满一树紫色的花。如同刚刚梳理好晨妆的美人,兀自安静地站立在物业人员疏于打理的园子里。

       周末空闲的早晨,我会痴痴地站在树下,呼吸清新的空气,也看着美丽的花朵绽放,忘了时间和自己的存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木槿花心处是娇艳的深紫色,花朵外缘紫色渐渐浅淡,以至于粉,非常像戏台上青衣上妆描画的脉脉眼晕。

      紫色是最具女性特质的色彩。看花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想起那个叫杨玉环的美人,也许是花朵的明艳丰腴,也许是紫色的嫣然诱惑,感觉这一树的花开就是贵妃的慵懒醉酒和晨妆容颜。

       恍惚间,花朵似乎是一张美丽的面孔,眼波似诉,蛾眉宛转,脑海里冒出来这样几行字,写下来一首小诗:

贵妃和木槿

木槿在窗前开放

紫色的花

像贵妃醉酒在花下

诧紫嫣红的女人

灰暗的终了

或许帝王并不比一棵

木槿树更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趣的是,后来我读到 唐李商隐的《槿花》:

       风露凄凄秋景繁,

       可怜荣落在朝昏。

       未央宫里三千女,

       但保红颜莫保恩。

       花如美人。此后,我每见到一种花,就爱痴痴地想象它是哪一个出色的女子,对于那些人们干脆就以美人之名直呼的花儿,比如虞美人,则尤为喜爱。

      宋代的金朋说,在他的诗句里,也把木槿比为贵妃。

       夜合朝开秋露新,

       幽庭雅称画屏清。

       果然蠲得人间忿,

       何必当年宠太真。

       读书品诗时能发现和自己心意相合的知己者,真比见到老朋友还开心,在书中你会找到并拥有一个个的灵魂伴侣。真乃人生一大幸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年少时喜欢读李白,背诵的酣畅淋漓,中年喜读老杜,暗夜静默中体味他的高贵悲悯,现在更喜欢白居易,历尘世忧患沧桑后的那份简单通透、喜悦真趣。

       白居易也咏过木槿,《答刘戒之早秋别墅见寄》

凉风木槿篱,暮雨槐树枝。

并起新秋思,为得故人诗。

避地鸟择木,升朝鱼在池。

城中与山下,喧静暗相思。

        白居易所思者谁,大约是那位青梅竹马却天各一方,艳质无由见寒衾不可亲的邻家姑娘湘灵。

      看见木槿花开,也总让想起一个人,她是我的一个堂嫂。

      堂嫂肤色白皙,身材纤弱,性情柔静,堂哥在外县煤矿工作,不常回来,她幽居在自家独院中,每日里安安静静地养育一女三男四个孩子。

      她家的院子里迎着门口栽种着一株木槿树,花开的时候,我爱去看花,她总是在朝南的厢房门口,低头做针线活或绣花,看见我进门,就轻俏地站起,笑靥如花相迎,放下手边正忙活的那一架布帛,和我站在繁盛的紫色木槿花树下,轻声细语地说话。

       她告诉我木槿花可以吃,摘了配着炒鸡蛋,可以治妇科病症。

       她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身边有一股好闻的幽香,就像她那总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子里的气息一样,但屋子里似乎清冷了些,还是在这初秋阳光下的院子里,更觉舒服。

       她对于我这个前来串门,只为赏花的孩子,满怀喜悦,那喜悦是来自于她对我的喜欢呢,还是因为她太寂寞,或许都有那么一点点。我看看花,也看看她,都那么美,那么安静,让我小小的心中满溢着快乐。

      柔柔的她,沉默幽静地生活着。偶尔,我会看见她单薄的肩上扛着一把锄头从地里走进村子,那样子,被我想象成了刚刚读到认得的《红楼梦》中葬花的黛玉。我把刚背会的《葬花词》念给她听,那些年少的多愁善感,却被她中年的慈爱一笑挥去,在她厨房的炊烟和饭香中被冲散一空。

        她的孩子们一个个长大离开了家,后来,独自留在家中的她,也去了外地丈夫退休的矿区团聚。院子里,深锁着一丛独立风雨的木槿和美好的记忆。

         现在,我也早已离开了村庄和过去,但我常常梦见,站在花树下的她和我,梦见故园的阳光树影,色彩和天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离开老家几十年,我记忆深处最为怀念的,竟然都是最沉默安静、温柔友善的那些亲人,他们卑微弱小的甚至好像没有存在过,就像我的堂嫂,曾那样寂寞地站在天空下,陪伴我看过一年又一年的木槿树花开花落。

      木槿的花语是温柔的坚持:它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就像太阳不断地落下又升起,就像春去秋来四季轮转,却是生生不息。

       木槿花又称无穷花,生命力极强,象征着历尽磨难而矢志弥坚的性格,也象征着红火热烈,重情有义。

        我有一个木槿一般美丽柔韧的闺密,生活的种种挫折和磨练,她却如凤凰涅槃一般,越发诗意潇洒地生活。

      有一天,她给我发图片,只为要告诉我,在她路过的大道两边,遍栽行道树是木槿,它们各各相牵,在郊野上盛开着,灿烂无边,蔚然大观。

      常常,她把在路上的风景随时随地和我分享,即使不在一起,我们也能花开同赏。

      她对我说过,在老家濮阳的神话传说里,木槿是仙界三姐妹的化身,她们以舜名为姓,分别叫舜华、舜英、舜姬。

      她娴雅卓尔,博览群书,征战商界,游刃有余,热爱生活,步履各地。

       多年前,她送过我一本幾米的漫画《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在我眼中,她就是那个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的女子,每次相见,她笑靥如花,只诉温暖,从不提及苦难,仿佛那些苦难,是青莲立足的污泥,是衬托星辰明亮的夜色黑暗。

      我欣赏她,并时常以她为榜样鼓励自己。

       女人如花,需要呵护,但即便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帝王的女人,也不如做一个独立不依附的自己。

       女人爱花,爱花的女人,爱惜的其实就是自己的岁月,自己的内心,自己的天地。

朝看花开满树红,

暮看花落树还空。

若将花比人间事,

花与人间事一同。

       这是唐龙牙和尚写的一首充满禅意的偈子, 人生旅程,起起伏伏在所难免,美丽优雅的女人心中,必然盛开着一朵不凋谢的花,那是爱的信仰,执着永恒。

       女人花,柔美坚韧,盛开在尘世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多年以前,想有个笔名,喜欢木字,喜欢瑾字,瑾字 换成木字旁,组合成木槿,一查资料,原来木槿是花的名字,那时还没见...
    七徽阅读 2,171评论 3 21
  • 一回家就看见这三只,所有的疲劳都已被驱散,吃完午饭就带着她们到湖边玩儿。 好在这三只很听话,叫她们摆pose,她们...
    seven_qmj阅读 24评论 1 1
  • 这一周,身体有恙加上琐事繁多,时间就这样在指缝间无声无息地流失,完全不知所措了。 今天母亲节,赶着听了小火君的《记...
    含香2016阅读 31评论 2 0
  • 越长大,越难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不是因为条件。还是有很多人喜欢你,你也活得比以前更好,不再那么任性,更像在投资...
    小梓琪阅读 170评论 0 1
  • 不知道你有没有从一个熟悉的城市去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 遇到的都是陌生的人 工作有点小忙,工资一般,但是你很开心 陌生...
    骊朵阅读 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