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涯一年零一月

生疏了一年的笔,想再提起,似乎有点力不从心。翻看以前的文字记录,每次好像只会在酩汀大醉时才会有诗兴大发的感觉,可惜如今身在酒香中,不再有杜康。

待青春散场后的人生,颇有点兵荒马乱。一批又批的年轻人走向职场,为生存为柴米烟油酱醋茶为理想在捱。

时至今日,是否还有勇气去讲讲叔本华,讲讲年少轻狂,讲讲碰到的女孩。原来我心中执剑的少年,放荡不羁的少年,此刻也混迹在市井之中默默无闻之下。

工作一年,突然觉得,被认知的区域是存在的,不被认知的区域是消失的。我们望饼向上,却不知前方那块是不是饼。待无数的黑黑夜夜消磨了身心,待无数的嘈杂与争辩扰乱了凡心,留下的只有不辩。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海,焉知鱼之泪。压垮骆驼的最后稻草,是不理解不信任,再多的解释实无用说辞

当你不断奔跑,轻飘飘的似乎得到整片大地,多少年少轻狂如梦,都随风而去。该停下脚步,留下了往后余生的思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川妹 清光绪30年,张之洞任湖广总督,为治理水患,确保汉口安全,遂修张公堤。翌年,有县令马遥因见朝廷腐败山河震荡,...
    辛铧阅读 1,718评论 3 4
  • 现在微信月活跃用户大概有4亿(活跃标准:每个月与好友起码发一次微信、起码打开 一次朋友圈),而微信公众号总量已突破...
    女皇的杨再思阅读 1,102评论 0 0
  • 白日暖阳,笑语盈盈,至晚风骤起,卷起沙石无数。 寒夜桔灯,呢喃低语,心怀十年意,劳苦甘之如贻。 起风了,你可好? ...
    喵小妖mm阅读 229评论 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