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鼾声离我有多远

        今夜无眠,因为似曾相闻的鼾声!

        同床分头共寝的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一位正打着鼾声入眠的别人家的母亲!周五就要如期结束这里的母婴护理工作啦,宝爸把宝奶奶从湖北老家接过来照顾宝妈和宝宝后面的生活,上午刚到。

        冬至已过,内地已然入冬渐冷,而深圳依然闷热,与冬至以来的第一场“冬雨”如影相随的是一群不受待见也不怕事多的蚊子,他们似乎刻意为深圳这个季节而活,活得自在逍遥明白,肆意狂欢,随时随地都在进行人蚊大战!上帝赐予我的翅膀被收回,所以我没蚊子幸运,无法飞翔,遂只能跟它们进行陆地战,老实说蚊子大兵的战斗力确实强悍,闪躲和飞行技术一流,远远的就能敏锐的感知我进攻的方向,最终我常常无一例外提前败下阵来,认输投降,早早的躲进纱幔遮挡的小小“寝宫”里等待黎明!

        然而,床的另一头随着阿姨入眠安睡,她老人家的鼾声也突然而至,有点猝不及防。这一头的我,一开始有点找不着北,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干脆耐心的闭目养神,好像上帝似乎了解我的心意,他立刻送我妈妈来到我的神思里,陪伴我。

        母亲离开我们一家人远去天堂一年有余,思念这个东西有时候很奇妙,带着某种神力,我开始有些恍惚其中,我听见母亲似乎在跟我说话,依然慈爱微笑祥和,依然是那身我常见她最爱穿的衣服,她问我工作累不累?身体是否健康?我都只是笑嘻嘻使劲儿点头,并未出声,担怕一出声母亲就不见啦,她叮嘱我早些休息,我听话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似乎跟她亦如从前,冬天太冷的时候钻到她的被窝里取暖,她常常把我的脚夹在她的腋下让我快速暖和,以至于后来我有孩子之后也以同样的方式让孩子在冬夜睡前取暖。

        彼时母亲因体质较胖患有高血压,匀速的鼾声总能像催眠曲一样伴我很快入眠,从未有今夜无眠的现象,一次也没有!我经历过母亲多次因冠心病病危入院,但是顽强的母亲总是一次一次战胜死神。

        母亲犹如我们家的定海神针,她和父亲一起牢牢的护住血脉亲情,所以我们兄弟姊妹的关系格外要好!尽管孩子们开枝散叶四面八方,家庭幸福安康,甚至大姐二姐已经是当奶奶和外婆的人啦,但因着父母年事已高,二老仍居住在老家那个让我们兄弟姐妹时常惦念的,从小到大成长分外快乐和感恩的乡村院落里,那是我们七个孩子的根,除却平日里隔三差五姐姐哥哥们常回家看看,老老少少基本上都不会缺席每年几次的大家庭聚会,四世同堂的景象好不热闹,有父母在的地方就一定有一米阳光,常常惹来邻居一片艳羡!

      去年盛夏,母亲双脚水肿,高血压常配用的利尿剂效果甚微,我送她入院治疗,由于孩子较小不宜留院陪护,由二姐姐接力,住院期间她精神饮食一切如常。我第二周去看她,精神真是那个好啊,说话中气十足,胜过以前任何一次状态,脚的水肿虽时有反复,到也不是不可控,以前最常发生心力衰竭的心脏功能此期也挺好,就在大家满心期待她能如期出院回家陪我父亲过生日的时候,被告知暂缓出院……

      就在父亲生日当天,暴雨如注,傍晚道路被淹已然无法出行。夜晚九点多,二姐一个电话让全家人莫名担心起来,她说咱妈的病情加重啦,第二天一早全家人都绕道赶往医院,母亲的呼吸变得困难,心力衰竭竟再次考验老人家,之前一直吵着身体已经好了要出院,所以这次心衰突然发难,或许于我母亲来说也是猝不及防吧。

      深夜零点左右,母亲因两次心跳骤停被紧急送进ICU。晚上十点我带着孩子跟姐姐们离开病房回住处休息,哥哥们在医院留守,得到进ICU 的消息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啦,尽管知道去了医院也看不到母亲,但无力感把我死命的往门外推,去医院!把熟睡的孩子交托给二姐看管,兀自一人下楼请前台开门,门前没车快步跑向医院住院大楼,整栋大楼异常安静,没有一个人影走动,路灯下留下自己长长的影子,孤独的陪伴我此刻急切而无助的恐惧感,“母亲”这个词比任何时候分量都要格外沉重!

        进了电梯,无法形容,身体和心好像被掏空的感觉,如同进到一个狭长的黑洞,如何出得去?还能有机会跟我妈说话吗?白天为什么不跟她多说说话呢?电梯的提示音把我生硬的拽回光影里,出了电梯,重症室门前凌乱的支着三两张简易床,有人熟睡彻夜守候在此。我没看到两个哥哥,打电话哥哥们在病房里等待母亲转危为安,回到之前的病房,跟二哥轻轻的聊起母亲来,互相打气,互相安慰,互相回忆,没有什么时候比这个时候更无奈,满心的祈祷,希望奇迹出现,让我们能再陪伴她!

    果然,漫长的黎明截止到五点,医生也没有打来电话,说明挺过艰险!太阳升起的时候阳气重,母亲再次坚强度过劫难,这一天开始有安全的感觉啦!下午规定半小时探视,探视的人员定下来后,父亲先进去,接下来舅舅姨妈依次进去,焦急的等待中,老父亲泪眼婆娑出现在探视室门口,因为母亲在昏迷中,谁都清楚在这世上,一生相伴到老的人无法再用语言和眼神交流是什么感觉,谁都没敢安慰他,希望能让他发泄一下情绪自我平复,人生就是这样,不得不面对现实!

      又一个揪心的夜晚来临,依然满心祈祷,和母亲一起加油!人没有经历过,你永远无法理解等待有多煎熬,好在又是一个平安夜。次日探视时间,母亲清醒中见到了大家,纵然她插着呼吸机,但她能跟我们用眼神交流,可以轻轻点头表达她的情绪,我经过护士医生的允许让孩子进去跟外婆短暂小处了一会儿,能看得出她眼神里对孩子流露出无比的温柔与慈爱。探视时间虽不长,一生中也就这个时刻是永恒的记忆定格!后来母亲艰难的熬过第三天,傍晚七点母亲在医生的建议下安全回到她生活了一辈子却离开了二十多天的家,看得出她很开心,神智清醒,大家伙都守在床榻前,跟她说话,聊天!虽然仍只是眼神或者点头摇头回应,但仍然令大家伙激动无比!凌晨三点左右,母亲神色安详的走了,她的人生永远定格在那个时间里去往天堂,疾病让她受了太多磨难,她需要安宁,虽有万千不舍,但所有亲人都没做任何惊扰,没有流泪,异常庄重肃静的陪着她最后的离开!

        时隔一年,再次谢谢鼾声如雷的阿姨又一次牵动思绪怀念母亲,想念曾经与母亲生活的一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