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心

古玉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

  西王母此时,凌厉地看眼跪在地上的古珏不说话,她左边的青衣少女,担忧的眸子划过两人的对视,却看向了远方。

  “你回去吧!送你一句话'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拂袖而去。

  “哎呀!不管你了。傻,还不快去,这是青汁的本体珠,救命用的,你带着。”青衣侍女跺跺脚也走了。

  跌跌撞撞的古珏倏忽跌下云间。

  残阳如血,风沙弥漫,唯一存在的只剩一个小房子了吗?都走了吗?

  “青儿,古树。”古珏焦急地跑向他们的家,却只能颓废的头抵着石块坐在地上,什么都没有,怎么办,怎么办。

 忽地古珏目光坚毅地站了起来,喃喃道,“群玉山,对,去群玉山”。

古珏东下。

  古时,人,妖,神和平共处,居住与同一片天空下,且每个村落必有一只妖,保护人类不受自然的灾害。神为主宰,妖可修炼为神。因此,淳朴善良的村民从来不怕妖精。

  昆仑山,古玉村。

  古玉村正如名字一样盛产美玉。当时的人很牛的只佩戴玉饰品,不过可能除了花草,也就只有玉可以佩戴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村的存在如世外桃源,村民却烨烨如玉,初看温润,细详美好。

  古珏,出生不在此,但在此生活了十五年。当年据说是王大叔把他抱回来的。五岁时,又帮他建个小草房,是为娶媳妇准备的。古珏当时也不是三岁小孩儿了。七岁时,一起跟着老王去山上釆草药,到现在。古珏的小房子已经是门前花草,门后古树,对,那是一颗老大的古树,斜倚群山,夕阳残照铺到小桥水流里,金光大道。

  嗯,该娶媳妇了,大家最近都这么说古珏。当时,古珏就在默默的想,估计媳妇是个很好吃的东西,大家都爱提。这天,古珏跟着王大叔去山上采草药,他们每人一边。都釆八年了呢,不知道王大叔想干嘛?说是草药,其实就是几根分不清的草而已。古珏从未分清过,每次采错的药草,都带回家,种在房子前面,成了房前花草。不知道王大叔为何知道那么多……到后来看着好像已经没有人居住了似的,杂草丛生,不过,居住的也就古珏一人,和没人也没什么区别。

  “哎呦,谁把老娘挖出来了。是不想混了吗?”青汁一个藤蔓扶着腰,一个藤蔓向前伸着,那妥妥的一泼妇骂街。

  古珏立马撒手,撤到一边说“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的家被我扯坏了。不如,跟我回家吧!”古珏这种事情干多了,拐回家的事,张口就来。

  青汁触碰了下古珏,这不会是一直要等的人吧?哎呦!形象呢!“啪”软了一样的全部瘫倒在地上,“嗖”又立起来,忙不迭地优雅地点动藤蔓说我愿意。

  “嗯,我叫青汁,你呢?”青汁歪头略带小期待的问道,“我啊!古珏,珏是玉的意思。嗯,我们互通姓名了。这样,青儿我们可以走了。”

  刚好,王大叔也叫他回去了。王珏就拖着个大青藤吃力地走着,嘿呀嘿,哎吆哎!“咦!”青汁忽然用藤蔓扒拉扒拉王珏的手说“你拖着我干嘛?我可以变成人形啊!是不是傻?”

  王大叔回头撇了一眼青汁,又转向王珏,“珏儿,是带回家当媳妇儿的吗?我不介意有个妖精当儿媳妇。”青汁立马乖乖变成青衣少女,跑过去拉着古珏青布衫的一角,朝着前面走着的大叔吐吐舌头,晃动着甩葱歌的双马尾,和他们一起走。

  等他们一起回到家里,夕阳斜晖都快收尽了。村民都陆陆续续地往家走,偶尔和他们打个招呼但并不亲近,古珏牵着不停歇的青汁,怕她自己又跑去调戏别人家的小动物了。一路走来,阿婶家的小羊,大伯家的小牛,三叔家的胖猪……

  终于到家了,古珏觉得可以放点心了。松开手,回过头,青汁就丢了。这是第一次丢了她,也是最后悔的一次。

  等古珏帮老王做好饭也没见青汁出来,就立马去周围找。“啊!”是青汁。古珏顺手拿着棍棒往声音处靠近,跑到古树旁,青汁已经变成青藤缠绕着古树了。又欺负别人了。摇摇头,点点青藤说:“你就在这里安家了?”

  “啊!古珏,救我,这颗树妖欺负我。”青藤依旧扒拉着古珏的衣角,缠绕啊缠绕,就是不松开。

  不是你欺负人家吗?再说,我家这颗古树可是最温柔的,从未有过欺负人或妖之说,这是我们村的守护树,对了,他叫古树。

  “我不管,就不管,就是树妖欺负我一个小小的藤妖……”

  古树也无语了,要不是她非看到自己是同类,非问,什么爱,什么是爱,还什么命定之人?打扰了自己的清修,才把她定在这里安静会的。果然,这样做还是错的啊!古树觉得,应该把她扔出去啊!

  可是,为何她扎根这里了呢?“喂,那个小青汁,你怎么住我这里了。”

  “啊!你还说,不是你把我弄在这里的吗?哼”

  循声而来的王大叔,看着在旁边站着的古珏,叹了口气,眼中有丝心疼闪过,忽然威严地说,“你们不要闹了,从明天开始,我会对你们进行训练”。说完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古树。

  青汁不明所以,但是她喜欢这里。喜欢就是最好的,并不在意干什么。

  那些日子,青汁和古珏坐在古树他们学习法术,不知为何,总觉得他们教的法术太简单了,一学就会,却不知为何,王大叔看到自己这么快速进阶的法术却暗淡了双眸。

  即使这样也不怕,古树说他会守护自己的。即便问古树为什么,他疑惑的望向远方,青汁还是相信他。

  青汁学完法术就开始纠结,自己要找的人了。木质属性告诉自己,更亲近古树,可是哎,古珏好帅,好喜欢他。可是据自己推算大概就是他们了,不可能是老王。

  纠结了一会,青汁舒展一下藤蔓,想到是谁的问题。嗯!怎样才能看到古树的颜呢?

  嗯,得先骗他出家门。大清早,拂过朝露,采集日光。青汁拉着古珏找到村口的枯井,让古珏把自己弄得很狼狈去让古树来救自己。

  这么漏洞百出的谎言,竟然还真的骗来了古树。

  然后,一眼一生。

  “青儿,来我帮你松松土,捉捉小虫子。”

  “嗯呢,古珏啊,我好喜欢你啊!”

  此时的古树,只是在上面帮他们挡挡阳光,借清风为他们带去凉爽。宠溺地看着他们打闹。

  等到夜晚,青汁还是喜欢星空。星空下有古树,有月光,有古树讲的故事。故事讲到被嫦娥抛弃的后羿的心痛时,青汁就睡着了,像这种每天听一遍的剧情,完全可以倒背,好吗?

  青汁不知道,她睡着后古树曾多次想带着她飞走,可却又回来,而老王只是站在窗口看看,不说话。

  古树想着渐渐划过草屋的光阴,刻在自己身体里的年轮。“时间真的不多了。村子周围的封印出不去,怎么办呢?”一夜无眠。

  四

  古树原本是上界梧桐树,为寻一只青鸟而守护于成仙之地——昆仑仙山处。

  当他守护到十万年时,他等到了老王带回来一个男婴。他以为那就是自己要寻找的人了,即使古珏现在是个男孩子,他也是守护古珏一生。

  没想到等到古珏十五岁时,带回来的那个藤妖才是自己要等待和守护的人。

  一眼万年。

  当自己的真面目被她看到时,他终于知道自己的等待了。

  “青汁,你跟我走吧。”古树从未有过的期待看着青藤。

  “为何走呢?我们走了古珏和大叔怎么办啊?”

  古树纠结了,可不走,他们……

  “青汁,你会有危险,王母…,哦,你母亲希望你早点回去。”

  “古树,古树。我有母亲吗?我是有亲人的对吗?”青汁立即抱着古树欢快的问道。

  “嗯,你有。你愿意跟我回去了吗?”

  “嗯!回去,回家。”

  七月流火。心宿偏西向下了,不能等了。

  “你们谁都不能走。”老王忽然出现在后院。

  “古树,我需要借用她的力量。”

  “老王,我们有过约定,我帮过你了。我也告诉你了,我下界就是为了寻一个人,就是她,青汁。”古树向前迈一步直面老王的压力,仍是斩钉截铁的说。

  “青儿姑娘,我已经告诉古珏了。他母亲被封在玉虚峰的轩辕行宫里,需要你的天火来化开无尽的冰雪,你愿意帮古珏吗?”

  “啊?古珏的母亲,我也想回去了,可是……古树,我……”

  “还是这样吗?青儿,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其他我来挡。”古树背过青汁淡淡却坚定的说道。

  “唉!我也不想这样,给你们讲个故事吧!”老王颓废地坐下说。

  我不是老王。我叫陆吾,昆仑山的主管神,还管理着天上九域。

  那日,瑶池盛宴。宴后,饮兴未艾,就坐在一颗树下继续喝,却不小心把金樽掷地,瑶池琼浆四溢,洒到昆仑山处,形成了昆仑泉。而当时,天帝妹妹玉虚神正在观赏她新得的轩辕行宫,也被淋一身,就飞上来找我理论……

  后来,我们就相爱了,还有了珏儿。

  一家三口的幸福不到一年,天帝便发现了,从此,封了轩辕宫。非天火不能开,非真爱不能动。

  我等了十万多年,当年我只有力气把珏儿扔到昆仑泉里,辽好伤就找珏儿,后来我们就在古玉村呆了十多年。

  我那么多年以挖草药掩护,去观测怎么破解冰封之阵,什么都试过了,没有用。

  直到遇到你,我知道我看到了希望。我不介意你以后是我儿媳,反正也不赔。

  听到这话,古树下意识把听故事入迷的青汁拉到自己身边。

  “好了,老王。我们明天出发去玉虚峰,你儿子呢?”

  “他不听话,先不管他,我们先去。”

  “那就先这样,明天出发。”

  古珏此刻还在破老王,哦,不,老爹留下的封印。他虽迟疑了,可也不想青汁去。

  老爹告诉他,母亲被坏人冰封了,只有青汁才能解开封印,除此还得有西王母的帮助。

  问到他是否愿意让青汁去的时候,他想到隔壁阿婶在狗蛋调皮时,对狗蛋打骂时眼底的心疼。他犹豫了。

  然后,就被封在了这里。

  被老爹指派拿着神诀去瑶池见西王母。

  青汁是西王母身边的青鸟之一,所学法术为凤凰一族的天火,虽可以融化天帝冰封之阵,可不知为何,他感觉不好。

  七日驰骋不停歇。

  群玉山头见。只有玉虚峰了,昆仑山口东面,雪山冰峰,亭亭玉立,昂然挺立在群山之上。就是它了。

  而此时,青汁却已经发动天火了,老王陆吾和古树护法。

  上乾下离,火性上行,水火不容,天下大同。

  当法术全部实施的那一瞬间,神格恢复。青汁却也开始燃烧,古树一瞬间就慌了,看了眼陆吾,发现陆吾也是诧异。

  “陆吾,你欺我,她若有事,你整个昆仑山陪葬。”古树说完就放弃护法冲到了火焰中心,青汁的身边。

  此时,玉虚峰已经开始融化了,山脚的碧树愈发翠绿,鲜花也争奇斗艳起来,整个玉虚峰开始熠熠发光。

  青汁脸露微笑,感受到古树的到来,安抚地说道“古树,我想起来了。那杯瑶池琼浆是我碰下去的,昆仑泉是我的,你记得要保护它。古珏他父亲也没有错。小时候我不该生你气,回去你告诉王母,我很开心,也不后悔。兜兜转转我还是找到你了。”

  古树压住猩红的杀戮气息,缓缓地扶起青汁,运转灵气传入青汁体内,却四散开了。感受到青汁生机将失,想到这么多年的相互寻找,刚遇到却这样,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厉气,却更胜。

  一瞬间,天色风云变。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可以为你化作古树遮风挡雨,亦可以为你入魔,若神也无能为力,化魔来渡你。

  古珏来到时,便只看到了魔化的古树和生机将失尽的青汁。赶紧拿出,王母给的青汁的本体。看着古树把青汁的神魂收进去,瘫做在了地上。

后记

  古珏有了母亲,继承了父亲的昆仑山神,却发现昆仑山内有了一块禁区“地狱之门”连自己都进不去。只是,偶尔还是在熟悉的风景里到处流连,在烟火绽放的背后伤怀,如果当初自己没犹豫,父亲说他会成全自己和青汁的。

  父亲说:“不是真正的爱就要敢于放手,想要真爱就要敢于寻找。”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古珏在春去秋来的年华里期许还可以再见他们一面。那天,收到了一份瑶池送来的请柬。

寻爱


 青汁和魔王的大婚。

 魔王,据说是刚封的,以神堕魔,却也无害,帮神界管理那些不听话的妖,很得天帝嘉赏,却宁愿放弃所有赏赐,只要一人。

古珏就知道是谁了,除了他,没有谁够资格了呢!

 从此,人,妖,神,魔都存在。

 世间,不论人妖神魔从出生大都开始寻找,寻家,寻爱,寻心安处,但并不是谁都能找得到。

 从此,古珏携一身孤单纵横在悠游的世界,不等,亦不盼。

唯有寻找,或可得到,终能心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以杀止杀,以战止战,接父神之重任,护四海八荒。避世太晨宫后过着万年如一日的生活,坐镇太晨宫,...
    窗边垂柳阅读 1,008评论 0 12
  •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从前有座山,这山叫悟道山。山势雄峻,峰峦秀美,古树众多,悬崖峭壁,曲径...
    乔年年阅读 1,020评论 13 55
  • 那天晚上凤九都没有出过房门,第二日一大早,东华就坐在院子里等她,早晨的阳光很好,凤九将房门打开就看到东华了 东华也...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_f3d1阅读 3,975评论 8 28
  • “你知道自己睡了几天了吗?”他双手在她腰上合拢,让她贴在他身上。凤九一边感到幸福,此时的帝君就像凡间历劫时那样爱宠...
    公主道车神阅读 949评论 7 29
  • 帝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看到熟悉的面容,听到熟悉的称呼,还是不自觉张开双臂想要迎接少女。少女穿过了帝王的身体,两人都...
    小叶同学加油阅读 1,012评论 2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