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叔的故事

到昆明的第一日,在招待所睡到中午。

下午四处逛逛,一直到了晚上。

发现迷了路,反正时间早着,随便走走,也不急。

发现前面有个背着大登山包的大叔,一对厚重的拖鞋,包的外侧插着一只两三升的水瓶。一看只是出来跑长途的。

走快两步,上去搭讪。

是北京人,因为和家里闹了矛盾跑了出来。后来谈话知道是因为母亲的遗产,大叔认为分给自己的不公平,敌不过亲友,一怒之下背了背包从北京一路走了过来。

言辞相当激烈,分分钟要将血肉之情全部撕碎。

一路这样走过来,有钱会坐车,没钱就走。晚上搭了帐篷就睡,从北京香山一路睡到昆明。饭难解决些,有钱的时候吃吃馒头,没钱的时候停下来打工,或是有其他新奇做法。

说到这里,还没吃饭呢,大叔悠悠地说了句。

那好办。旁边刚好有家德克士,和chimp一议,请大叔进去吃汉堡。

面前摆上三个汉堡,大叔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我喜欢看武侠。看着看着还真看出些门道来。你看武侠里面这么多英雄人物多么豪迈多么有气概。是别人认为他们豪迈,他们有气概吗?不是!是他们自己的。

我和chimp认真地听着。虽然听完他对北京的事一番偏执如狂的描述心里有些怕,但想想,有什么好怕呢!

所以啊,人要做英雄做帝王。你不一定要有帝王的财,但一旦要有帝王的气息!

大叔一大口啃下半个汉堡:好吃!

擦擦嘴,继续说:有了帝王的气息别人就会怕你!那次我没钱了,饿了,刚好旁边有家酒店,我就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大叔喝了口水,打了个嗝。

进去朝最中间的桌子坐下,吆喝服务员过来,叫了两碗面条。是的,就是吆喝,不是随便叫哦!就是帝王的气息,当你有帝王的气息,一切就都顺了。

嗯嗯。我应了两声。看了看chimp。

嗯嗯。chimp也应了两声。场景怪怪的。

面条吃完,我就服务员把他们经理叫过来。经理过来了,问,有什么事。我说没钱了。经理一下就愣了,把钱包拿了出来。

啊!?

把钱包拿出来还在那点点点。我一把把里面的100块拿了出来。数数数有什么好数的。然后就走啦。

就这样就走了,他们也肯给钱也不追上来?

所以说这就是帝王的气息嘛。你看我这身材,一坐下.....

为了大家理解,看是没法看大叔的身材了,我描述一下:一米七几左右,长得横眉横肉,粗壮。

再配上帝王的气息。你看着帝王的气息怎么表现出来哈:一进去一定要做最中间的位置,管你旁边有没有人;说话要豪迈干脆:我没钱了;要钱就要100的,小的钞我看不上。

大哥边剔牙边说

啧啧称奇,又半信半疑。

大叔后面又说了自己路上做过保安;睡过寺庙;到景区没钱的时候就往地上一坐,写个牌子我想进去哪哪哪,摆出帝王的气息,门票的钱大多都这样解决。

前两天睡在滇池,景色不错,你们可以去试试。

这倒是勾起兴趣了。和大叔又多了解了些信息。

时间也差不多了,相互告别。


是偏执狂,但是不是偏执狂又怎么能走这么远呢?

总而言之,心里的人类博物馆又多了新藏品:北京的大叔

--------------------------------------------------------------------------------------

第45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由於前兩周比較忙進課室加端午佳節,總算差不多告一段落了。 回歸平日的工作,6月是年度的分水嶺,召開了部門會議。會議...
    好彩妹阅读 99评论 0 0
  • day149。 昨晚失眠,今天7:40自然醒,于是起床,练习。先是几组拜日式A+拜日B,然后单独练个别的体式,以及...
    飞天小毛女阅读 90评论 0 0
  • 南方之城,雾雨蒙蒙 那一缕阳光,似被雪藏起来了 像是怕极了我们北方的儿郎 长江的水,三峡的坝 青城北郭,大地似被披...
    雪源不懂悲伤阅读 13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