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的少女时代——求学与天才梦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

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也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我的天才梦》

这是张爱玲对自己的描述,少女时代的张爱玲,已经有了自己的梦想。虽然字里行间掺杂着忧郁与古怪,但自目天才的她,才华初露,也博得不少人的钦慕。

家庭环境并没有随着张爱玲长大而有所改变,后母的睥睨,父亲的无情,是她驱之不去的梦魇。母亲的收留,像干旱后的甘霖,给她带来了一丝希望,奈何在日日琐屑的冲刷下,亦不复温暖。

少女时代的张爱玲,求学终归是主旋律。

01圣玛利亚女校的生活

从1931年秋到1937年夏,张爱玲在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度过了自己的中学时代。这是一所声名显赫的贵族学校,办学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上海滩培养名媛淑女。这所学校一年的学费相当于普通工人将接近一年的工资,但还是有诸多家庭源源不断地把女儿送进来读书,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女儿能够进入上流社会,嫁入豪门。

对于张爱玲,进入圣玛利亚女校读书,是一种混合着欣喜与忧郁的情感。能够远离冷漠无情的家庭,在崭新的环境里学习,对向往新鲜的张爱玲来说,无疑是值得开心的。

然而,与她人不同的是,张爱玲从来没有把学校当作进入上流社会的跳板,甚至,在毕业时她在调查栏里写的“最恨”的一项,便是“一个有天才的女子忽然结了婚”。

在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贵族小姐中间,他的落寞是可想而知的。显然,这所学校的气质与张爱玲是完全不契合的,因而这段求学的经历,在张爱玲的回忆中,并不是十分愉快。

02才华初露

虽然,这是一段并不是十分愉快的时光,但张爱玲在写作方面的天赋也是在这段时间展露出来的,而这首先要归功于圣母玛利亚女校国文部教师——汪宏声。

与满嘴之乎者也的老先生不同,汪宏声不再崇尚八股,他希望大家发散自己的思维,用真实的思想、自然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

这种写作方式看似给予了更多自由,但对于一下子脱离框架的学生来说,却显得有些吃力。因此最后交上来的作品,优秀的也就寥寥无几,不过汪宏声还是注意到了其中一篇名为《青云》的文章,虽然有几个错别字,但通篇行云流畅,文采斐然,很容易地就从其他作品中脱颖而出了,汪宏声也由此开始注意张爱玲。

张爱玲经常在校刊上发表文章,开始有了一点名气。这时,汪宏声也在学校办了一份新刊物,起名《国光》,虽然张爱玲拒绝了汪宏声就希望张爱玲担任编辑工作的邀请,但还是了答应给《国光》投稿。这些投稿的作品中,《霸王别姬》是颇为独特的一篇。《霸王别姬》(原文)

03出逃

张爱玲的父母离婚后,原本就冷清的家就更冰冷了。父亲再婚后,后母的狭隘、斤斤计较、责骂,变成了张爱玲一片挥之不去的阴云。

1937年夏,张爱玲从圣玛利亚女校毕业,在她面前,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她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

张爱玲已经无法从家庭中感受到温暖了,这时,她的母亲黄逸梵恰好回国。母亲的回归,为张爱玲展示了一条崭新的充满诱惑的路——出国留学。然而,她的父亲永远不会在同一个问题上“输”两次。正是“留学”让他的妻子离开了他,现在女儿也想离开他了,他是万万不会妥协的。

张爱玲被他父亲关了起来,她在房间里整日啼哭,几乎觉得自己的生命就要终结了。脑海涌现出许多逃跑的计划,《三剑客》、《九尾鱼》有关逃生的情节全部浮现出来。

冷漠的家庭,已经毫无温暖可言了,最终,张爱玲还是逃离了这个冰冷的家。

04香港求学

出逃的张爱玲,来到了母亲黄逸梵的家避难,起初,张爱玲是兴奋的,一方面是终于逃离了父亲与继母,重获自由;另一方面,是能够实现与母亲在一起的向往。奈何日日琐屑,也让母亲的家变得不再亲切。

父亲和母亲的家都不复温暖,张爱玲把自己对未来的期望寄托到出国留学上。好在母亲依然支持张爱玲的留学梦,还请了家教。张爱玲的努力也获得了回报,在伦敦大学的入学考试中,张爱玲脱颖而出,获得了远东地区的第一名。

梦想就近在眼前了,但恰在此时,太平洋战争爆发了,张爱玲的英国之行化为了泡影。1939年,张爱玲拿着同样的成绩单来到了香港大学,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涯。

香港,这陌生的土地,是打了折扣的留学梦,却也赐予她第一份相伴终生的友情——炎樱。1941年12月,日军进攻香港,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也中断了张爱玲象牙塔生活。但在战火纷飞中,她的天才梦却更加炽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