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未了情》第二十七章 堕落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爱与被爱

全章目录


二十天过去了,在依依的精心照顾下,小普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现在,她性情温和,情绪稳定。这些天来,她几乎和外界失去了联系,每天除了上上网,看看电视,就是等依依回来。生活暂且安静而平和。

有时候依依偶尔出去和陈嘉豪约会,小普就会莫名其妙地痛苦不堪。以前,她也曾对陈嘉豪产生过爱慕之情。可当她遭受冷落之后,她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依依最关心她,也最在乎她。她喜欢躺在依依的床上和她聊天,常常一聊就到了深夜。

“如果万一你和陈嘉豪分手了,你会不会就这样和我过一辈子?”小普和依依半开玩笑,说着她的心里话。

“呸呸呸,你说什么呢,不许你这样咒我们。”依依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她在小普的胳膊上轻轻地拍了一把。然而一想起陈嘉豪,她又笑了,甜蜜地翘着嘴角。

是啊,自从和陈嘉豪在一起了,依依感到生活中充满了甜甜的味道。她的世界里,已经不能没有陈嘉豪这个人。

“我只是说如果,你干嘛这么激动呀?”小普把“如果”两个字拖得特别重。

小普把两只手交叉着枕在头底下,双眼望着屋顶,她在幻想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未来。

“快回去睡觉吧,我困啦,明天还要上班呢。”依依的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她转过身睡着了。

小普并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他就喜欢这样,安静地呆在依依身边。她觉得这样好踏实,好安稳,好幸福,好温暖。她一直胡思乱想到天明,反正白天还有大把时间睡觉。

终于熬完了漫长的一个月。这一个月就像一年一样长,小普感觉自己已经和社会脱节了,周围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小普出去找工作了。她一连跑了几天,都没能找到一件称心如意的工作。轻松一点的工作,工资都很低。相对条件好一点的,又要相关的工作经验。她东跑西跑,身心俱疲。这年头,大学生多如牛毛。如果不放低姿态,真的只有喝西北风的份。

小普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家里。如果依依这个时候能刚好出现在她的眼前,给她一些安慰和鼓励。她明天一定又会重振旗鼓,精神杠杠地重新出发,奔赴在应聘的道路上。然而依依又出去了,她去和陈嘉豪约会了。

悲伤和孤独再一次重重地将小普包围。她心灰意冷,感慨万千。对于生命的重新扬帆,她已失去了勇气和动力。小普“葛优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中。

马上又到了交房租的日子。上个月是依依一个人承担,这个月该怎么办?她不敢去想,干脆不去想。手机又接到了银行的催交还款信息。身上的现金已不多了。接下来的吃穿用度都要用到钱。该怎么办呢?她不敢正视现实,企图用鸵鸟政策来麻痹自已。她把枕头盖在脸上装睡过去。可心里装着太多的事儿,哪里能这么快睡着。

如果有钱就可以解千愁。如果有钱,她就可以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是的,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是因为没钱造成的。

什么伟大的爱情,小普不相信世上有真正的感情。如果陈嘉豪是个穷光蛋,依依还会爱他爱得如痴如醉吗?小普用自己的价值观,批判着好朋友的爱情。

可是眼下要想赚到钱,又是多么的困难。护肤品已快用光了。就连十元一张的面膜,这两个月以来,她也未曾用过一张。钱可以使人光鲜亮丽,扬眉吐气。钱可以让一切丑陋的东西,打上漂亮的包装。

必须马上变成有钱人,势在必行,可是怎么样才能变成有钱人呢,小普又痛苦了。

就在这时,小普接到了黄华溢发过来的微信。她问小普想不想过来大世界酒吧喝杯酒。百无聊赖的小普,难得有个消遣的去处,她正想一醉方休。黄华溢开车来楼下接她。

两个孤独的灵魂一起走进了忽明忽暗的酒吧。酒吧里人头涌动,激情燃烧。这里是帅哥美女出入的场所,偶尔也会看到几个半老的男人。他们摇头晃脑,迷醉的眼神互相勾搭。

吞食迷药的灵魂,已被架空在十里之外的荒郊野岭。他们企图寻求情欲的短暂放纵,醉生梦死。这是一帮疯子的天堂。

黄华溢带着小普来到一个小小的包间坐下。沙发上坐着三位帅哥。两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帅哥,年龄大约在二十岁左右。还有一位,看上去稍微年长一些,大约三十岁左右。他身材魁梧。光头,红光满面,鹰钩鼻子,厚厚的嘴唇。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粗粗的黄金项链,链子下吊着一块大大的长方形翠玉。

他用鹰一般的眼睛望着小普。小普向来机敏又胆大,可见到此人竟然也不敢对视。黄华溢让小普叫他“豹哥。”小普弱弱地叫了一声。那人便咧嘴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手夸小普嘴甜。旁边那两个年轻一点的帅哥,便马上给小普和黄华溢斟上两杯酒。他们还招呼服务员再拿一打啤酒过来,顺便再送上几碟小食。

几个来回的碰杯畅饮,小普已醉得晕晕乎乎,面红耳赤。豹哥摆了摆手,黄华溢和两个年轻的帅哥便搂搂抱抱,走向舞池中。他们挤进人群里舞动着身姿。

黄华溢尽情地摇摆着她那水蛇般的身材。伴随着快节奏的DJ乐曲,黄华溢拼命地晃动着脑袋,像断了筋骨般地甩着她那头栗色的长发,不知疲惫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旋转的射灯将七色的流光,抛洒在这群另类的人们身上。他们尽情地狂欢着,迷乱着。

豹哥坐在小普的身边,将一只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小普便毫不反抗的,靠向他那有豹子纹身的胸膛。两人轻言嬉笑,似曾相识的甜蜜。

“以后,你就跟着豹哥混,哥让你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豹哥一只手抚摸着小普的秀发,一只手捏了一下小普发红的脸蛋。

“豹哥,你是黑社会的吗?我可是正经女孩。”小普酒醉人胆大。

"唉,别乱说,我可是做正经生意的,以后你只用帮哥拿着包就行。保你一个月几万元的收入。豹哥给小普倒了一杯酒,和她碰杯对饮。

“你这包里装着金子吧,我怕抱不动。”小普迷醉的眼神,妩媚地笑着。

“没有金子重,但比金子贵,你可得帮哥看牢了。”豹哥神秘的拿出一个小包胶纸袋,里面装着白色粉末状的东西,放在小普的手上让小普看。随后,他将那包东西装好。又从袋里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抽出二十张红色的票子递给小普。

小普已经不起诱惑,毫不犹豫地接住了豹哥的钱。其实她心里明白,这是犯法的事,但是为了能快速赚到更多的钱,她愿意铤而走险。

小普想快点赚些钱,先还了银行的债务,再还了陈嘉豪的钱,自己手头上再留有一点钱。然后她就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随便去哪里都行。如果依依愿意,她要和她一起离开。

小普已经鬼迷心窍了,她不知道自己正在走向一条不归路。

舞台上有一帅哥和一妙龄少女正在跳钢管舞。帅哥身材健美,腹肌,腱子肉,全身曲线凹凸有致。

黄华溢已经玩到很hi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脱掉上衣,只穿着件性感的内衣和布满破洞的牛仔短裤。她疯狂地和帅哥对跳起来。一阵阵叫好声和口哨声从台下传来。

黄华溢尽情地向台下的帅哥们抛着媚眼。她是挑逗人心的妖精,瘙痒着一颗颗寂寞难耐的心。

一阵舞曲结束后,黄华溢在一片喝彩声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一饮而尽喝完了一杯酒。她点燃一根烟,神仙般吞云吐雾,幸福在九霄云外。

片刻,黄华溢安静下来。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陈嘉豪的电话。对方不接,他反复地拨过去。连续数次后,电话里传来了“你所拨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

此时,陈嘉豪正在和依依一起共度良宵,他哪里顾得上搭理黄华溢。更何况他打心眼里就不喜欢黄华溢,而她却偏偏不自知,硬要自讨没趣。

黄华溢骄傲的脸上挂着两行凄楚的泪水。她可以迷惑在场的所有帅哥,可偏偏得不到陈嘉豪的心。

黄华溢憎恨依依,是她偷走了表哥的心。黄华溢认为如果依依不存在,她迟早会和表哥在一起。她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将他们两人分开。


简书连载风云录

第二十八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