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第一场雪

      说要下雪了,已是元旦过后2号的事了。

      央视天气预报播的,网络上传的,政府也发了黄色预警,而且都说有大到暴雪,倒是雪还没下,却感到有一种大雪压境的氛围。

      早晨上班,还叮嘱夫人,今天有雪,路上开车慢点,下午若下大了,就把车放在单位,坐地铁回来。可是,等了一上午,没见下雪,一下午,也没见一点雪渣渣。直到晚上下班路上,车灯一打,才看到飘起了小雪花,不大也不密,就是有点下雪的意思。

      按过去的经验,像这种天气,晚上气温一降,肯定会捂一场大雪的。为此,晚上还特意醒来几次,本想着推窗一看,会是满地银装的皑皑白雪,结果每次都令人失望。还是象白天一样,稍稍飘了点小雪花,落在地上也坐不住,只是打湿了院中的小路。

      不是说,现在气象卫星多了,天气预报还是很准的,而且这次还是人工增雪,但老天却偏偏不给面子,让都放了哑炮。

      西安一冬天雨水较少,农作物干旱缺墒,流感在大地上肆虐,希望就寄托在这场大雪了。没想到,等一场雪咋就这么难呢?

      直到3日上午,天还是灰蒙蒙的,间断性的飘点小雪花,还不见大雪的踪影,仰观天象,到是有了大雪欲来的趋势。果然不出所料,下午三、四点钟,夫人发来政府大院雪花飞舞的视频,看后大为惊喜。起身奔到窗前一看,天空终于洋洋洒洒的飘起了大雪花。小区的花坛,小路与远处的屋顶都被雪覆盖,雪虽不厚,但毕竟给大地披上了银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借出去办事的机会,在小区里拍了一组雪景照片,了了我的心愿,这下春夏秋冬,一年四季的社区美图总算齐全了。在花园式的小区里走了一圈,心情格外的爽快。一场雪,洁白了大地,滋润了万物,也净化了人们的心灵啊!冒着雪花,迎着寒风,脚踏着雪地咔咔作响。回头一望,身后留下了一串深色的脚印,猛然觉得,这一串脚印,不就是2017年走过的路程吗?虽有深有浅,但却笔直笔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饭后,我给夫人说想下去拍点夜晚的雪景,夫人关心的说:“路上很滑,小心滑倒,别没事找事”。我说:“雪景瞬间即逝,机会难得呀”。不由分说,便出了家门。

      由于下雪路滑,马路上汽车少了许多,车速也都慢了下来。车灯照在马路的雪地上,马路便像五颜六色的绸带一样,向远方飘浮着。辅道上停留的汽车,也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路灯下,像童话世界里的雪房子一样,一排排伸向神秘的远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触景生情,思绪也不由自主的飘向了孩提时代那冰天雪地的世界里...

      不知什么原因,现在冬天不冷了,也很少下雪了,更看不到屋檐下下垂的亮晶晶的冰柱了,因此人们对雪才表现出异样的惊奇。其实,在我的记忆里,一到冬天,下雪天是常事,往往是这一场雪还没化完,下一场雪就盖了上来,好像整个冬天,都是被白雪裹着似的。屋顶是白的,道路是白的,田野是白的,村西的沣河两岸,也被茫茫白雪覆盖着。唯有几十米宽的河水在流动着,显黛黑色,有时感觉还冒着水汽。听老人说,流动的活水是不结冰的。那个时候,站在空旷的河堤上,遥望茫茫大地,一派银装素裹,远望巍巍秦岭,蜿蜒起伏,黑黛色的沣河,如同将白色的大地,从中切开一条地缝,从秦岭北麓起始,伸向无尽的远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日里的下雪天,是孩子们最高兴的日子。大清早,趁路上的积雪还没被人踩过,就一个个跑出门在厚厚且洁白雪上踩脚印,比谁踩的花样多,看谁踩得脚印长。屋檐下结了冰柱,小伙伴们用杆子一戳,冰柱洒落一地,抢着捡最长的握在手中,像绅士般的开始斗剑。乡村的孩子不像城里孩子,下雪了就堆雪人,而是在雪地里滚雪球,比谁滚的雪球大,有的滚得雪球像碌轴那么大,其周长一个大人是抱不住的。最有趣还算是雪地抓麻雀。因为冬天里大雪覆盖,麻雀无法觅食,小伙伴们就扫出一小块地面,撒上一把小米,然后把筛子用树枝半撑起来,用绳子把树枝一栓。等一切准备妥当,就拉着绳子的那一头,躲在旁边的草堆旁,俏俏的观望着麻雀上钩。可能由于饥饿难耐,不大功夫就有三三两两的麻雀飞来觅食。这时只要猛的一拉绳子,筛子顿时扣下,来不及飞走的麻雀就成了翁中之鸟,乖乖的被一哄而上的伙伴们生生拿下。

      雪天,不但给孩子们带来了无尽的童趣,也带来了温馨和期望。记得一到下雪天,我们最喜欢围着母亲坐在热炕上。窗外飘落着鹅毛大雪,母亲带着老花镜做着针线活儿,而且边做边对我们说:“下雪了,快过年了。这件棉袄是给你哥做的,这双棉鞋是给你做的,过年啦,要吃香香,穿洋洋”。看得出来,说话间,母亲的眼睛里,充满了慈祥与母爱,我们的小脸上,也流露出无比的幸福和期待。

      雪慢慢地停了,我的思绪又从过去穿梭回来,时间也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

      到家打开手机一看,使人惊讶,普通的一场降雪,顿时让手机刷屏了:有陕北黄土高原的茫茫雪景,有有秦巴山区的林海雪原,有城市街头与公园的雪景美图,也有乡村白雪皑皑的无垠田野。看来,久违的雪天,给人们带来了无穷的惊喜与兴奋,怪不得人们对它兴趣盎然,情有独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看几个朋友群,也不由自主的感慨万千。

      先是市政府文景小区朋友圈王浩萍发的诗作《盼雪》,是这样描述这场雪的:

“今年第一场雪,

虽然来得羞羞答答,

但也客气的作了表达。

暗自庆幸,

雪姑娘,

终于下凡来人间,

这是一个冬天的期盼”。


    再是高中同学朋友圈里,孙战勇同学所发的散文《今冬雪》,节选一段与大家共享:

      “一片一片细小的雪花,从眼前静静飘落,触地无痕,只在楼面上留下了些许伤心的湿。只在谁家废弃的布椅上留下了淡淡的白。

      欣喜地是雪还在下着,四周也是一望无际的迷蒙。

      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一片一片细小的雪花,从天空深处悠悠飘下,飘到近处时莞尔一笑,划过眼帘,轻轻飘落地面,仿佛担心摔碎了柔弱的身姿。但却在触地瞬间被大地热情融化”。

      再看看大学同学朋友圈里,杨宝民同学发来的一则微信,惹得我捧腹大笑。不知是出自他本人之手,还是别人之作,反正绝对有才。寥寥数笔,诙谐的调侃中,勾勒出西安人对今冬第一场雪的众生相,淡淡的幽默中体现出普通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态度。恕我全文转发如下:

      “下了点碎雪,朋友圈都乱了,嘴馋的要吃火锅,炫富的要穿貂,臭美的要拍照,矫情的要写诗,单身的要找人散步,浪漫的要堆雪人,闲不住的要打雪仗,秀恩爱的要一起白了头……雪是好雪,人不正常了![捂脸]”

      是的,在我看来,污浊的空气需要净化,久旱作物需要滋润,疯狂的病毒需要灭杀,人们的心灵需要清新。而这些,只有一场大雪能够做到。这就是大雪的魅力所在,也是是人们对大雪的期盼、敬畏和崇拜的缘由吧。

      夜深了,窗外的雪花夹裹着寒风还在悠悠飘落着。我静静的躺在床上,闻着淡淡的雪香,听着轻轻雪声,慢慢地进入雪的梦乡......

             

            2018年元月3日深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