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买加旅馆》:身处困境之中,拯救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

文/沐恩佳音

玛丽.耶伦,一个23岁的姑娘,父母双亡,她的母亲去世前一直不放心玛丽独自生活,希望她能去投靠在博德明的姨妈佩兴丝。

佩兴丝姨妈来信告诉她,他们现在已经搬到牙买加旅馆,她的姨父是牙买加旅馆的老板,他可以接受玛丽的到来,但是姨夫要她不能嚼舌头、不要多管闲事,她需要在旅馆里帮忙来换取她的食宿。

母亲去世后,玛丽遵照母亲的遗言,变卖了父母留下的全部家当,孤身一人冒着凄风冷雨,满怀期待地来到牙买加旅馆,见到了佩兴丝姨妈和她的姨夫乔斯。

没想到的是玛丽不仅没有享受到他们的关爱,还被卷进了一个残忍与犯罪的陷阱,生活在她厌恶的房子里,身处她鄙视的人们之中。

她面对夜半来临的马车队伍、鬼鬼祟祟的各色来客、一截悬荡在房梁上的绳头......有什么样的想法和做法?面对一群无恶不赦的人将如何自保?如何在这片罪恶的土壤中开出正义的花朵?

这是英国文学巨匠达芙妮.杜穆里埃的作品《牙买加旅馆》里发生的故事。

作者达芙妮.杜穆里埃出生于文学世家,从小受到文学和戏剧的熏陶。她在1938年出版的成名作《蝴蝶梦》影响了一个时代情感小说的走向。

她的作品所塑造的女主人公既温柔细腻,又勇敢坚强,《牙买加旅馆》的女主人公玛丽就是这样一位生来就与众不同的女性。

玛丽.耶伦是一位善良、勇敢、坚强、倔强、智慧的姑娘,她热爱自由,敢于冲破世俗的牵绊,具有超越时代的觉醒意识。

和玛丽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佩兴丝姨妈。

她们都生活在同样的困境中,面对着同一个让人害怕又让人厌恶的男人乔斯,过着同样不堪的生活。

玛丽.耶伦不向命运屈服、勇于抗争,找寻一切解救自己和佩兴丝姨妈的方法;佩兴丝姨妈却逆来顺受,宁愿自己整日担惊受怕也不敢反抗。

她们截然不同的性格让她们拥有了截然不同的结果:玛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跟着他继续寻找适合他们的生活;佩兴丝姨妈却因为是乔斯的老婆,被人S害。

在玛丽.耶伦和她母亲的印象中,佩兴丝姨妈漂亮得像个仙女。她爱说爱闹,心眼儿大,她的软帽子上缀着缎带,还穿着一条丝绸衬裙。

玛丽记得佩兴丝阿姨卷曲的刘海、大大的蓝眼睛,记得她提起裙子下摆、踮脚走过院子里的泥泞。

可是,当玛丽走进牙买加旅馆,见到的佩兴丝姨妈:她衣衫褴褛,头戴一顶褪色的头巾式女帽,头发稀疏、花白,乱蓬蓬地垂在肩上。她脸色苍白、脸庞消瘦,脸皮紧贴着颧骨。

她一听到乔斯的脚步声,就变得脸色煞白、眼神飘忽不定,宛如惊弓之鸟。

那个曾经迷人的佩兴丝姨妈,怎么会变得邋里邋遢?她遭遇了什么样的生活?是什么改变了佩兴丝姨妈的性格?是什么让佩兴丝姨妈这么惊慌?

聪明善良的玛丽忽然产生了保护佩兴丝姨妈的念头。

牙买加旅馆,位于无人的沼泽深处,天高地远的滨海偏壤。虽是一家旅馆,这里却阴暗潮湿、布局凌乱、门窗紧锁,有着长长的走廊和奇怪的房间,就连车夫路过是都会快马加鞭,绝不敢在此停留。

她的姨父乔斯力大如牛,长相古怪,酗酒成性,行为粗鲁怪异。

第一天,他就警告玛丽:“在这座房子里,我说了算。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要是张开嘴,扯着嗓子乱喊,看我不把你揍得服服帖帖的,就像你姨妈那样。”

玛丽虽然吓得面色苍白,依然鼓起勇气对乔斯说:“无论你在旅馆里干些什么事,交往些什么人,都与我无关。我会在旅馆里做好我的事,不会给你发牢骚的理由。但是,只要你伤害我姨妈,那我告诉你,我就会马上离开牙买加旅馆,找到治安官,让法律收拾你。”

在以后的日子里,玛丽发现乔斯和流浪汉、无赖、偷猎者、小偷和偷牛贼混在一起。牙买加旅馆是罪恶的中心,她的姨父乔斯是他们的头目。

周六的晚上,这些人从沼泽地各处悄悄来到牙买加旅馆,有马车运来一些包裹,有别的马车把运来的包裹运出去,他们做着走私、S人等邪恶的事情。

玛丽只是一个23岁的姑娘,没有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情。她需要的建议,却无人可问。佩兴丝姨妈吓得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一点忙也帮不上。

但是走私是危险的,充斥着欺诈,为法律所不容。玛丽虽然非常害怕,但是她依然希望正义得到伸张。

乔斯和他的同伴做的龌龊、欺诈的事情,引起了北山治安官巴沙特先生的注意。他带人来搜索牙买加旅馆,但是没有发现可疑的线索。

巴沙特先生的突然造访,引起了乔斯的不安,他知道属于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于是他和小贩哈里商量着逃走。

玛丽见识了乔斯的反复无常和他的粗暴,亲眼看见牙买加旅馆发生的一切,她明白了佩兴丝姨妈为什么会变得唯唯诺诺,胆战心惊。

佩兴丝姨妈已经被乔斯驯化得像一个愚蠢的孩子,可是她不仅不知道反抗,反而替他包庇罪行。

于是玛丽开始独自一人收集他们做坏事的证据,她跟踪乔斯到沼泽深处迷了路;她被乔斯捆绑着带到海边,亲眼见到他们的残忍罪行。

她想拯救佩兴丝姨妈,也想让姨夫乔斯和他的同伙得到法律的制裁。

虽然她面对的是一群不择手段的暴徒,虽然她孤苦无依,但是她依然没有选择退缩,寻找一切可以告发乔斯的机会。

在乔斯计划逃跑的那天晚上,她向奥特尔南的教区牧师戴维、北山的治安官巴沙特寻求帮助,希望他们能够抓到乔斯,不能让他逃脱司法的惩罚。

殊不知,戴维才是乔斯背后的主人!

他披着上帝使者的外衣,做着罪恶的事情。他怕自己的事情被玛丽告发,就挟持着玛丽逃进沼泽地。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团大雾让他们在沼泽地里迷失,后来被发现端倪的杰姆追上,并解决了戴维,解救了玛丽。

玛丽善良但有锋芒;她勇敢且有智慧;她不怕恶人,也不怕黑夜;她做了良知要求她去做的事。正义驻在她的内心深处。

玛丽像一块石头,把戴维和乔斯的联合打破;佩兴丝姨妈因为知道乔斯的所有恶行,被戴维S死。

玛丽和佩兴丝姨妈拥有截然不同的性格,佩兴丝姨妈的逆来顺受没有拯救自己,玛丽却在短时间内找到了解救自己的办法。

身处困境中的人,拯救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别人为自己付出再多的努力,自己的内心不觉醒,也是于事无补。

看完这本书,我不由得想起《简爱》里的简.爱和《绿山墙的安妮》里的安妮,玛丽和她们虽然有着各自不同的性格,也处于不同的生活环境,但是她们都不向命运屈服,都没有被眼前的困难吓倒。

她们都身处困境,却依然向着太阳倔强且坚强地生活着,最终都收获了自己的美好。

我比较喜欢这种类型的故事,喜欢主人公面对困难时的勇敢与坚韧,喜欢她们的骨子里的善良、正义和智慧,喜欢她们带给人永往直前的力量......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