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梦吗

那是一个开学季,瑜回到学校。

进入寝室,瑜收拾收拾东西,不知怎的多出一些好看的笔,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想起是和同学一起的。

她把笔打开,发现上面有好看的卡通猫,那小猫颜色鲜艳,有三种类型,一种笔毛有点粗,可以用来做记号;一种有点细,可以原来写字;一种是水彩,用来画画。

正在收拾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来个小朋友,坐在她的旁边,非要那些笔玩。

她拿走几支,剩下的都给她,不停地在想如果同学问她要怎么办,如果同学跟那个小朋友要不回来怎么办,会不会说她没有保管好东西呢,也许同学会忘记那些东西。

整理过后,她走出房门,在外面转悠,看到不少被扔掉的东西。

见到同班的同学,同学和她打招呼,瑜很高兴地和她一起闲逛。

走着走着,到教室门口,看到班长回来,一群人围着班长问这问那,同学走去和班长打招呼,说很想班长之类的。

瑜不想去凑热闹,也许班长压根不认识她。

她顺着教室的旁边一直走,一直往前走,看到几个男生前面跑跑跳跳,一个女生后面跟。

瑜不由自主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走过一段并不平坦的路后,眼前出现一男一女两个厕所,厕所是挨着的,一堵墙相隔。

那个女生进去,蹲在那里小便,瑜忽然很想小便,一抬脚进去,才发现里面不忍直视,到处都是小便,几乎没有干的地方,而且有好多好多的蛆在爬来爬去。

瑜抬眼看去,原来厕所门口,甚至他们走过的一条路上,到处都是蛆在爬。

瑜很惊恐,一路上竟然没有发现,可是发现自己很想小便,而且很急迫。

没办法,瑜小心走进去,想去里面那一个茅厕,可是竟然差点滑倒,吓得不敢再动弹,如果滑倒,躺在一群蛆上面,真是太恶心,还怎么出去见人。

瑜等在那个女生的旁边,希望她快点小便完,可是女生好像没完没了似的,瑜等得有些不耐烦,不知怎的,一不小心动一下,竟踢到那女生的屁股,瑜赶紧道歉,害怕起冲突,将和那女生一道的男生找来,不由一阵惶恐。

那女生很好说话,没有计较,她站起来,让瑜上厕所,那女生竟然不走,得瑜蹲下小便时,那女生竟然要给瑜掏耳朵,她说看到瑜的耳朵里有好大一个耳屎,瑜没有预料到,一个手本能地捂住耳朵,那女生说看不到,作罢。

那女生很热情地要和她同路,瑜看到她为自己掏耳屎,感到一股莫名的暖意,竟然毫不犹豫地跟着女生走。

在回去的路上,瑜才发现,那些蛆已经是很长的一条路,避过它们,走上去。

这才发现那些男生已经没有踪迹,估计他们是同班同学,但是瑜并没有问女生。

走过一些教学楼,来到一所楼前,女生说自己是国学一班的,问瑜是哪个班的,是二班吗,以后找她玩。

忽然之间,瑜不知怎么回答,是二班的吗?不是,如果告诉她是,找不到怎么办;能够告诉她自己在哪吗?真的不想说,好像和她没什么玩的,瑜纠结,于是说以后来找她玩。

瑜心里明白,以后再也不会来找她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