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编个故事

城外十里,娘卖麻辣臭豆腐。

城外二十里,爹卖高价茶汤。

我问娘,为什么不跟爹一起,既卖豆腐又卖茶?

娘诡秘笑道:人吃完麻辣臭豆腐,再走十里地,定会想喝茶水。人吃豆腐时,吃得酣畅,不感渴意,便不会买茶喝!

听她这番解释,我不由嘴角抽搐。

由于经营狡猾,娘和爹的生意都红火。

我们家住城外三十里的青山。山路不同官道,匪贼,大盗等黑道中人常走这路。这些人往往怀揣无价赃物,我爹娘便不时“为民除害”,靠打劫赚些银两。

娘极喜钱。

爹娘并不满足于卖茶卖豆腐及偶尔打劫所获的“蝇头小利”。他们身怀绝技,却隐居于这青山上,实是有大图谋。

听娘说,她十年前曾是闻名天下的女侠,多行劫富济贫

之事。十年前中秋前夕,娘慷慨施舍白面馒头给一丐帮弟子,使他免于饿死街头。为报答娘的救命之恩,这名丐帮弟子告诉了娘一个秘密。

丐帮中有传言,青城外三十里处的青山之上有一座大墓,墓主疑为前朝开国太祖萧常。

这墓极大,且不说埋着数不尽的金银财宝,更是极可能藏着太祖纵横四海所凭借的绝学—道经。

那年,娘年方二八,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前途无量。众人时时吹捧,娘心中也觉得她绝非俗物,生来便是要成就一番大事业。

娘想,丐帮弟子为何偏偏对她说了这个秘密消息?

娘想,这绝非偶然,这是太祖在天之灵对她的冥冥指引。

娘名唤萧骁,她逢人常如此解释自己的名字。

我姓萧,先祖乃萧太祖萧常,单名一个骁字,取骁勇善战之意!

她说话时声如洪钟,煞有其事。

其实,她跟萧太祖无半分血缘关系。

硬要扯点关系,娘可能是萧太祖不知多少代的徒孙。

萧太祖未起事前曾在江东太一寺做炊夫,却未曾出家,靠偷看经书得以武功大成。

而娘,幼时曾在太一寺靠帮厨为生,一心想出家学武,却因女儿身堕不入空门,只得靠偷看小和尚练武,自学成才。

娘在太一寺长大,是寺里唯一的女子。太一寺如今的掌门慧秀和尚三十年前曾是太一寺厨房挑水劈柴的小和尚,他一天去山下挑水,只见河中漂着一只木桶,桶中放着一个女娃,这女娃便是我娘。

娘在太一寺是去是留引发诸多争议。大多数和尚本想将娘交由山下哪个村妇教养。谁曾想,那年北方蛮族大举南侵,周遭村镇早已是人去楼空,百姓纷纷南奔逃难。

唯有这些出家人还守在寺庙中,决心将生死置之度外,潜心向道。

这般情势下,慧秀和尚将娘留在了身边。慧秀是个武学狂人,以萧太祖为偶像,便让娘姓了萧,并诓娘说她是前朝唯一的遗孤,身份尊贵,身负光复前朝基业之重任。

于是,娘便在这弥天大谎中逐渐长大,并长时间将她高贵的身世当作秘密,从不敢对他人言说。

娘遇到爹前的二十年间,她对自己的身世始终深信不疑。

直到十年前的那个中秋圆月夜,娘遇见爹,她才恍然明白,自己太傻太天真,竟在谎言中活了二十年。

丐帮弟子浆青山的秘密告诉娘后,她决定孤身一探究竟。

由于武学秘籍道经实乃天下至宝,娘说她那时想独吞宝典,以图称霸武林,光复她萧家天下,便没和那些曾一起拦路打劫,深夜盗窃,掘人祖坟的小伙伴们结伴去青山寻宝。

由于职业习惯,娘上青山那天,穿了一身漆黑夜行衣,只露一双媚眼如丝丹凤眼,为了理想英勇向前。

中秋当夜,月亮大又圆,将整座青山照得澄净明亮。

一眼望去,娘不由惊呆了,狭长的丹凤眼瞪得如月亮般又大啊又圆。

一眼望去,全是人啊全是人,全是那装酷的黑衣人。

娘在这群黑衣人中望见了熟悉的身影,有和她一起砸过窗户的小和尚决明,有和她一起拦路抢劫的二道贩子王二狗,还有和她一起盗过墓的小七小八…

娘急忙向向身旁一陌生黑衣男子询问,你为什么来这儿?

男子亦只露一双眼睛,他将眼睛一眯,反问道,你来这儿干嘛?

娘没好气地瞪了那男子一眼,心中觉得事情蹊跷,便纵深一跃,藏进了道旁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槐树中。

娘刚在枝上坐稳,便听周遭树叶婆娑微动,只见那男子也跳到了这树枝之上。

娘正欲破口大骂,却被男子捂住了嘴。

只听他压声说道,嘘!别说话,你看那儿。

娘向下看去,不由又是一惊。

山上诸多黑衣人竞互相厮杀起来,招招欲取对方性命。更令人生怖的是,战斗愈演愈烈,山上却依然寂寂无声。

娘自幼常做偷盗劫掠之事,却只是以此为乐,从不累及穷苦之人,也不曾杀害一人,遇敌不过用些无关痛痒的迷药。

她第一次见如此厮杀场景,极为惊奇,却并不惧怕。冷静后细细一想,更是对此情此景不以为怪。

想着,娘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之意。

为求武林绝学,这些小人果真是视江湖道义为无物,无所不为啊。

也罢,我且静静观战,只管坐收渔翁之利,只是…

想着,她向身后那男子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男子啐了一声,道:你还想杀我不成?你以为你杀了我,便能得到天下至宝?

傻姑娘,你现在还没看透这个局?

这是个局?

娘心中顿时了然,真正的渔翁会出现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