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里路云和月 (3-2)

3-2 终于


晨风清爽直入心脾,大自然将新鲜氧气充填进我们的每个细胞,匹配着加满油的汽车堪称人车合一,斗志昂扬地驶上大路、融入车流,我们开始逐一地穿越。

春风得意马蹄疾,美国西岸的大小城镇和广阔原野不断地被甩在身后,与西雅图数个繁华都市擦肩而过,无意观光,只为心中的目标强烈,一口气我们飞越500公里。

这个里程数是我们此行的每日预设,在第一时间里火力全开,聚焦起高效的五小时,确保每天的基本推进,触及这个阀值后减压,开始寻找起加油站、餐馆、商铺聚集的驿站,舒缓中掺杂起漫无目标的闲逛,或街市或郊野,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中午我们是在一个麦当劳停下的,熟悉的整洁明快,可信赖的居家食堂,这个快餐品牌饱受争议却无怨无悔遍布了全世界,乃至成为不少集市的地标,是司机们的第二加油站,其车手常客中居然有个叫比尔盖茨的。

午餐中发了三个附照微信报平安,给家住温哥华另一端的女儿,给洛杉矶的上海老友,还有一个如同远亲的近邻,她们帮忙处理我门前的邮箱和可能堆积的报纸广告,长路漫漫中,并非是我一个人在作战。

人车补给休整后,我们继续上路,激流勇进,看着一块块巨大的绿色路牌扑面而来,脚下的平坦大道在不断延伸向前,望不到头,就这样,重复着,在飞驰中。

美国当之无愧是科技强国,但度量衡却落在世界最后,连老牌的英国都用了公制,而老美却坚持守旧,公路限速交通标志用码不用公里(Mile,1码=1609米),加油计量用加仑不用升(Gallon,1加仑=3.785升),日常则沿用英尺(Feet)、英寸(Inch)来几分之几地算计,有点类似用着中国旧制1斤等于16两(半斤八两一说源于此),聪明人也犯傻,费解。

如果说我们此行有些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有学习徒步PCT勇士的意思:旅程终极目标很清晰,随之却是一路的未知和漂泊,生命进程本也如此,人生下一站停靠哪里充斥变数,来次率性,走哪算哪,不预设宿营地,不用紧赶慢赶。只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留意起公路边的加油吃住大幅广告,看着顺眼不妨就拐下公路。随机的生存应对也是为人之父的身教课程,养不教父之过,老虎授课,就凭做给孩子看,不来虚的。

紧张充实的两天,轻车(舟)已过万重山,转眼离家就1700多公里了。第三天午后,迎着洛杉矶热情似火的阳光,我们驶入了迪士尼领地,Finally!我们安然抵达了终极目的地。


热情的老友夫妇可是给我们在这里预订了房间,酒店靠近迪士尼,游园太方便,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迪士尼检票口,我们在这里流连忘返,住了两晚,前后三天。

迪士尼用独具匠心的动画电影享誉全球,从米老鼠唐老鸭开始,迪士尼的各种拟人动画角色深入人心,受到世人普遍喜爱,庞大的童话世界的人气铸就了今日的迪士尼商业帝国。

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迪士尼乐园大多按著名动画电影来建造不同主题的游玩项目,让孩子们扮演电影里的角色,当一回拯救地球的英雄等等,获取兴奋不已的新奇感受。

和大部分成人一样我也看迪士尼动画电影,很有限,却好感连连,就说一部关于汽车(Cars:汽车总动员)的动画片也能写的那么富有人情味,直击人心的柔软。

儿子终于如愿在迪斯尼上天入地,一展身手,加入星球大战(Star Wars),潜入水底寻找叫尼莫的小鱼(Finding Nemo:海底总动员),如此等等,在这个并不很大的乐园中放空自己尽情玩耍,累了吃,息了玩,唯一比较苦恼的是排队的时间基本都大于玩的时间。

自知之明告诉我在这里做半个观众最好,免得儿子问:Are you ok?  为不枉此行,我有选择地尝试亲历一些游戏,比如那个星球大战,你坐进“飞艇”,要求你把随身小包以及口袋里的手机、眼镜等一切在你倒立时会掉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放进座位下的固定小空间,系好安全带,舱门密闭后黑暗袭来,正前方亮起一片闪烁星光,诱人的蔚蓝星云构成美丽要命的宇宙,无边无际,飞艇前部隔着类似汽车的挡风玻璃,半球形,耐撞,飞艇启动座椅晃动,起伏穿梭着,不知欲往何方,不断有古怪的外星生物或陨石等像箭一样向你射来,左躲右闪却还是擦撞,其声光和动感效果震撼,当属目前炙手可热风起云涌的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技术的先驱,现场体验不妨这样比拟:你在高速公路的滚滚车流中极速飙车,忽然发现刹车全无,小车失速,前后左右都是玩命的铁骑怪兽...

待夜幕降临,迪士尼展现出另一番风情,换了别致晚妆,点亮璀璨灯火,一片万紫千红,少了些喧闹,多了点恬美,灯光勾勒出道路、建筑乃至树木的轮廓,也串联着远远近近的万家灯火,夜幕下的每盏灯都奉献着一份光明,每盏灯火下都有着不同的景象,其背后抑或都有着感人的故事。

离家第五天的下午,我们惜别迪斯尼,此番远足的重头戏完美谢幕,了却心愿,难忘此番少年狂。


在老友家小住,抽了时间他载我们沿星光大道开开停停,途经那个独特建筑,其楼层空挡正对着好莱坞地标,行驶中随手拍了上面的照片,那竖在山上的白色标牌闻名遐迩,刻在许多人的心头,但据说上山你却难见真容。

朋友百千万,知己一二三,在八零后们陆续出生的年代我和老友同在上海一家中美合资公司打拼,彰显中国精英本色,其后他转战洛杉矶在美国总公司供职至今,而我则误打误撞沉浮商海弄潮,转眼就是二十多年。

又到洛杉矶,老友尤其关照幼子带我们四处观光:博物馆、好莱坞、高尔夫、登山、饮茶聚餐... 故地重游,青山依旧在,东风曾相识,只是多了许多生命感慨。

按老友建言,回程加拿大时沿海边走一段1#公路,或可触摸一下太平洋右岸的浪花,大洋左岸可是连着长江黄河,我们来自那里。

1#公路特色明显,大海、沙滩、蓝天和悬崖弯道交织出险峻之美,开车的你要保持像动物一样的警觉,应对一个个接踵而至的窄路急转,不可环顾景色妖娆,只能一根筋地向前。

当然也有些人性化的空地预留在路边,给小车几辆歇歇脚拍拍照。

1#公路很长,名声很大的旅游景点不少,如赫氏古堡(Hearst Castle)等等,沿途也曾乱拍了些照片,太占篇幅就不浪费大伙时间了。

而加州旅馆却值得一谈,一为数度地与之交集,有了亲切,二是因为她的特殊色彩,伴着若干迷思。

我自然住过高大上酒店若干,也涉猎过盛名的美国城市若干,更欣慰曾登顶已不复存在的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天台,俯身纽约湾,看脚下盘旋的直升机、哈德逊河口的自由女神像,但能在心中流连良久挥之不去的却是公路旁的平凡的加州旅馆。

加州旅馆只是通称,这一带的汽车旅馆而已,旅途中,每逢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会惦记着与她相见,找个避风躲雨的港湾,卸下奔波疲乏,休息养生,以利来日再战。

旅馆前台人员通常很少,因为运作规范有序,1-2个就够了,女性居多,待人亲切礼貌,以客为主,给你到家的感觉,我惯常会要求先开个房间看看,希望地毯清洁,通风良好等等,两个床的标准间一晚80美元上下,含早餐,常用配备一应俱全(大多还有泳池),网上预订会有几块钱的优惠,代价是提前刷卡交钱。

在旅馆最温馨的是早上,坐在悠闲的小餐厅里自助用餐,三四张桌子五六个人,灯光明亮,温度宜人,挑些喜欢的食品饮料慢慢品尝,充实一上午所需的能量,电视里播着广告和新闻,儿子跑来跑去折腾着烘培华夫... 不经意间,信心满满的新的一天就此开始。

太普通了,是的,加州旅馆很普通,但因一个小事件而有了改变,一个短暂旅程被加州的老鹰乐队(Eagles)写成了歌,摇滚的曼妙旋律裹挟隐喻的歌词诉说着故事,引发了万千共鸣和拥戴,经久不衰,加州旅馆与同名歌曲(Hotel California)就此捆绑在一起,人们猜疑,却也看清,在地狱和天堂之间的那些挣扎。

歌中的场景当然与现在的不同,但神韵依然、生活在重复:一辆旧汽车在美国西部公路狂奔,暮色中,恍惚的车手来到一个加州旅馆,夜宿迷茫,纸醉金迷中听着远处的教堂钟声,欲向善却不堪,或有罪也真诚,歌词的最后两句尤其发人深省:

你可随意退房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但却永远无法离去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令人赞叹不已的寓意深藏,折射出一种生活真相,总有不少人,面对着不能摆脱的过去。

附照拍的是我们回程中的一家加州旅馆,太阳西下但天未全黑,旅馆灯光明亮,欢迎入住,红的窗罩,黄的走廊,静谧安详,借此让格伦.弗雷(Glenn Frey)知道世人对他的一份哀思,他带领的老鹰乐队给我们留下了不朽的音乐故事。


第十天午后,我们回到温哥华家中,里程表计数:4635.8公里,想起了岳飞满江红名句之八千里路云和月,改个字,古为今用作标题:

九千里路云和月




旅行总能带回一些新鲜体验,但全是白天鹅那太假,随机世界里黑天鹅不少见,囧途险境一细数,也许吓你一跳:

1,刚到迪士尼的转圈踩点,大路宽阔,尽头却是车辆入园闸口,十多个车道毫无二致,只进不回;

2,GPS体弱多病,回程在旧金山跨海铁架大桥夹层中弱不禁风,信号微弱频频出错,想带我们再回迪士尼;

3,一次错过加油站,其后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长路,差点熬不过去沦为讨油乞丐;

4,这个应该是重点,美国警车呼啸着追赶上来(警匪片场景),说我在一个STOP标志前未停车,我寻思他能拍了视频?是不是来次对簿公堂?在加拿大换过两次(五年一次)驾照,从未违章,这下好,第一次给了老美。

上年春假的美国西岸自由行大体就是如此,少量游历如直销西雅图等未述及(逛商场而已),记忆力也今非昔比,那个无名的3-3段不知还能否续写?

【不算花絮】

! 周末(2016-05-28),在Richmond女儿家,抱着呀呀学语的外孙女边在笔电上码字,她不时用小手敲打键盘,帮着删改,看样子要和我合作写游记。

! 和儿子对话
问:上海的迪士尼开了,要不要去玩玩?
答: I'm not a Disney fan. (我不是迪士尼的粉丝)。
中学生不一样了,进入成长快车道?视野逐年升级,叛逆自我亦渐渐显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