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偶记


现在是3点20分,但却无心睡眠,大概是白日时分睡得太多啦。近一个月来,由于左脚掌伤了,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躺神’’,躺着无聊,何以解闷?三大神器,手机、床头书籍、睡觉做梦。日子实在太闲了,没办法,只能依靠他们了。

昨晚可能睡得早,没有看微信,很晚的时候朋友发来三条微信,说我腿不是伤了么怎么那么远,我一看微信步数,乐了,我‘‘走’’了38000多步!唉,这人工智能还是不能太过相信,尤其这微信步数。昨日天阴大雨滂沱,我大部分时间是与周公去探讨问题去了,哪来的38000步。

我下床只因人有三急,而且颇为尴尬的是还无法去到洗手间,只因腿有伤,人也要脸,自己可以解决的不麻烦别人。所以只能置一痰盂于房内,然后依靠母亲与舅妈及时倾倒。这段时间,真是亏了他们,常怀愧疚常欲感恩。

刚去百词斩把今日的单词复习任务完成啦。再看时间已是4点过七分。外面夏虫的鸣叫一直没有停,我已听到鸡叫声啦。有一段时间我老误会这鸡叫声,我心想谁这么伤心,如此深夜时分在外面伤心地哀嚎。心随境转,指的大概就是这吧,很多时候我们不是被事务本身所困扰,而是被对事物的看法所困扰。


最近一直在听佛经,大概快有一个月啦,越听越有趣。只是听着听着仿佛听懂不少,以前不觉有味,最近边参考经文边听佛经仿佛对人生有了更多的体会。正所谓凡有所学皆有收获吧。功不唐捐这句话我一直用在平时的读书学习上,其实用在参悟佛经上也不违过。

一直接受的是党的科学教育,所以对唯物主义很是崇拜, 对唯心主义很是排斥。但只从读了王阳明的书籍,明白了心性的重要性。其实早在自己遭受巨大身心困惑时就已经明白身与心相互平衡的重要性。无奈自身业力太重,陋习太多,所以总是处于身心不协调烦恼太多而又无法解决的状态。

直到最近学佛参佛才明白许多现在的烦恼过去已有大德大贤帮我们解决。只是我自己见识浅陋无法获悉而已。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境界和格局存在差距的原因吧。难怪乎那些大禅师和高僧大德那么受人尊重。

人身难得,却依然有那么多人选择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实在是可悲可惜可叹。学问难求,却依然有那么多人选择浑浑噩噩拒绝学习和研究,实在是可怜可哀可叹。佛法难闻,却依然有那么多人选择嗤之以鼻远远逃避,实在是可悲可伤可感。

人活世间,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烦恼二字。当一个人没有了烦恼,这个人也就在天堂了。天堂在哪里,?当一个人感觉幸福了也就在天堂啦。可我见世人却更多的徘徊在地狱之中,何为地狱?当一个人感觉到痛苦,他也就在地狱中啦。地狱不是只是坏人下么,怎么好人也会下地狱?看看地藏菩萨就知道啦,一个人生活幸福是可以上天堂的,但当这个人有了大慈悲心大善心,见他人在地狱中受罪,而自己在天堂中享福,他是大悲的,所以也会在地狱中度化他人啦。

天堂地狱只在一念之间,唯读慈悲善念不可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