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青丘白浅一撇上神

《我是青丘白浅一撇上神》(吐槽白浅,喜欢白浅的请忽视)

情仙仙

【正常画风是这样滴】

自打夜华当上了天君,他管的事情便越来越多了,竟然在一些不应该他管的事情上也与我起了争执,比如说团子的教育问题。我气不过,乘着玉清昆仑扇连夜赶回了狐狸洞。

许久没有回来,门庭冷落了些,杂草长得很是欢快,就要将洞口封上了。将玉清昆仑扇当坐骑用是我新想出来的法子,故操作还不甚熟练,落地的时候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私闯……”绿衣服的小仙抄家伙冲出来,还是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前面一团光芒,光芒中站着一位白衣女子,小仙看清之后,酝酿了三百年的睡意去得干干净净,恭敬道:“姑姑,您怎么突然回来了。”

虽然,迷谷认识我的时日足够东荒那片土地八百回沧海八百回桑田,但是跟夜华吵架跑回娘家的事情我还是不打算说与他知。

迷谷施了个法术,三两下把狐狸洞门口的杂草清了,还变出一片的小花儿,笑着道:“姑姑,您的玉清昆仑扇何时能骑了。”

我收了扇子,一边往洞里走,一边随意道:“最近开发的新功能。”

洞里的布置真是一点儿未变,正合我意,迷谷知道,要是东西变了,我是要发火的。我四处走走瞧瞧,不知不觉停在了炎华洞的门口。曾经墨渊就是被我藏在里面的冰床上,用我的心头血养着。以至于现在我坐在这张冰床上,心头还是会隐隐作痛。

墨渊,现在在做什么?

我凝神打坐,闭上双目,忽然间元神像是被扯了一下,从身体飞出,然后……

【画风突变……】

“毛京,毛京,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醒醒醒醒。一零零一一零零二……心跳呼吸停止准备除颤……”我一睁眼,就听见这一串,就听懂一句“你怎么了”,然后眼看着一双交叠的手向我的胸按下来。

猛地睁开眼睛,我在想我是该用法术将她打飞还是先从地上起来,然而却一样都没成功,眼看着她的手在我胸上一下一下地按着,按了三十下。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她边按边数着数,力气太大了,我忍不住猛地咳嗽,咳了两下,却看见她嘟着嘴离我越来越近,这是……要亲。我抬起手放嘴上,她停不下来,直接在我手背上啃了一口。

何人竟敢如此大胆,敢咬本上神,刚打算甩她一巴掌,后面就有个人提着她的衣服把她拉起来,我甩了个空,“王元花,人已经醒了,你还在干嘛。”

那姑娘站起来,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我新学的手法,没想到今天就能用上,太投入了。”她又低头看看毛京,“你没事吧,要不你今天先回去休息吧。”

对本上神如此无礼,竟还说些你啊我啊的,虽然本上神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但教训教训小辈乃是人之常情,我冷声道:“大胆,见到本上神还不行礼。”

那姑娘一脸惊讶,“毛京,你怎么了,我是你同事王元花啊,你在说些什么呢。”

王元花?不认识。现在的小辈不仅没礼貌,还没见识,若说从前的青丘白浅上神过于低调了,现如今已是九重天上天君夜华的妻子——天后,还不知道么。

嘴上说终究是印象不深刻,要动手教训一番,就冲她今日的冒犯。我伸出手掌,默念口诀,召唤玉清昆仑扇,半天没反应,怎么会这样。

王元花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我吓了一跳,立刻甩开她,冷冷道:“你想作甚?”

旁边有个人看不下去了,来跟我说:“花花好心拉你,你怎么忽然这个态度,毛京,你眼神都要杀人了。”

我本来就想杀人。

毛京?

“毛京是谁?”

马上有人回应,语气也不像王元花那般的担心,有点嘲讽的意味,“你不是毛京,谁是,上班时间,你逗我们大家玩呢?”

我冷笑道:“老身是青丘白浅上神,按辈分你们都应唤我一声姑姑。”


“哈哈哈哈哈……”

“脑子坏掉了吧。”

“毛京,别玩了,想偷懒不想上班你去跟经理说,在这儿拿我们寻开心呢,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装晕倒算是怎么回事儿,走走走,咱们工作去,别管她了。”

他们的声音在脑海里嗡嗡响着,我真想祭出法器将他们通通收拾了,却不知道法术为何会失灵。有个人举着一个方形的物件在我面前,我在上面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你照照镜子,看看你是谁。”

什么,镜子!怎么会有这么清晰的镜子,上面的不是我的脸,可是我动她也动,我伸手还能摸到她。

现在情况不太好,但我什么风浪没见过,都要二十万岁高龄了,定是这群妖魔作祟,对本上神动了手脚,我怎么可能长得这么丑,我是四海八荒第一美人儿。

他们笑了一会儿,都散了。我要想办法逃出去,或者叫夜华来救我。没有绳子束着我,只是暂时封印了我的法术和容貌,我可以随意走动,跟着他们出去……

屋顶上明亮的发着光的长条形的是什么?外面一个个飞驰而过的还会“嘀嘀”的是什么?这些人穿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居然把手臂和腿露在外面?他们的头发怎么这么短?还有,他们怎么这么丑。

我倒吸一口凉气,看看自己,我的衣服呢,我的头发呢,我的玉清昆仑扇呢,我的容貌呢……

【中二到傻逼,我只服我记己】

我所处的位置是一家日用品商店,他们说我是这儿卖洗发水的销售,今天还一瓶都没有卖出去,突然晕倒了。事后店长经理还有顺便来检查工作的总代理找我谈话。

他们三个坐一方,跟我大眼瞪小眼。跟我说了一大通,我就听懂一句“毛京你怎么回事儿?”不想干了?我是干什么的?要我干什么。

作为一个上神,平心静气处变不惊是基本素养,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吓死他们。

“我乃是青丘白浅上神,青丘狐族,听说过吗?”

三人摇头。Gif

“四海八荒为数不多的上神,没听过?”我继续自己说,“九重天听过吧,天君夜华是我丈夫,我是天后。战神墨渊是我师父,天地间的最后一只老凤凰折颜上神,是我铁子,而且是我准四嫂。”

三人摇头。Gif

并将我请了出去。

我很满意,他们终于知道什么叫礼貌了。


【我是路痴我自豪得要命,总要人哭着喊着要擦鞋】

这儿真奇怪,路上人多,车还多。没错,那玩意儿叫车。很少的树木花草湖光山色,很多的房子店铺,长得几乎一个样。我开始怀念迷谷给我的不迷路指南一体通小树枝儿,让我这不认路的不仅不需要认路,还在情敌绿袖公主面前狠狠装了一逼,顺带overhear她是怎么评价我的。

毛京就毛京吧,我已经接受了,夜华君一定会来救我的。我叫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啊?”

“回家。”

“家在哪儿?”

“不知道。”

车轮在地上刺啦出一声响,司机点了根烟望着我,“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下车吧。”

“别别别,知道知道。”凭着脑海里的记忆报了个地名,这地方我从没听说过。

司机开动了车子,转一个路口瞅瞅我,我也瞅他,他这小眉毛小眼睛盘算什么呢,呵,劫色?也难怪,见到我这要貌美的狐狸精把持不住也很正常,我不怪他,凡夫俗子。

等了一个红灯,他又瞅我。

“你为何总是看着老身。”

司机俩眼珠子瞪着镜子看我,“你是?”

“青丘白浅。”

“家住何方?”这司机挺上道的。

“青丘狐狸洞。”

“得嘞,您等着,路有点儿远。”

所以说凡人还是可以教导的,这个人就挺有悟性,马上看穿了我的身份。

我跟他在车上,溜了几十个弯,等了几百个红灯,愣是天都黑了,才看见我刚报的那个名字,前面石头上,红色的大字刻着,他转过来,按着我教他的,对我笑道:“姑姑,一共是二百五十块,软妹币,您是现金还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What?fuck!

付完车费,钱包空了一半。人间打车这么贵,怎么还没人养私家坐骑,贵就贵啊,我有钱,这司机人好,态度好,没事儿。


【做饭?本上神才不屑呢】

毛京她爹,我爹在家里等着我回去给他做饭。我这一天到晚又丢工作又丢人的,听说我出去买个菜花了250打的,我爹气得差点一口鼻涕喷我脸上。

敬他是毛京他爹,我才没当场揍他,居然叫我做饭给他吃。

从前夜华做饭的时候,我也就是个添柴的,团子是我亲儿子我都不给他做,本上神一双纤纤玉手十指不沾阳春水,让我做饭,没门儿!

我甩出一袋刚买的枇杷扔桌上,这儿卖枇杷不连框儿卖,我全买了她愣是给我一蛇皮袋,没了法术天知道我拖一筐枇杷回来多累,看这分量,应该够我们全家吃一个月了。

不是我麻烦,她不送货上门也就算了。还要我付钱,在青丘谁不是上赶着送东西给咱狐狸洞,这里民风不古,唉。

“你买这么多枇杷干什么。”

“我估摸着这是咱一个月的口粮。”

老爹一个枇杷摔我脸上,“爸爸没有你这个不孝子!滚!”


mmp,什么一个月口粮,枇杷不会自己保鲜吗,放一个星期全烂了。想当年在我青丘……

老爹一个烂枇杷扔我脸上,“滚你丫的!”


【老身找老公的最低标准是夜华君这样的】

最近我跟以前老不相同了,能同吗,毛京跟白浅压根儿不是一个人。是我一个高贵的灵魂屈尊于一个鄙陋的肉身,我也很绝望啊,但是,唯高贵的灵魂与面子不可抛弃。

爹觉得我是寂寞寂寞坏了,才神经了,安排我去相亲。纳尼,想亲。我已经有夜华了,还有墨渊还有离境小哥哥,再不济还有四哥的坐骑毕方鸟,想当年,要是西海水君桑籍先看见了我的美貌也定会为我倾倒,哪还有少辛那小巴蛇屁点儿事。

那人是谁?他,帅么?

迟到,对的,表明身份的第一要务就是迟到。

我要送礼物,跟爹说:“我要送点礼物给他。”

爹很高兴,说我开窍了,我张开手掌,“去,给我把那颗巴掌大的夜明珠拿来。”

爹笑了笑,一颗黑漆漆的东西放我手上,猝不及防的暴呵,“败家玩意儿,巴掌大的夜明珠没有,屁大的老鼠屎您随便挑。”

他已经先到了,我们订的桌儿。

哇,不是吧,这么丑?excuse me!

“毛毛毛京吧”

“叫我姑姑,谢谢,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乃四海八荒第一美人儿青丘白浅,你这个条件,估计给我提鞋我也是不乐意的,麻烦你起身出门右拐,谢谢,不要坐我跟前,影响风景。”我一口气说完不带喘儿,他在包里掏,掏出一面镜子,对着我的脸,我不由感叹,“这谁啊,丑成这样,麻烦出门右拐好吗,玄女那丑货都比这强上十倍。”

得嘞,这我自个儿。

下一位。

容貌没了,我也不好挑剔别人。不想相亲怎么办,就是从食量上吓退对方,凤九小丫头交的。

于是我要了一盘酱肘子,作死的啃,啃得满嘴油,那人看着我,脸色不太好,刚想说是不是可以下一个了,他就骂我,“我出钱买的,你一个人全吃了,结不结婚给句话,别他妈瞎耽误老子时间。”

“老身不结。”

“不结滚。”

我起身离开。

“等等。”哟,良心发现了,给本上神道歉怎的。

“给钱,这盘酱肘子AA。”


这这这,都些什么货色,就夜华君那样的还要哭着喊着求我留下,求我原谅他,丫伤了我眼睛,我怎么整他整得他灰飞烟灭都算仁慈的。多美丽的一双眼睛啊,素锦也配。呸!

【我就是脾气大就是作就是心高气傲好吃懒做就是感情淡薄,有意见么,我美啊】

相亲不行,工作真累,认路我不会。我就成天家里等着,等着夜华君救我,时不时被老爹一盆子扣头顶上,我跳起来,大喊,“大胆,信不信本上神……”

老爹知道我的套路了,“玉清昆仑扇是吧,拿出来看看,看看看看。”

“我我我,我还有……”

“夜华君是吧,喊他来,留他吃午饭,你喊。”

我闭上嘴,轻轻抚摸这我的脸。

老爹冷笑,“貌美如花是吧,去厕所照照,尿都给您备好了。”

唉。这个世界不对劲啊。我一个抢手的上神,怎么混成这样啊天天受一个老头的气。


夜华君,我我我在这儿啊。

团子诶,别吃了,娘亲……呜呜呜。

离镜,说好了要一直爱我呢?

墨渊,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爱我,我知道,我就想吊着你,当你为我多做点事,所以我也没说。其实,我爱的人……

折颜啊,你再不来救我,我就去勾引四哥辣。

四哥啊,你再不来救我我就喊我娘亲去勾引折颜辣。


滚你丫的……


【青丘白浅上神是吧,你走错片场了,请您移步,咳咳,青山】

青山欢迎你,我们这里有最优质的服务,有最好的医生,还有许多您的同类,你们或许并不相同,但是相聚在这儿,都是朋友。

有诗云:莫愁前路无知己,四海之内皆兄弟,相逢何必曾相识,缘聚青山总是情。

Ps:这里风景优美,绿树成荫,鲜花盛开,四季怀春,啊呸,四季如春,有单人豪华包间,只要多交钱。顿顿有肉吃,伙食好到炸。别犹豫了,欢迎入住哦。

我内心忽然掀起一股东皇钟炸裂般的狂躁,大呵一声,“damn!!!我是青丘白浅上神,你们这群喽啰神经病猪狗不如的辣鸡,找死!”

袖子挽个花,“看我玉清昆仑破云扇,一扇送你回老家!”

咦?我扇子呢?【突然尴尬。jpg】

——全文完——

suppor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女少月半阅读 6,316评论 9 27
  • 京东自营食品入驻? 自营商家自荐申请路线 1:打开京东首页点击右上角的客户服务,然后点击合作招商进入 https:...
    1358128e54d1阅读 63评论 0 0
  • 如果本文帮助到你,本人不胜荣幸,如果浪费了你的时间,本人深感抱歉。希望用最简单的大白话来帮助那些像我一样的人。如果...
    Wing_Li阅读 473评论 4 13
  • 漫步文山湖畔,纪念。 放假的一天竟难得的这么充实。依然的早起,看书,漫步,在咖啡店喝杯东西,看些许的论文,竟然非常...
    marine_bai阅读 45评论 0 1
  • 你选择了绝食,谁又能逼你吃饭呢? 在遇到自我无法及时轻松解决的问题,作为身在问题中的人,总是希望要是不面对就好了,...
    你的眼睛好大阅读 730评论 2 1
  • 文本:Television is one of the means by which these feelings...
    未名吾梦阅读 372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