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立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是节气上的立春,一大早便收到了一条信息:立春决定一年的运势,不要吵架,不要生气,和和气气高高兴兴的度过这一天,这就给一年开个好兆头。满满的正能量哇!

       我是凡夫俗子,做不到遗世独立,做不到不喜不悲,伤心会掉眼泪,高兴会心旷神怡,情绪很容易受感染。这一早收到的信息,我读后很认可,于是心情大好。

       立春,在老家被称为交春,今年交春是在今天的下午五点四十六分。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人们普遍很重视,家家户户都准备了爆竹,在那一刻到来时点燃,这是“接春”,接的不仅是春天,更是吉祥。

       今年回家过年,选在昨天到家,也是因为要赶上今天的立春。

       几个月前,父亲便来电话,说年底要给祖父祖母的坟改葬,时间就定在二十六下午五点四十六的交春吉时。

      老家的风俗,丧葬讲究浅葬和改葬,老人去后,先是浅葬,等个七八年或者十来年再行改葬。若是两夫妇的,浅葬时分开葬,而改葬时则合到一起。

       这是家族的大事,老人名下所有子女儿孙都要到场。因血脉相连,平时分散各地的亲人亲戚们都高度重视,安排好时间前来参加。这是大家朴实的精神寄托,这是最亲最嫡家人的聚会,一声“叔”,一声“舅”,一声“姑”,便能让人暂时放下“丝竹乱耳”,放下“案牍劳形”,感受到浓郁的亲情,感受到自己在这复杂世界最真实的存在。

       众人一起上阵,坟堆不久便被打开。我不禁想起了《红楼梦》里,妙玉的那句“纵有千年铁门坎,终须一个土馒头”。是呀,人生短暂,世事无常,所有人的归宿都是一样,但愿活在世间的岁月我们把它过精彩。

       当骸骨被转移时,我已不忍卒视。以前和祖父母一起生活的情景浮现我的脑海。身披地主家庭身份的祖父母生前没少辛苦,勤劳一生,为人忠厚,赢得了亲人和乡邻的一致尊重。我常想,要是他们活到了现在,那该多好。生活越来越有奔头,他们一定很欣慰。但他们已经不在了,想孝敬想回报都没机会了,这是多么残忍而又多么现实。

       《过秦论》里说,秦人不暇哀之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矣。是的,前者不可谏,来者尤可追。过去的已过去,我们只有做好现在,做好未来;在往后的岁月里,早日创造自己的精彩,实现人生的价值,达成生命的意义,多陪伴父母,让父母心安,让家人心安,让自己心安。

       “噼啪”声响起,立春吉时已到。震耳的鞭炮长时间地哄响着,在这烟雾缭绕里,在这耳鸣嗡嗡中,我仿佛回到了过去,又仿佛去到了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