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故事【小小说】

我从仓库保管员到宣传科工作,单位的人都认为很合适,说我工作态度好人品也好,跟谁都没有过节,主要是有文采,会写文章。没干两年,领导找我谈话,要我挑大梁,当科长,说不需要什么技能,只动动口动动手,把宣传做好就行了,大梁不重,挺轻的。

我是表面谦虚推让,内心却欢喜不已,说实话,宣传科长不是谁都能当的,得会点绝活。回到家里我得意地给老婆讲了这事,老婆一听高兴的特意多做了两个菜,还准许我喝几杯酒来庆贺,高兴之外,抱不平地说我早就该升官了,当科长就有点屈才。

谁料想,出乎我的意外,领导又找我谈话说,没有文凭,按规定不能够提拔。我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沉默地抽着烟,不想说话也不想吃饭,就差一点,心里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老婆猜想我科长是没有当上,问明情况后,安慰的话说了一箩筐,也不免遗憾的叹了几口气,跟我一样无可奈何,也没法补个文凭出来,虽然跟写文章没有丝毫关系。

新上任的科长,字写的不好,文章也写的不好,还得我来干,但嘴说的好,会编口号,内容都很鼓舞人心,上级领导甚是欣赏,要把某些口号写成大字标语,贴在厂院里做宣传,这工作自然又交给我来干,不是吹牛,我的大字比小字写的还要好,只在制作标语粘贴时有点难,但还是亲自动手给完成了,足足忙了一个月,最后因为劳累过度从梯子上摔了下来,不多不少住了一个月医院,不过也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表扬,还上了光荣榜,因为宣传工作干的好,科长也跟着上了榜,有领导还放出风来,年底要给上过光荣榜的人涨工资,同事们都看好我。

一晃到了年底,让我期盼涨工资的事终于有了消息,但需要投票,我认为自己有希望,因为人缘好,得的票数不会少,谁知道,科长给自己投了一票,最后票数统计,我跟科长票数一样多,领导一集中,说我跟科长比较起来还差一点。

有位同事为我来叫屈,说用投票的形式不合理也不稳妥,梯子白摔了,光荣榜也白上了。老婆知道后也这样来说我,还火冒三丈骂我是头猪、笨的要死,就不会给自己投一票,要是投了,工资不就稳涨了,我一琢磨就是,暗骂自己,真笨。

没有给自己投一票的机会丢了,我没有因此怠慢工作,让我感到不舒服的是,腰部因为摔伤过,天要下雨就会疼,能下多久都知道,比电视台预报的都准确,这下好了,又成了义务天气预报员。科长知道后很是关心,给记了工伤,还要我去看病,也给记了病假。

转眼又一年,科里分配一个涨工资的名额,有突出贡献的人有机会,大家都看好我,理由是我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我倒是很淡定,没有以前那样的渴望。

果然不出我所想,这一年累积的病假比一个同事多了一天,就这一天,工资涨不了。这次老婆耐不住了,去厂里找领导算账,说我看病是科长逼着去的,病假不算数,还说我不再卖命工作了,就得过且过.......

不久后,厂里出来个涨工资的新标准,给工作时间长,工资低的人涨,我这下有了底气,怎么算自己都符合标准,老婆也长舒一口气,说这次终于轮到我了。谁料到,厂里又下个文,说不给得过且过的人涨工资,似乎就是对准我,因为老婆找厂长闹时说过这样的话,这次被她给整了,该——。

随着经济的发展,改革的步子加大,工厂效益走了下坡路,有些同事担心会倒闭找门路离开了,我坚守着岗位,不找门路不跳槽。就在我快退休的时候,在一天早晨昏厥在家中,很快传到了厂里,像炸了锅似的议论开来,都认为我这下完了,要去墓地长眠了......

结果医生诊断只是血糖有点低,几天后我像没事一样出现在办公室里,同事们都惊讶地看着我,我笑呵呵道:“好悬啊,差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