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 暗流(下)

第三十四节  暗流(下)

李中破天荒的不到9点就已经端坐在电脑前,面前放着一杯茶。老曹从外面进来:“早。今天天气真热。”李中原本正在出神,听到老曹的声音,忙扭过身,看着老曹道:“你应该还有融资额度。”“是。”老曹愣了一下,缓缓坐下。“我今天准备拉板儿。”李中平静的道。“嘘。”老曹倒抽一口气,“这种行情拉板?”“昨天早上关于大力发展PPP的传言已经传开了,所以下午盘子确实强。今天顺势拉板儿应该阻力很小,你愿意做T可以做一下,因为我今晚会让飞黄出公告。”

“什么公告?”“参与,并且中标几个大型PPP项目的公告。”李中道。“真的?”李中看了一眼老曹,没再多说。“伙计们,咱们分个工,按照机器编号的顺序,依次卖出,直到前40台笔记本清空。”

小苹果就算站起来也不比电脑屏幕高多少,他对面坐着几个年轻人,年轻人的身后是一张长条桌子,桌子上满满都是笔记本电脑,“卖出时候记得只打偶数价位,单笔委托数量不得超过7万股。”

“老大,户头上好几百万股呢,7万7万出,出到什么时候了?”一个小伙子问。“你智障啊?”苹果翻着白眼反问,“我现在说的是开盘之后先这么做,真的涨停了当然让你们大单子摔,那样也不显眼。”“涨停?!”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反问。

“苹果哥,为什么你觉得会涨停?”一个声音怯怯的道,这是一个圆脸带眼镜的小胖男生,“难道是你之前说过的哈尔滨游资要参与?”“参与你个蛇皮,仔细盯盘哪儿那么多废话。”苹果自知说漏了嘴,但嘴上犹自嘴强牙硬不肯承认,“老子看盘多少年了?吃过的盐能噎死你个胖子。你就瞅着一会儿涨停不涨停。40号之后的机器,准备开盘之后做把大T。谁手慢今天谁请客吃午饭。”说完这话,他就坐了下来,带上了大大的耳机。

“陈老师,昨晚大宗交易成交了4个多亿!”女秘书看到陈锋走进屋,立刻站起身道。“什么大宗交易?哦,你说飞黄建设。”陈锋原本并不太在意这个股票,但既然自己学生十分关心,他也凑过来看了一眼成交回报。密密麻麻的大宗交易成交笔数占满了整个显示页面,他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老师你觉得今天会有大震荡吗?”“你买了?”陈锋看着小姑娘,后者摇了摇头,“逻辑的原点在于这是个大宗交易项目,目的是为了减持掉之前定增的解禁股,这部分股票大致有20亿,眼下才做了一半有余,这是想起加速。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单边涨。”陈锋话音未落,集合竞价就开始了。飞黄建设的报价开在涨幅9%,下面有3万手的托单。


“需要这样?”小温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李中。“9点19分就撤单了。”李中心里也有些紧张,毕竟自己还没操作过这么巨量的股票,“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全市场人注意到这个票。”“你这种操作涉嫌操纵集合竞价。”小温提醒道。“操纵个毛,”李中一晒道,“满市场都在这么干,别人都行我不行?”他用眼角死死盯着屏幕右下角的时钟,看到时间一点点走过19分50秒,他瞬间选择了撤单。东方财富软件屏幕上的分时图,一个十分极端的盘前集合竞价图线就这么划了出来。


“就是为了让市场关注到这个股票么?”小秘书外号应该叫十万个为什么。“顺便也看看9%之前的卖单有多少。”陈锋耐心回答道。“可这个卖单,不是随时都会有人再挂的么?”“有些人是散户股民,平时挂了委托单就上班了,不怎么看。3万手,可以打到9%,上面单子并不多。”


“何止不多,应该是盘子很轻。”凌俊锋接了杯水,“李中选这个日子还不错。今天周五,涨停了之后出公告,可以发酵一个周末。如果再有几家卖方机构做做电话专题会,周一大概率还是大震荡,这个活就基本上完成一多半了。真是富贵险中求,李中有胆量。”“凌哥你这意思是,这活应该稳了?”李国威一高兴就想抽烟。

“基本稳了,昨天那个样子,也差不多稳了,就是不知道李中砸了多少筹码在里面。”凌俊锋把李国威嘴上没点着的香烟揪走,顺手扔进了垃圾桶。“砸什么筹码?咱们是卖方。”李国威咂吧着嘴,又摸出了一根香烟,看凌俊锋看着自己,忙解释道,“我就闻闻,我就闻闻。”他把香烟用鼻子和上嘴唇夹着,一脸的欲求不满。


“李中手头上的仓位肯定不仅仅是普通买盘,我估计,应该已经上了融资盘。”凌俊锋小声道,“这么大个项目,就那么几个钱,做起来还是小娃娃抡铁锤,全看他技巧如何。不过看这几个交易日的情况,都蛮稳。”


“仓位现在略有些大,”小温轻声提醒道,“田晶那边说的很清楚,风控上不管你日内的超仓,但隔夜一定不能有,不然她也捂不住。”“我有数,你放心吧。”李中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皱着眉头看着电脑屏幕。老曹从侧面望着他,高挺的鼻梁,略皱眉头的神情,让老曹心中略有不忍。“还是要当心持仓过重,”老曹道,“毕竟项目才做了一半。”李中有些意外老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扭头看了一眼老曹。老曹勉强笑道:“总归小心些没坏处。”李中嗯了一声,并未多言。也就几秒钟,市场已经开盘了。


“都准备好了?”徐牧晃着脖子,闭着眼睛,“昨晚睡落枕了,真难受。”“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跟小苹果他们说过了。”谢顶一身运动装扮,“这种天气就应该去挥挥杆。落枕又不耽误,再说你的水平,别说落枕,就算是闭着眼睛捆着胳膊,也打得飞起啊。”“人生不自由啊,”徐牧摇摇头,重新把椅子靠背放了个舒服的角度,“不出意外今天李中要拉板儿,咱们也要准备好。”“大宗才做了一半,”谢顶满不在意道,“就算要砸出去,这会儿也有点早,黄飞估计也不舍得。”

“屁。”徐牧一脸高深莫测,“中午你把黄飞叫过来,你就说质押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质押?!”谢顶听到这两个字,心中一惊,“什么质押?”“黄飞这么缺钱,一定会把手头上的一些流通股质押,”徐牧的语气里不带一丝情感,“那些质押的部分,就是弃子。所以,下午他必须过来。”最后一句话,徐牧已经十分严肃,“你放心他不会不同意,今天如果拉板,他定增的部分几乎都快要解套了,更何况他当初为了维护股价这一年多陆续买的。没有阻力。”

“可老曹的钱昨晚刚又轮了一遍进去。”谢顶低声道,“今天他不知道计划,按照李中的做法,锁仓盘今天会再T一把。”“他还是动不了?动不了就看着呗。”徐牧的语气十分轻松,“周末让老曹自己跟李中争执就是了,这个项目,只要下周一能翻身出来,老曹至少不会亏钱。”谢顶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再多说,但他心里知道,按照徐牧的狠劲,周一能太平的翻出身来,才见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三十四节 暗流(上) 如果说这三天过去之后,李中最喜欢的一句话,那一定是“良好的开端等于成功的一半。”不仅仅李...
    诸葛就是不亮阅读 103评论 0 0
  • 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荣幸的加入了007这个大家庭。提起笔准备写文章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好词穷,感觉自己脑海中一...
    石头爱湉江阅读 76评论 0 1
  • 追欢乐颂,包子和安迪的剧情曾有这么几次让人尖叫又让人泪流。 第一次,包母怀疑安迪是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诋毁她和谭宗明...
    余生暖阳阅读 173评论 0 1
  • 星期天的晚上 那个尖顶的房子,通常打开 半圆的窗子,传来上帝的福音 走在街上,城市的十字路口 一场交通事故,在歌声...
    疯狂小吃部阅读 223评论 0 2
  • 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你对你身上某些方面越自信,你可能就越缺那些东西。所以,要明白,过去,现在和以后所经历的最终...
    皆然阅读 234评论 0 0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与历史雷同,系有意为之。 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 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
    蕊梦蝶想阅读 119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