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光阴、流年、夏恋,我终于听懂了刺猬

北京的天气开始变得凉爽,中午的时候一路走去798喝了杯咖啡,没有热得汗流浃背,也没有心潮澎湃。

据说秋天是北京人民最喜欢的季节,可我爱的是夏天的真挚与浓烈,毫不掩饰、毫不伪装。2019年的夏天渐行渐远,留下了什么,maybe nothing,maybe everything。但是《乐队的夏天》的确带给我许多许多的感动。

即使对音乐的欣赏水平还停留在听歌词和听旋律的初级水平上,可是一点不妨碍我从音乐中去感受和体会各种美丽的、美好的情感和情绪。

《乐队的夏天》把摇滚乐带到了大众面前,那些或年轻或不年轻,或腼腆或热血,或乐观或愤怒,或清高的或温暖的乐队们在这个夏天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迹,你从来不知道在某个瞬间会被别人打动和影响,如同不知道在某个毫不起眼的瞬间,你就会影响和改变其他人的一生。

01

从一开始吸引我的乐队,当然是盘尼西林和Click15这种小清新,大方自信、朝气蓬勃、沉醉在音乐里的旁若无人。可豆豆从听到刺猬乐队的《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与九霄》开始,就喜欢刺猬喜欢得死去活来的。

作为一个心疼Click15的粉,我无法理解地问过好多回,为什么喜欢刺猬。他说,可能孤独、拧巴的人就会喜欢这种丧。

渐渐地,我发现刺猬的歌名和歌词都很美,在丧里面听出了倔强。白日梦蓝、生之响往,看脚下一片黑暗,望头顶星光璀璨。

主唱子健的声音可以算普通,但是很难想象的是这样一个不爱洗澡的理工男,能写出如此美丽、细腻、磅礴、打动人心的字句。

“子健又辞职了”变成了马东调侃的梗,为了参加节目,不受老板的“要挟”,于是乎把工作辞了的子健是真诚的、可爱的。他比许多人都有勇气,对于自己热爱的事物清楚明确,不计得失。

读过一段话,“我不喜欢狡猾的男人或女人,我很容易就识别到他们。我喜欢脆弱的、容易被伤害的心灵,因为有温度。”

或许在这个物欲横流,拼命追求金钱、名誉、地位的时代里,和别人谈梦想、说热爱会被嘲笑。

很幸运在《乐队的夏天》里看到许多像子健一样,纯粹可爱的人,比如新裤子的彭磊、旅行团的孔一蝉和韦伟、海龟先生的李红旗,他们都有一颗真挚的心,思考冷酷的人生,表面风轻云淡,其实心里爱得浓烈。

02

人活着,就是一个不断寻找同类的过程。

我向来觉得,感情深浅是不能用时间来计算的。每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我们可以选择的是朋友和爱人。遇见过伤害、不理解我们的人,所以要更加珍惜爱我们、支持我们的人。

子健和鼓手石璐之间,有一种神奇的、拧巴的、能量巨大的化学反应。上一秒,两人还在台上其乐融融,下一秒就在台下相互挑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相爱容易相处难,生活中两个人也的确从相爱到分开。石璐看到现实生活中的子健不修边幅,嫌弃得不行。可一看见子健写的东西,立马变成了小迷妹,止不住地笑容洋溢。

世俗中的人需要把爱分成亲情、友情、爱情,以便没有想法的人去服从去遵守,也许可以像管理机器一样,分门别类会给社会管理省下不少麻烦。

可是人世间的真情岂是这三种爱就能简单概况的。有时候是爱情加友情,有时候是亲情加友情,有的时候,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欣赏。有的时候,是一种不自觉的信任和关心,有的时候,是对小猫小狗的一种怜悯和珍惜。

“叹世万物皆可盼,唯真爱最短暂”,刺猬有时候就是会突然一下子扎到你的心里去,徘徊许久,无法散去。忽然觉得你的痛苦和感受有人理解,于是你就不再孤单。

03

第一次觉得音乐真的可以疗愈创伤,在石璐爆裂的鼓声中,在子健奋力的嘶吼陪伴中,单曲循环了无数遍,把音乐声放到最大,耳膜生生刺痛,一遍遍在内心吼叫,终于觉得那种负面的情绪在一点点散去。

我终于听懂了刺猬,听懂那无声的呐喊,无畏的挣扎,也听明白了那份倔强与对生活的热爱。敌人无法让我流泪,能让我哭泣的是爱我温暖我的人。

一个不懂音乐的人,为什么会对乐夏这么眷恋。我终于想明白了,那是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个真诚、勇敢、追求梦想、平凡真实的 人。大家聚在一起玩音乐,彼此鼓励,相互影响。歌颂亲情,歌颂爱情,歌颂友情,歌颂一切美好而值得珍惜的情谊。

这个世界需要好人 吗?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从未忘却,也不会忘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