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你滚开,本宫只劫财第2章

第2章 百里惊鸿,你是不是想儿子想疯了

    魅文夜等人研究了半天,在心中自我挣扎着要不要出去看好戏,但是想起燕惊鸿那货也不是什么老实东西,偷听了之后指不定被这么回敬,以他的德行,就是在人家于床上欢乐的关键时刻出来打断都很有可能,于是都按耐着自己想要看八卦,看好戏的冲动,待在自己的房里,竖起耳朵希望能把那边的声音听到个一二。

    而隔壁的房中,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风和灭都识相的滚了出去,而抱着小娃的那悲催的某人被逼到了墙角,咽了一下口水,看着百里惊鸿那张淡漠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脸,貌似这是个误会吧?这个误会是需要解释的吧?但是应该如何措词呢?这是个大问题啊大问题!

    而面前的人,月色般醉人的眼眸中含着浓浓的火焰,火焰之下是不敢置信,不甘,嫉妒,还有各种蒸腾的怒气,但是眼底的神色虽然可怖,却都没有带到面上来。“君临渊的儿子?”

    冷冷清清的声音,在南宫锦听起来,就像是一道催命符,激的她的小心脏都颤动了几下。“是君临渊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但是……”

    “我明白了。”淡淡的四个字打断了她。

    他明白什么了?!这下轮到南宫锦不明白了。美如清辉的眼眸扫到她怀中孩子的身上,在见到他眉心那一点朱砂,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收缩,然后是毁天灭地般的疼痛,痛入骨髓!

    “这便是你不肯回南岳的原因么?”抬眸,淡淡的扫着她,飘渺如云的声音像是一首云中挽歌,只叫人听出无限的悲悸之感来。

    南宫锦赶紧开口解释:“不是的,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扩张我的势力,不过这孩子毕竟是君临渊的,我要是将他带到南岳,也许会给他惹来不少麻烦!”解释完了之后,她脑抽了一下,她肿么发现完全没有解释到关键点上?

    眼看他的表情越发沉寂,她刚要开口,他却先她一步开口了:“君临渊已经死了。”

    南宫锦一顿,眼中闪过一抹哀伤的愁绪。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忽然说这件事情,只是极为低落的垂首:“我知道!”

    见她面露哀伤之色,他轻轻的合上双眸,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心中的郁结之气散了一些,而后睁开眼,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心中蒸腾的妒忌,而后再次看着她,冷冷清清的开口:“孩子需要一个父亲。”

    “嘎?”孩子需要一个父亲没错,但是以慕千千的性子,是不可能改嫁的吧?

    “难道你忍心让他做没有爹的孩子?”淡淡的扫着她的脸,语中带了一丝苍凉。

    这下南宫锦的脸色就变了:“你这话的意思,不会是你想给这孩子做爹吧?”难道这小屁孩长得这么有魅力,看一眼就要把他娘都娶了?

    听她这么一问,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了,原本便疼痛难忍的心脏,此刻变得鲜血淋漓。给她和旁人的孩子做爹,这是他从来就没有想过的,但是这一刻,他却觉得就是要做出这样的退让,他也愿意,纵使疼痛入骨,纵使冰寒入身。因为他知道,“妖物”是在自己之前驻进她的心的。半晌之后,复又淡淡的开口:“若是你觉得他需要一个父亲,可以考虑我。”

    其实,他是有自己的骄傲的。这是她和君临渊的孩子,他自然是不想容的,但是……他想,若是她生下了自己的孩子,而自己不在了,冷子寒他们,都一样能做到像自己现在一般包容她。可是他也知道这其实是不一样的,她已经跟他在一起了,却生下了君临渊的儿子,这是背叛!所以他心中所承受的痛楚,远比一般人要多一些。宽大的袖袍下,修长的手指紧握成拳,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于是,南宫锦那脱了线的神经终于接上了,从一开始他就以为这孩子是自己和君临渊的,所以他这话是想默认了这个孩子吗?戏谑的看着他:“你就不生气,不吃醋?”

    不生气不吃醋?只有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自己是个瞎子,是个聋子,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见,或是和君临渊一般已经死了,就不必再面对这一切。但是这话,他能对她说吗?说了,不过是让她的负罪感更强一些罢了。寡薄的唇角轻扯:“不生气,不吃醋。”

    他要是不生气不吃醋,那就该南宫锦生气了,敢情这货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好了,这是君临渊的儿子,不可能认你做爹,你就别想了!”

    “他是朕的儿子。”语气淡淡的,但是很是笃定。

    南宫锦的脑后划过一条黑线,这人还要不要脸啊?是他的儿子?“百里惊鸿,你是不是想儿子想疯了?”

    “你给朕生?”很顺口的接了一句。君临渊已经死了,他犯不着再跟个死人计较。“若是你想,这件事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这是他能做的最大的让步。

    南宫锦的嘴角不可抑制的抽搐了几下:“以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以前发生啥了?求解释!这孩子是君临渊的没错,我也是他娘没错,但是不是他亲娘。是他干娘!”

    “呃?”百里惊鸿傻楞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她,不是他亲娘,是干娘?那……自己误会了?

    但是南宫锦看着他的面色,心情却很是不错,这傻蛋,就连这种事情都能原谅,也不知道是该夸赞他宽容,还是骂他二傻!戏谑的看着他的脸,开口道:“小鸿鸿,不如你告诉我一下,这样的事情都能容忍,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她怎么不知道这货有这么大方,这么大的绿帽子都舍得往自己头上戴。

    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容忍的。上前一步,定定的看着她的眼,寡薄的唇畔微勾:“只要是你希望我容忍的,我便没有不能容忍的。”他想的,不过是她既然叫了自己过来,那就说明有意让自己认下这个孩子,所以他才会这么说,要给这孩子做爹。而且,正是因为失去了整整一年,好不容易她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所以才更加珍惜,更加不舍。

    南宫锦听闻此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这小子很傻!傻的让人心疼的那种,只要是她希望的,他就没有不能容忍的?白眼一翻,随口说道:“难道我让你帮我广招天下美男子,享三夫四君之福,你也能容忍?”

    这话一出,他便沉默了。广招天下美男子,享三夫四君之福?沉吟了半晌,直到南宫锦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玩笑开大了,应该赶紧出言挽回的时候。

    他忽然开口了:“能。”一个字淡淡的飘起,如其人一般清冷孤傲。他能容忍的,但是,若真的到了那一刻,他会选择独自远走天涯,或者……死。

    南宫锦顿时觉得心中五味陈杂,她自然知道他隐下来没有说的话是什么。看着他面无表情却风华无双的脸,她顿时感觉有些鼻酸:“百里惊鸿,我有没有说过你真的很傻?”

    他很傻,说过么?好像是说过吧。他记得她骂过好几次,自己是个傻子,但是……是傻子么?他却愿意为她做个傻子。

    但,还没来得及回话,一只手就精准无误的拧上了他的耳朵,南宫锦红着眼眶,咬牙切齿的开口:“你给老子记住了,我既然能对你开口要求此生唯一,我也定然能给你唯一。若是不能给,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因为我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那,你是开玩笑的?”没有计较她放在自己耳朵上的手,美如清辉的眼眸徒然一亮,闪着灼灼的光辉看着她。而在南宫锦开口之前,赶紧说上一句,“其实我方才也是开玩笑的。”

    语速极快,好似生怕说慢了,南宫锦就将他那会儿的话当真了。

    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二傻:“其实你越是这样说,我便越是只想要你一个!”他越是愿意什么都不管不顾,便说明他越是在乎自己。男人将尊严视为什么?恐怕是比命都重要,就是在现代也没有多少男人能容忍这种事情,更何况是在这封建的古代。他却能对她说出一个“能”字,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字,而是重于一切的情感,这样的傻瓜,怎能不得她倾心相付?

    越是这样说,便越是只想要自己一个么?“那我便日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顺坡下驴,趁热打铁。

    “……”脑后划过一条黑线,很是无语的看着他,“日日说,总有一天我听厌烦了,就真的这么干了!”这家伙,真是幼稚的可以!

    “那我不说了。”反应也是很快。

    这下南宫锦就奇了怪了,将这货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他怎么好像变活泼了,以前可是八竿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今天说话竟然如此顺畅,直叫她刮目相看!

    看她瞅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百里惊鸿当即感觉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微微偏头,面色泛红,其实他是想过也许是自己的性子太无趣了,她终于受不了了,所以走了。于是便想着尽可能的多说一些,没想到努力的让自己多说几句话,也不是那么难,但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不习惯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点头,确实是很不习惯。

    “得了吧,没必要改变你自己,本来我喜欢的也就是你那闷骚的德行!”南宫锦直言不讳,而且他若是强制性的让自己改变,那也就是不是自己爱上的那个他了。

    这话一出,他寡薄的唇畔不自觉的微微勾起,虽“闷骚”这个词让他有些无语,但却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但,很快的,他又想起了方才在隔壁听见的称呼,丞相大人,还有这一路听见的流言蜚语,他的面色有些发沉,盯着南宫锦看了半晌,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这半晌的静默之后,无语的就变成南宫锦了,让他不必强制性的改变自己,他马上就闷葫芦回去了?“你这又是怎么了?”

    一语问出,又是半响没有回应。直到南宫锦觉得这大冬日的,自己也快被吓出些许冷汗了,他方才开口吐出了三个字:“自己想。”

    好熟悉的三个字!当初在东陵的时候,他也说过,那个时候是为了慕容断袖,今天又是为了啥?“呃,难道你又是为了慕容断袖?”

    慕容断袖?好看的眉头微蹙,偏头看着她,慕容断袖是谁?慕容千秋?这下原本就发沉的面色,更加乌黑灿烂了,看了一眼南宫锦身上的衣服,分明就是男装,好端端还来了西武做了什么丞相,这是为了迎合慕容千秋的断袖之癖吗?想着一时间只觉得一阵怒火冲天而起,烧的他五脏俱焚,但面上还是丝毫不动声色,只用那双寒波碧潭般的眼扫着她,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压力。

    南宫锦的小身板颤了一下,大着胆子开口:“你那会儿不是说了给我找一群男人都不介意吗?怎么突然就介意起慕容断袖了,再说了,他是断袖,我又不是!”

    见她还敢提一群男人的事情,他上前几步,月色般醉人的眸中寒光暗涌,扫着她的脸,一字一顿的开口:“我改变主意了,以后你若是看上哪个男人,我便杀了他。”

    “……”这丫,不是说女人才善变吗?难道男人更善变?“这变得也太快了吧?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

    “都是真的。”四个字,缓缓的从那寡薄的唇畔吐出,确实都是真的。那会儿,想顺从她的一切决定,广招美男子,而后独自离开是真,现下因着她已经说了必然给自己唯一,所以要亲手除掉自己的情敌们也是真,他百里惊鸿不说一句假话。

    “……”南宫锦顿时无言以对。

    而隔壁屋子的魅文夜等人,实在是按耐不住自己想要偷听八卦的心,从房间里面摸了出来,一出门口,就听见了某人的那句:“以后你若是看上哪个男人,我便杀了他。”同时一抖,而后眼睛一亮,看向那房间的眼神越发的猥琐,没想到那个看起来纤尘不染的大美人,也被燕惊鸿这货给祸害了,而且祸害到了这般境地!哎,不知道皇上、烈王爷和那个大美人对上之后是什么结果!原本就综错复杂的三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瞬间变成了四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关系,唉……更乱喽!——也更好玩了!

    百里惊鸿说罢,便不在看她。修长的手隐藏在宽大的袖袍之下,转过身,只给她一个精致优美的侧颜,寡薄的唇畔紧抿,充分的让人意识到了他的不高兴。

    风和修持剑站在门口,看着这三个竖起耳朵迈力偷听人,顶着满头的黑线像挥苍蝇一般想将他们挥走。哪里知道,这几个人也不是善茬,见风和修如此不礼貌,也上了脾气,插科打诨一般的上前:“丞相大人,你就是见佳人也要快点啊!我们都还等着您呢!”

    这话自然是魅文夜说的,南宫锦一听这声音,当即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魅文夜也是个男的啊!偷偷的抬起头扫了百里惊鸿一眼,果然,魅文夜的声音传进来之后,百里惊鸿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压,已经将南宫锦压得透不过气来了,气得她不由得在心中大骂,这几个白痴,没事给自己找什么麻烦!

    “砰!”的一声响起,看来是风和修没有挡住他们。

    而后,南宫锦傻了,魅文夜等人也傻了!风和修更傻了!

    他们看见什么了?看见一个体态略为娇小,手上还抱着个娃的白衣男子,被困在墙边,动弹不得。而他的身前,足足高了他快一个头的男子,一吻正印在他的唇上。

    南宫锦登时暴怒,故意的,这货一定是故意的!瞅着魅文夜等人进来,就来这一招,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说,还能达到他的猥琐目的!风和修两人只觉得自己的三观尽毁,哦草!陛下竟然如此热情奔放!难道是禁欲太久了,一时间憋不住,所以……噢!原谅他们的猥琐吧!

    魅文夜、冷雨残、孟皓然三人瞪大双眼,静默,一秒,两秒,三秒!老天,他们是眼花了吗?男人吻了男人?这会不会太奇怪了?!但是更奇怪的是,他们以前一直都觉得这种事情要是真的发生在自己的面前,一定会恶心的他们想吐,但是为毛看见这两个绝美的男子吻在一起,只觉得……唯美!苍天,这是他们的感官系统出差错吗?

    “看够了么?”百里惊鸿忽然转过头看着他们,一张仙人般的容颜毫无表情,但却能让人体会到眼底的冷意。

    好强大的气场!

    但,三人也都非等闲之辈,马上从怔忪中回过神来,顿时尴尬不已。话说他们也没想过一进来就看见这么火辣的场景,而且燕惊鸿这货还抱着自己的夫人刚刚生的崽子呢,这两人就这么搞上了?

    孟皓然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抱歉,我们……”

    “是的,还没看够!”魅文夜猥琐的睁大眼,带着一身痞气,唇边还挂着一抹坏笑,明显的是在等他们后续发展。

    百里惊鸿好看的眉头微蹙,竟没想到天下还有如此厚脸皮不识趣之人。“那,将阁下扒光了扔在楼下,给众人观赏个够如何?”

    “不如何!”魅文夜当机立断,掉头就跑。都是武林高手,自然知道对方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他身为堂堂的西武第一公子,聪明绝顶,绝对不干自取其辱的事情!

    冷雨残一言不发的看了这两人半晌,心中那叫一个惊涛骇浪,热血奔腾!要是给皇上或是王爷看见刚才的场景,一定有很多好戏可以看,说不定就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去的,这才是闷骚的最高境界。冷着一张冰块脸开口:“打扰了,皓然兄,我们先走!”

    孟皓然果断的点头,而后擦着自己额头的汗跟在冷雨残的身后,他能说他早就想走了吗?不过不好开口而已。

    两人刚出门,便听得一声清冷孤傲之音从屋内传来:“我们继续。”

    两人脚步一顿,望天感叹三秒,而后抡起风火轮往客栈之外狂奔而去,仿佛后面有狼在追,有伤风化,实在是有伤风化,三观尽毁,贞操尽碎!

    南宫锦的面色有些发沉,自己好好的形象就被百里惊鸿这么破坏了,这三人虽然不是碎嘴的人,但是这要她以后如何在兄弟们面前扬威?被看成是断袖就算了,而且刚刚那一幕,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都是她燕惊鸿不仅是断袖,而是还是被压在下头的那一个!“百里惊鸿,老子的面子都被你玩完了!”

    “有么?”跟他闹绯闻,比跟慕容千秋闹绯闻要丢面子?

    某女气得跳脚:“你知不知道我们方才那形象,就是在告诉大家,燕惊鸿不仅仅是断袖,而且还是小受!”

    百里惊鸿一怔,忽的觉得有些好笑。小受?虽是没听过这词,但也能大致理解这意思,随之,淡淡的开口:“你可以在上面。”

    “……”她要说的是这个吗?

    就在此时,丞相府的又一个下人,急急忙忙的赶来了:“丞相大人,皇上听闻您喜得小公子,所以前来贺喜,您还是赶紧回去吧,皇上已经等了半天了!”

    额?南宫锦顿时觉得自己的背后有点发沭,某人身上那冰冷的气压让她手足冰凉,这慕容断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个时候来,这不是给她添堵吗?挂着脑后那滴巨大的冷汗,转过头看着百里惊鸿:“那个,我先回去了,处理好了事情再来。”

    “你我之间的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她还欠他一个解释,为什么君临渊的儿子会成为她的干儿子。为什么她就那么狠心,一走一年不归,也不给他半点音讯,扩张势力?有必要么?还有,为什么她哪里都不去,偏偏就来了西武,还和慕容千秋传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绯闻。

    她当然知道还没有说清楚,其实以他们两人彼此之间的信任,他该是相信她的,她也相信若是自己开口,让他什么都别问,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他也定然做得到,但是她也知道,有些事情,如果不解释清楚,两人之间始终是有隔阂的。面色一敛,眉宇中尽是锋利:“我知道没有说清楚,也会给你一个交代!”

    也许是做久了丞相,独有了一种官威,也许是因着自己手中的筹码越来越大,所以底气也越来越足,所以南宫锦的眉宇之间,已经不自觉的浮现了些许霸气。

    这样的她,是他不曾见过的。傲然、自信,还怀着些俯视众生的气魄。这样的她,看起来更美了,或者说是更吸引人了,但同时,带给他的危机感也更强了。他忽然很想知道,这一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走过了什么,才会蜕变得如此之快,像是破茧而出的蝶,也像是拨开云雾的月。耀眼夺目,光芒惊人。他也想知道,一年不见,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闭上眼眸,沉吟了片刻之后,还是觉得不能让她和慕容千秋单独见面,他不在便罢了,若是在了,自然是要好好的防范着才是。“既是,要给我个交代,我便与你一起去。”

    呃……让这两人撞上,真的不会出事吗?南宫锦很是犹豫。

    “若是不愿,便罢了。”一句极为熟悉的话,从他的口中飘了出来,偏头,一副傲娇的模样。

    一条黑线划过……真是服了他了!“愿意跟便跟着吧,其实不仅仅我需要给你一个解释,我们之间有些事情,也该说清楚!”说罢,便不再管他,转身而去。是该说清楚的,特别是……她必须告诉他,南宫锦定要手刃百里傲天!

    而百里惊鸿也敏锐的感到了她语言下的一丝恨意,心下一跳,难道她没有回南岳是有别的原因?薄唇微动,不再多想,跟了上去。

    ……

    南宫锦一路上对君惊澜十分的照顾,生怕出了半分意外,一直伸着手给他挡着太阳的光芒。这一幕看得某人满身的酸气直往外冒,醋意直直的淹得风和修有一种被熏得发晕的感觉,但是南宫锦却半点都不受影响。进了丞相府,就看见了正厅的慕容断袖,抱着孩子上前:“不知皇上驾到,臣有失远迎,还请皇上恕罪!”

    慕容千秋不甚在意的笑着开口:“无妨,朕只是来道贺的。而且,燕卿与朕是何种关系,何须这般生疏!”说是道贺,很是不友善的眼神却放在小惊澜的身上。

    南宫锦在心中大骂,老子和你有啥关系,能别乱攀亲戚不?“皇上抬举了!”

    很快的,慕容千秋的眼神又放到了百里惊鸿的身上:“他是?”

    呃……“他是……他是臣的远房表亲!”

    这话一出,百里惊鸿的脸就黑了,冷冷的扫着南宫锦!慕容千秋的面上也都是不信之色,看着南宫锦,眼中含着凶光……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70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116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656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72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0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66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35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9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82评论 1 236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8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6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6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67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44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71评论 2 265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9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