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30

彩票谜案    第五章  顺藤摸瓜(一)

在林铎彩票店的VIP 室里,杨路和孙强的对话引起了马林的注意,他做出一个从口袋里掏烟的假动作,然后悄悄地打开了外套口袋里装着的微型录音笔。

把手中只抽了几口的香烟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孙强气呼呼的看着杨路说道:“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其实,在当初吴冠雄给我打电话说要合买彩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慌慌的,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就在拿着手机准备把买彩票的一千块钱往他的微信里转的时候心里还是不踏实。后来我就劝自己,吴冠雄是名震西城彩票界的‘彩神’,虽然这些年没有中过一等奖,但奖金几十万元的二等奖几乎每年都中几次,跟着他合买绝对没错。自己现在心里突然发慌,会不会是要中奖的前兆?于是便下定决心把钱达到了他的微信上。这下可好,中奖倒是真的中奖了,而且还是个一等奖,奖金七八百万元的大奖啊!可彩票却不知道哪里去了,吴冠雄也死了,花一千块钱买了个后悔。你说这是什么事儿?吴冠雄这个老家伙,不知道玩的什么花招!”

说到这里,孙强气呼呼的站起身来,然后抬腿冲着自己刚才做过的椅子狠狠的踢了几脚。

这时,一直躲在远处一边假装玩手机一边偷听孙强和杨路说话的马林赶紧站起身来走过来,一边扶起被孙强踢翻倒在地上的椅子一边看着他说道:“孙总请息怒,有什么事情慢慢说,生气多了对身体不好。您是咱们西城市著名的建筑企业家,何必为一些小事生气,惹得自己不高兴?”

说完这番话,马林走到孙强面前,拿起桌子上放着的牡丹牌香烟递到孙强面前,并满脸堆笑的亲自帮他点上火。

接过香烟,孙强翻着眼睛看坎马林,然后冷笑了两声说道:“哼哼,小兄弟,你人不大口气不小啊,小事情?如果按照股份分的话我要分一百多万,这是小事吗?我一支施工队几十个民工,辛辛苦苦一年下来能挣多少钱?一百多万啊,就这样被吴冠雄那个冤死鬼带到地狱去了,而我们这些和他合买彩票的人呢?中了个寂寞!”

说到这里,孙强转身坐回到椅子上,然后冲着马林摆摆手:“你是新员工,不知道其中的事情,忙去吧,忙去吧!”

看看孙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马林赶紧冲着他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道:“好的孙总,我就不打扰您了,您先慢慢的选号,我在旁边候着,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就是。”

说到这里,马林走回刚才坐着的地方坐了下来,一边假装玩手机一边悄悄的想着刚才孙强说过的话。

通过刚才孙强和杨路的话马林已经听明白了,吴冠雄被害前买的那注中奖的彩票并不是吴冠雄一个人买的,应该是他和孙强、杨路还有目前不知道名字的另外一个人共同和买的。对于“合买”这个词,已经买了五、六年彩票的马林不但不陌生,而且还参加微信群里几个相对聊得来的彩友的合买活动,虽然没有中奖,但还是知道了其中的奥妙和程序。

一般而言,“合买”就是几个或者多个彩友在同时看好一注彩票号码之后,共同投资买下这注号码,一旦中奖,奖金由参加合买的彩友平分。正常情况下,合买的彩票投资金额都很大,如果一个人买,经济压力会很大,风险也很高。但是,如果有几个或者多个彩友共同投资购买,从一定程度上会降低投资风险,减轻投资压力。中奖了,大家高高兴兴的分奖金,即便是不中奖也减少了损失。所以,在彩票界,相互之间关系不错的彩友合买一注比较看好的彩票号码的现象并不鲜见,而且随着彩票市场的不断成熟,这种现象越来越多,甚至有些彩票店为了扩大销售,提高营业额,经常组织和动员同一微信群里的彩友组成合买群买彩票。虽然这种由彩友自发组织的活动存在着不少问题并因此发生过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这种现象还是越来越普及。

“按照常规,每次合买彩票的时候,不管是多少人很爱,都会有一个带头的‘大哥’,而这个‘大哥’必须是在彩友当中有很强的影响力,在彩票选号方面经验丰富,并且多次中奖的人。因此,如果吴冠雄买的那注中奖的彩票是和孙强等人和买的,吴冠雄当之无愧的就是这个‘大哥’。但是,凭借着吴冠雄的经济实力和以往在购买彩票时出手阔绰的表现,他会参加合买这种只有没钱的彩友才参加的活动吗?要知道,吴冠雄被杀前买的那注中奖的彩票虽然是‘超级快乐’彩票的大复式,但金额只有四千多块钱,这些钱对于吴冠雄来讲并不是一笔太大的开资,他自己完全有能力承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要和孙强这伙人合买么?”想到这里,马林在心里对自己刚才的判断变得犹豫起来。

就在这时,一边对着电脑选号一边听孙强发牢骚的杨路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然后把身下的椅子往孙强的身边挪了挪悄声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吴冠雄,也有我们自身的原因,那就是我们太信任吴冠雄了,正是我们对他的绝对信任才出现了现在这种状况。按照咱们这一行不成文的规定,当我们把购买彩票的钱通过微信打给吴冠雄的时候,他应该把买好的彩票拍成照片发给我们看一下。但是,由于关系不错,再加上吴冠雄这个人脾气有些古怪,所以,直到当天晚上离开奖只有半个多小时的时候我才打电话问吴冠雄彩票的事情,但吴冠雄告诉我的却是,整个下午他都在开会,彩票他是让别人帮他买的,到现在他还没有拿到彩票呢!但是在电话里他告诉我让我放心,帮他买彩票的是他的手下,绝对信得过也不会出任何问题。可最后呢?唉。。。。。。”

“是啊,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看着杨路长吁短叹的样子,孙强苦笑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这个吴冠雄也是,既然他没有时间去买彩票,那就把号码给我们,让我们来彩票店买彩票不就行了?为什么偏偏让他手下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去干这件事?他这样做还是对我们缺乏信任。他现在是死了,即便是还活着,我业务再不会跟他合买了,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说到这里,孙强突然停下话题,把身子的椅子往杨路身边挪了挪,然后悄声说道:“老杨,我觉得吴冠雄的那个手下,就是帮吴冠雄买彩票的那个姓崔的小子绝对有问题,搞不好彩票出问题甚至吴冠雄被杀这件事就是那小子干的!”

“哦,你有证据吗?”听完孙强的话,杨路看了马林。见他若无其事的在玩着手机,根本没有关心他们两个的聊天,然后才看着孙强着急的问道。

“当天晚上快十一点钟的时候,我正准备睡觉,突然接到了吴冠雄打来的电话,指导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共同合买的那注彩票中了一等奖,同时知道了帮他买彩票的人叫崔磊,是他的手下。”看看杨路,孙强也压低嗓门说道:“在电话里吴冠雄告诉我,由于开了一下午的会而且这个会相当重要,他没有时间去彩票店买彩票,所以就把研究好的号码交给了他的手下崔磊,让他到彩票店帮着自己买的彩票。这件事他已经与彩票店里的老板联系过了,林铎告诉他,崔磊是在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去彩票店买的彩票。但是,当他开完会回到家,发现买的那注彩票中了一等奖之后给崔磊打电话时,崔磊的手机却莫名其妙的关机了。为此他很着急,正在通过各种渠道找崔磊。因为知道和吴冠雄合买的彩票中了大奖,我激动地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也没有为吴冠雄在电话里跟我说得崔磊的事情而担心。崔磊是吴冠雄的手下,对于吴冠雄交代的事情绝不会粗心大意,至于关机,可能是手机没电或者是其他原因。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起床,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赶到市财政局,想着和吴冠雄一起去市彩票中心兑奖。但看到的是停在财政局楼下的好几辆警车,听到的吴冠雄被杀的消息。因此,我怀疑。。。。。。”

“你怀疑是吴冠雄的这个手下崔磊在帮着吴冠雄买了彩票,之后发现那注号码中了一等奖。面对七百多万元人民币的巨额奖金,这个崔磊见财起意,企图独吞,后来被吴冠雄发现两个人并因此发生争执,崔磊便痛下杀手杀了吴冠雄?”不等孙强把话说完,杨路便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接着他的话题说道。

看看杨路,孙强点点头并冲着杨路竖了竖大拇指。

“但是,即便是你的怀疑是对的又能怎么样?吴冠雄死了,崔磊拒不承认是他帮着吴冠雄买的彩票从而导致中奖彩票至今下落不明,面对这种情况,你我两个平头百姓能干什么?”看着孙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杨路摇摇头,然后接着说道:“算了吧,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再好好选号,通过咱们自己的努力拿个一等奖!”

“不行,眼看着一百多万块钱就这么没有了,我孙强能死心吗?这个哑巴亏我是不会吃的!”杨路的话刚一落地,孙强便啪的一声拍了一下面前的电脑桌,然后气呼呼的说道。

“不行你能怎么样?到地狱找吴冠雄说理去?”看看孙强,杨路笑着说道。

“我去不了地狱,也不想下地狱找吴冠雄,但是我能找到崔磊!”看看杨路,孙强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想过了,我们两个到公安局报案,把与吴冠雄合买彩票的事情以及对崔磊的怀疑全部告诉公安局。现在公安机关正在全力侦办吴冠雄被杀的案件,对于我们反映的情况一定会高度重视。一旦他们破获了案件,发现真的是崔磊贪污了我们的彩票,我们就会依法拿回彩票,到彩票中心兑奖,要回属于我们的巨额奖金,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孙强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

“到公安机关报案?能行吗?如果公安局的人把我们抓了怎么办?”看着孙强仰天大笑的样子,杨路有些担心的问道。

“抓我们?公安局为什么抓我们?”听了杨路的话,正在哈哈大笑的孙强停下笑声,然后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彩票是国家公开发行的,买彩票是合法的,我们和吴冠雄和买彩票是一种受法律保护的商业行为,公安局为什么抓我们?恰恰相反,我觉得公安局不但不会抓我们,而且还会表扬我们,毕竟是我们提供的线索帮他们抓住了杀害吴冠雄的真正凶手,让他们破了案。”

听完孙强的话,杨路低着头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孙强说道:“老孙,我们还有一件事情可能忽略了,这个问题搞不清楚,我们不能去公安机关报案。”

“啊?什么事情?”听杨路这么说,孙强赶紧坐在椅子上,一脸着急的看着他问道。

“吴冠雄跟我说合买彩票的时候同时告诉我,这次合买一共四个人,一个是他吴冠雄,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另外一个人的微信昵称叫做小麻雀,是一个特别有实力、值得信任的彩友,但这个人的真实姓名吴冠雄并没有告诉我。”说到这里,杨路停下话题,然后把身子往孙强面前凑了凑接着说道:“在没有落实这个和我们一起合买彩票的人姓之名谁、什么状况的情况下,我们贸然去公安局报案是不是有些太过着急。同时我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杀害吴冠雄并抢走彩票的人不是那个崔磊,而是这个‘小麻雀’怎么办?”

听完阳路的话,孙强低着头思忖片刻,然后突然抬起头冲着马林招招手:“小马,你过来一下!”

听到孙强喊自己的名字,正在聚精会神的偷听孙强和杨路说并暗自琢磨他们所说的那个“小麻雀”是什么人的马林赶紧站起身来,走到孙强身边问道:“孙总,您请吩咐!”

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马林,孙强问道:“你是彩票店的员工,和这么多彩友打交道,听没听说过一个微信昵称叫‘小麻雀’的彩友?”

冲着孙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马林轻轻的摇摇头:“孙总,我是今天才到彩票店上班的新员工,对所有的彩友都不熟悉,所以,不好意思,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小麻雀’是何方神圣。”

“你们不知道啊?我知道呀!”正在这时,VIP室的门开了,一位和孙强年龄差不多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看着孙强、杨路和马林说道。

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中年人,包括马林在内的所有人同时一惊,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彩票谜案 第四章 悬不能决(九) 和乔亚一直聊到下午的五点多钟,彩票店才慢慢的躲了起来。于是,马林和乔亚两个人停下...
    孤独终老阅读 54评论 0 0
  • 彩票谜案件 第三章 剥茧抽丝(十) 马林一张嘴说话,参加会议的全体民警便马上把所有的目光全部盯在这个叫不上名字的新...
    孤独终老阅读 57评论 0 0
  • 彩票谜案 第三章 剥茧抽丝(十一) “小马,你等一会儿。”就在马林准备发言的时候,乔磊突然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然后...
    孤独终老阅读 106评论 0 0
  • 彩票谜案 第四章 悬不能决(三) 林铎走后,马林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把林铎刚才说过的话重新捋了一遍,然后把自己内心...
    孤独终老阅读 64评论 0 0
  • 彩票谜案件 第三章 剥茧抽丝(十三) 见马林犹犹豫豫的看着自己,乔磊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头,然后看着他问道:“小马,...
    孤独终老阅读 86评论 0 0
  • Substrate的transaction-payment模块分析 transaction-payment模块提供...
    建怀阅读 6,058评论 0 4
  • 16宿命:用概率思维提高你的胜算 以前的我是风险厌恶者,不喜欢去冒险,但是人生放弃了冒险,也就放弃了无数的可能。 ...
    yichen大刀阅读 3,922评论 0 3
  • 公元:2019年11月28日19时42分农历:二零一九年 十一月 初三日 戌时干支:己亥乙亥己巳甲戌当月节气:立冬...
    石放阅读 5,167评论 0 2
  • 今天上午陪老妈看病,下午健身房跑步,晚上想想今天还没有断舍离,马上做,衣架和旁边的的布衣架,一看乱乱,又想想自己是...
    影子3623253阅读 1,919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