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幸福来敲门梗概拓展

阳光温暖的照耀着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每个人。它伴随着形形色色的叫卖声、乐器声、汽车声和脚步声也伴随着这些人各自的人生。

在送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男人正在和孩子讨论有关‘生日礼物’的事情,是的,每个男人都应该送自己的儿子生日礼物,他也不例外。可他右手提着的那个沉甸甸的白色方铁盒子告诉他他必须把这东西卖掉才有钱给儿子买礼物,当然他也想用这笔钱给儿子换一所幼儿园他已经受够了这家连happiness都写不对墙上却准确的写着FUCK的私立幼儿园,所以他今天必须卖掉这个大家伙。在遇到一个把他手里的骨质仪当作时光机的疯老头后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的推销还是被拒绝了。克里斯无奈去找妻子让他帮忙去接孩子,他很不想去每次都因为这个吵架,其实吵架的原因远不止孩子还有税务单和没卖出去的骨质仪。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克里斯早早就出门去推销他的骨质仪去了却在一栋大楼前看见一个开着豪车的年轻人,这个人神采奕奕、光鲜亮丽和克里斯的‘倒霉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询问后他知道了他是一位股票经纪人,他本不抱希望但听到‘精通数学’后他开始奢求这种高人一等的幸福。他脑子里总也忘不掉那种感觉便想趁着推销的空隙去应聘即使被妻子嘲讽他也还是去了,他要追求幸福。

  到公司门口后他看到了招聘启示可是正正规规的去应聘他不可能还带着这个笨重的大家伙——这个骨质仪。于是他决定博一把,他把骨质仪拜托给了街边一个卖唱的嘻皮女生为此还给了他一笔保管费,可当他在人事经理身后的玻璃窗后看到那个提着他骨质仪逃跑的女生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傻透了,他不仅没把它卖出去,还弄丢了。更糟糕的是儿子幼儿园的教育让他实在无法忍受下去了,他必须取得面试机会,赢得比赛成为这家公司的员工。

他用了自己满满的热情和微笑也没能取得一个和人事主管说上话的机会,可他却意外在公司门口碰见了那个嬉皮小偷,并夺回了骨质仪。但显然妻子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儿,他追回来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在这种工作的劳累、债务的压力和看不到前途的未来里琳达渐渐走向崩溃他们开始了无尽的争吵。

    阳光挥洒的下午一个男人步履匆忙的从大厦出来,他身着黑色西装,打一条红色领带,领带垂落胸前在肚子处被高高翘起手里还拿着一个棕色的公文包。他盯着路边的出租车一边招手一边小跑过去生怕被其他乘客抢先,因此,很明显的他没有看到在一旁等候的克里斯。“托斯特尔先生”克里斯眼见男人就要钻进出租车跑掉他不得不喊出他的名字,他甚至还忍不住出手拉了他一把。

在克里斯简短的说明来意后男人表示行程紧迫没时间给他空余的五分钟,看着坐在车上的男人克里斯明白他如果不做些什么可能就再没有机会了于是他也钻进了车里并表示只是想顺路搭一程。上车后因为两人并不熟悉因此气氛显得很尴尬,但克里斯无意间瞟见了男人手里的魔方,他也有一个魔方所以她知道机会来了。他向男人展示了自己对魔方的熟练还有对数学的自信,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最后男人下了车却没有给车费,克里斯看着高昂的车费,逃了,并且再一次弄丢了骨质仪,在这个糟糕的雨天他一起弄丢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儿子。

在已经人去楼空的家里他想起了独立宣言里对追求幸福的描述,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的继续思索,‘琳达,一定是琳达’他飞快的接起电话,一个男声,不是他离去的妻子。打电话来的是托斯特尔先生,他给了他面试的机会,但此刻他却不怎么笑的起来。因为没找到纸笔在去便利店记下数字的时候他碰到了那个欠他14块钱的‘朋友’但这对他的生活并没有什么用,韦恩不还他钱,琳达也不回来。

他可以失去妻子但不能失去儿子,再和妻子谈判后他从幼儿园接回了孩子,他必须和他在一起。晚上他例外的给儿子煎了牛排,他想证明即使儿子没有母亲跟着自己也是绝对不会受苦的,可这顿丰盛的晚餐还没开始就被房东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知道是房东,因为在他不交房租的日子里房东老头每次来催缴都是这样用力且粗鲁的敲门。为了不影响孩子吃饭的心情他匆忙答应房东明天粉刷墙壁来作为延缴房租的交换。

他粉刷着墙也粉刷着自己的心,他想重新开始但幸福没有这么容易,警察来了并因为他没有足够的钱来交违停罚金而把他关了一晚上顺带没收了他银行里所有的钱,他没办法只得再一次求助前妻去照顾儿子。从警察局出来时已经快赶不上面试了他看了看自己滴着油漆印的工装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不过好在克里斯的幽默帮他加了不少分让他顺利的通过了面试。

  面试结束后他从妻子那里接回了儿子,克里斯最后一次和妻子谈了谈,然后他知道他们之间是真的结束了。克里斯看着熟睡的儿子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他想留住妻子的,他还爱她。当然克里斯也不希望儿子失去母亲,可他没有资格挽留,他给不了琳达想要的幸福。

  接受培训意味着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克里斯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没有收入就得缩减开支。他带着儿子搬到了汽车旅馆,这里虽然没有家的感觉但也算是个不错的落脚处。为了补偿儿子克里斯带他去了篮球场,儿子热爱篮球,这让他很欣慰,毕竟这也算是他对儿子的精神补偿。

儿子来到这儿很开心一边投球一边口出豪言日后一定要当篮球明星。克里斯看着欢悦的儿子心情很复杂的脱口而出“你其他方面还可以,但,篮球不咋滴!”儿子十分落寞的收起篮球准备回家,克里斯看着儿子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对敏感的孩子说这种话于是拉过儿子认真的对他说“如果你有梦想,那么就去捍卫他,没有人能对你说不”这是对儿子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克里斯的生活仍旧忙碌,实习、推销骨质仪、接送孩子,他甚至比以前更忙,但他必须这样做,他在追赶幸福。但是追赶幸福的路途并不平坦,在第一天准备开始录用笔试期间他就因为追赶他丢掉的那台骨质仪而被车撞到,这让他不得不只穿了一只鞋就狼狈的参加考试。往后的实习更是无法言表,他干脆成了办公室经理的跑腿的,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成为这批人中的佼佼者,他必须出人头地。只要有机会他就一定会抓住,在跟瑞本先生通了电话之后他觉得他的机会来了,他立刻赶往瑞本先生的办公室赴约可还是迟了一步,即使这样他还是想最后一搏。周末他带了儿子去拜访瑞本先生,可机会出现了,他和瑞本先生一起去看了橄榄球,还成了朋友,更重要的是他通过瑞本先生认识到了更多重要客户。

日子仍在继续,克里斯每天都非常用功的学习办公室经理发给他们的“圣经”,他必须努力,没有退路。事实上比没有退路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银行没收了他所有的钱,这意味着他可能连旅馆都住不起了。身无分文的他本想找欠他14块钱的朋友还钱,但事实上如果你一文不名那么也就没有朋友。他以为自己已经被逼到绝路了,但是在公园里克里斯却意外地看到了那个流浪汉提着自己的骨质仪,他夺回了骨质仪,至少绝处逢生了。他忐忑的拿着夺回来的骨质仪去推销,是的他很忐忑,这就是他唯一的干粮钱了。可意外总是在发生,骨质仪发生了故障,医生虽然答应他如果修好骨质仪就会买,可是他却很绝望,在修好的这段时间里儿子该怎办?

回到家后他发现自己所有的行李都被房东丢出来了,克里斯无奈的坐在地铁口的椅子上,这时的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爸爸,这是时光机吗?”儿子的问题让他看到儿子脸上的童真,他可以绝望,但因为儿子,他不可以。他假装和儿子玩儿游戏在洗手间里把儿子哄睡着了,半夜里有人来上厕所因为打不开门粗鲁的踢打着门发出巨大的响声,克里斯捂着儿子的耳朵第一次哭了,他感到前途一片黑暗,他渴望幸福但幸福从未降临。

再次陷入绝望的克里斯找到了收容所,儿子不能居无定所。但收容所也不是这么好进的,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抢占位置。他还要接送儿子,还要上班,还要在夜里就着走廊里的灯修骨质仪和看书学习,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精打细算。

匆忙是很容易出错的,在下班接到儿子后赶公交的时候因为跑的太快克里斯弄掉了儿子最心爱的美国队长,他看着儿子的眼泪却不得不吼着拉着让他快点赶上公交车心里万分愧疚,他是对不起儿子的,因此他必须更加努力通过考试成为正式员工。

克里斯追赶着每一分钟以获得收容所施舍的一处容身之地,在收容所里唱诗班大声唱着生活的不易也歌唱着必定要战胜困难的决心,台下那些被歌声击中心灵的人们跟随着这股力量一起歌唱一起流泪。克里斯也是其中一员,他抱着儿子泪流满面,这是长久以来的第二次流泪。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更容易哭了,这不是说明他脆弱,他不会放弃追求幸福但生活中总有那么些瞬间眼泪会流出来。临进考试克里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学习的机会,吃饭的空隙也是时间,知识和米饭一起进入身体。

长久以来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克里斯快速的写完了卷子第二个交卷。在电梯里他遇到了第一个交卷的人,一个梳着油头穿着体面的西服的白种人,关键是他非常自信。白人先和克里斯答话,他们随意的聊着,看着白人因为忽略了背后的一道论述题而匆忙的跑出电梯克里斯的感觉很奇怪,他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为白人惋惜,因为他知道所有参加考试的人都付出了长久的努力。

在楼下克里斯遇见了橄榄球赛上认识的潜在客户,愉快的交谈后两人互留了名片。正准备走的克里斯被上司叫住了并借走了五块钱要知道他口袋里并有几个五块钱,克里斯知道被上司借特别是这么小的钱很有可能就有去无回了,看着干瘪的钱包克里斯脑袋一阵空白……

错过了时间没能进收容所的克里斯带儿子去吃了快餐,儿子看着旁边桌上的欢乐家庭也露着幸福的笑,他是这么容易感到幸福,克里斯绝不会让儿子受苦,他选择了卖血。他拿卖血的钱买了灯泡修好了骨质仪,并成功卖掉。那些这段时间的第一笔巨款克里斯去酒店开了间房,好好的洗了个好澡睡了个好觉,这是在收容所里这么些天来他最想做的事情。

克里斯在忐忑的结束了最后一天实习后顺利通过面谈成了唯一一个留下来的人,没有人能了解他此时的心情,就算他站在人群里大喊,也没有人能对他苦难后成功的感觉感同身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