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博士:源远流长的火锅史,是重庆人的命根子

明天一早出发回兰州,老朋友强子从外地赶来,顺道和我在重庆见了一面。强子是个怀旧的主儿,吃饭地点定在白乐天,惠子推荐的,据说是重庆第一家火锅店。

我倒是不曾去过的,以前有朋友来,都是约在南山枇杷园。味道且不说怎样,环境那是没话说。整个枇杷园依山而建,沿石板梯往上,每层处都安有火锅。山头建有亭台楼阁,枇杷树掩映,别有风味。外地朋友来,口口称赞,说在山头吃火锅还是头一遭,甚是新奇。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全然不顾周围密集的人群和车辆。

要是到了傍晚,整个山头灯火通明,沿山的红灯笼,树上挂着的彩灯把黑夜都点亮了,既是装饰,又是喜庆,好一番壮观景象。平时吃火锅多是路边大排档,三五个人围坐一圈儿。红汤辣椒锅里翻滚,划拳喝啤酒,汗流浃背,吃得正起劲时便脱掉上衣赤膊上阵。充盈在大街小巷间的牛油香,已然成为了重庆生活的一角缩影。

不过强子大概是不喜欢的,我和惠子到了白乐天,强子还没到。白乐天的门面很是讲究,有古色古香的味儿,门外敲锣打鼓声,屋内木头八仙桌,大厅搭台子唱戏。墙上写满了码头文化和白乐天的历史,服务人员穿着民国时期的大褂子,偶有客人要加菜加水,就高声用重庆话喊一嗓子。顿时有种喧嚣震天、高朋满座的热闹架势。

白乐天吃的是九宫格火锅,我们有幸坐到全场唯一一张高台,比别人的桌子要高出一倍。刚坐下强子也到了。强子一进来就开始爽朗的笑,看来这地方是选对了。强子是个地道的重庆人,这两年在外地做生意,隔三差五总会回来一次,重庆比我熟,吃火锅吃辣比我在行。麻辣各几分,产地都能一一说出。什么历史文化背景更是不在话下。

我吃过的火锅不在少数,若是有人追问重庆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吃火锅的?最老的火锅店诞生在哪里?我还真答不出,惠子也答不出。但是这些强子都知道。

强子说,重庆火锅的历史,还要追溯到清末民初,那时候牛贩子多从川黔水路运牛羊来渝,并赶至江边宰房街宰杀,内脏都是弃之不用的,也称“水八块”。南纪门江边一带的水手、纤夫捡回“水八块”,在江边用石头支起鼎罐,放入洗净的“水八块”,肉菜煮一锅,加上简单的花椒,辣椒盐这些调料。且烫且吃,肉菜煮一锅,吃得热烙笑和。久而久之就成了重庆最早的麻辣毛肚火锅。

这种廉价实惠的火锅深受码头纤夫人的喜爱,逐渐在街头饮食摊流行起来。挑夫们在担头置一泥炉,炉上置分格的大铁盆。卖劳力的朋友各自认定一格,吃若干块,算若干钱,经济划算。

关于重庆最早的火锅店的几种说法,“一四一”、“桥头”等火锅店则诞生于抗战时期,唯独1921年诞生于较场坝的“白乐天”有据可考。

直到民国十年,也就是1921年,重庆城内有了第一家火锅,就是白乐天,地点在较场坝,也就是今天的较场口。这是有文献明确记载的重庆第一家火锅。关于重庆最早火锅店到底出自何处,还有不少人争议。

“一四一”、“桥头”等火锅店则诞生于抗战时期,但唯独1921年诞生于较场坝的“白乐天”有据可考。

恢复重建后的白乐天,还原了当年白乐天的一砖一瓦一盛景。红泥小火炉搁置在一张八仙大桌子上,同时炉子上架一口大铁锅,人们用两条长凳叠起坐。板凳子矮了,便再加上一个,高高地坐着,女人们更是露出了一截雪白的大腿。

强子说到这里,端起一杯茶水往嘴里灌去。我和惠子听得认真。

出门时,早已是深夜了。回头望了下白乐天硕大的招牌,重庆火锅从草根饮食到如今的标志性品牌,多少年风雨的历程,着实不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