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番外篇之忘羡甜向小日常(四十)

有了先前景仪抓了魏无羡袖子而被罚去倒着抄家规的经验,蓝氏小辈见了魏无羡虽然亲的很,但却不敢往他身上碰一下。

毕竟醋坛子含光君可是万万惹不得的。

有一回带着小辈们出去夜猎,魏无羡骑着小苹果,蓝忘机轻车熟路地牵着,好一幅甜甜的画面。

但是对于蓝氏小辈们来说可就不是了,往日没有含光君同行的时候,他们一路和魏前辈有说有笑,奈何含光君在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正走着,前面穿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魏无羡嘴里叼着根草,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蓝湛你可得保护我,我现在可是弱者。”

景仪一脸嫌弃的样子:“说的好像当日在金陵台一袖子挥死两个人的不是你一样。”

当然他只能在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可就麻烦大了。

蓝忘机却是很受用,轻轻“嗯”了一声,几人也没停,依旧往前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魏无羡摸了摸小苹果的头:“老伙计,一边待会去,干活咯!”

从驴身上跳下来,走到思追身旁:“思追,来说说,听声音能断定这东西是啥不?”

思追摇摇头,魏无羡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拍拍思追的肩膀,谁知道思追闪的比谁都快:“魏前辈,我可没有景仪的臂力。”

思追说的一本正经,一旁的小辈们却尽力憋着笑,蓝忘机淡淡地扫了一眼,思追闪的更远了。

魏无羡一只手停在半空,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刚好蓝忘机走过来了,魏无羡的手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蓝忘机头上。

数道目光聚集过来等着看含光君的反应,谁知蓝忘机只淡淡地说了句:“别闹!”

可这大型撒糖现场却被一个乱入的红衣男子打破“这什么破地儿?怎么还有一群披麻戴孝的人?”

小辈们的心脏大呼接受不了,刚被魏前辈和含光君明里暗里撒完糖,又来个“红衣怪”一出场就说自己是披麻戴孝,魏无羡噗地一声笑出来:“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当初我也觉得他们家这抹额活像是有孝在身。”

蓝忘机轻咳一声,魏无羡心知一时口快说错了话,默默走了过去。

蓝忘机警惕地问:“敢问阁下是谁?”

那红衣公子本来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被一群人围着心里瞬时不快。

轻轻一挥,修为比较低的一些弟子纷纷后退数步,魏无羡摸出腰间挂着的陈情,挡在前面,忘机琴音铮铮作响。

“阁下何必一来就动怒?跟一群小孩子过不去?”

走近了才细细瞧了眼眼前之人,红衣胜枫,肤白若雪,眉间透着一股狂情野气,腰里别着一把弯刀。

腕间一个银护腕精致不失华丽,却冰冷如铁。

魏无羡心下一惊,蓝忘机的琴音已经想起来了,红衣少年一阵头疼。

魏无羡忘了蓝忘机一眼:“蓝湛,你先停下,不是敌人。”

蓝忘机心中有疑,却已经从树上落了下来,收好忘机琴。

思追忙着检查刚被打出去的弟子,见他们无恙,才与景仪挡在前面,一脸警惕。

红衣少年邪邪一笑:“魏婴,两年未见,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魏无羡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蓝忘机则是一脸的不明所以,他并不记得这两年魏无羡被谁救过。

一众小辈更是一头雾水,景仪忍不住问了一句:“魏前辈,自从你回来,大多时间都与含光君在一起,怎的这人对你还有救命之恩?”

蓝忘机同样投来目光,魏无羡又笑了笑:“这个嘛,额,说来话长,不过这人你们确实不知。把剑收了吧,他不是敌人。”

虽然不知这红衣公子的身份,但现在已经确定了对方不是坏人,便也放下了警惕,纷纷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东问西,还有人看着那位公子腰间的弯刀稀奇,伸手去碰,却被魏无羡一笛子打了回去:“别乱碰,这人危险着呢!”

那名弟子立马缩回了手。

红衣公子开口道:“这东西你们这魏前辈都碰不得,谁要是碰了,丢了命,我可不负责。”

这下也没人问了,全都禁了声,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似是等他开口说。

魏无羡也理的差不多了,缓缓地说:“这人叫花城,是一只鬼,何方人氏师承何人我不知,多大年龄我也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我更不知。”

这画风,怎的有点像聂怀桑?

只是众人也没敢说,毕竟人家也是一宗之主。

蓝忘机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是你乱葬岗被反噬后遇到的?”

这样一来,好像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嗯,当年我被围剿,当然我不是怪谁,我早就知道我修鬼道总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这一天来的有些早罢了!我用尽力气毁了阴虎符,怨气大增,我管不住,它们便反了。”

又提起这段往事,魏无羡心里难免有些沉重。

毕竟十几年过去了,虽说不怨,但心里难免在意,毕竟没有谁真的是什么事、什么伤都不在意。

“后来的事想必你们都知道,我遭万鬼反噬,但好在灵魂并未被撕裂,只是受损严重。昏昏沉沉的不知道飘了多久,好像飘过一条很热闹的街,有人有鬼,再后来,我醒来时感觉在一个华丽的大屋子里,四周轻飘飘的,是不是传来女子嬉笑的声音,听上去软绵绵的……”

正说着,感觉周身一冷,魏无羡这才发现蓝忘机瞪他,咳了两声掩饰尴尬。

“咳咳,说的有点细了,然后我就见到了他,这就是我旁边的这只鬼,看上去同我一般年龄,却邪气地很,所有的鬼都怕他。但他对我没什么敌意,呆了一段日子便和他混熟了。但他们那里的东西实在难吃,我就自己下厨做了。”

“你那能叫吃的?”

花城忍不住开口了,“呃,魏某人喜辣!”

魏无羡理直气壮:“然后,我就在他那里待了些年,有一天正在睡觉,被莫玄羽给召回来了。再之后你们就都知道了。”

一群小辈听得好稀奇,“竟有这般神奇的事情。”

景仪不禁感叹,蓝忘机脸上却很沉重,半响才对着花城行了个礼: “多谢!”

花城被这突如其来的礼搞的怪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说:“无妨无妨,他走了我才清静,我那鬼市都不知道被他闹成什么样了。”

魏无羡听了,凑到蓝忘机身边:“蓝湛,我真的很闹么?你会不会也觉得我走了才清静。”

蓝忘机回头,一脸认真地说:“稚子之心,珍之重之。”


本文已在微信公众号 小懒猫儿的窝  更完,感兴趣的可以过去看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