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醒梦(1)

96
落雪非花
2017.11.25 23:33* 字数 367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落雪非花

目录


一九八八年的夏天,于夏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乡镇。她还有一个大三岁的姐姐,出生在冬天,取名叫于冬。于夏常在她爸妈面前叫嚷,这名字取得也太随便了,该算好日子,再生俩,那样“春夏秋冬”就齐全了。

那时,于爸和于妈在镇上经营着一家批发干杂的小店。生下于冬后,因为于爸想要儿女双全凑个“好”,总劝说于妈再生一个,这才有了于夏。

于妈怀上于夏后,妊娠反应十分强烈,和当初怀于冬时完全不同。还正赶上全国实行计划生育最严的年份,各个乡镇查得分外严实,一有风声就得东躲西藏。用于妈的话讲,于夏纯属是来讨债的。

那时候是物资匮乏的年月,又正好处在计划生育的风口浪尖上。于妈是吃不好也睡不好,整日里提心吊胆,生怕被人发现自己怀了二胎。

那段日子里,时不时的就会听闻有人被拉去打了胎,情景被描述的还十分凄惨。于妈听到邻里讲的这些后,为了保胎,干脆躲到了娘家,整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于夏是在她外婆家岀生的。大概是因为营养不良,心理压力大,于妈怀着她到八个多月时,早产了。于夏出生时才四斤二两,于妈在后来常说,当时还以为她养不活。

刚生下于夏时,她外婆向站在卧室门口,满脸期待的于爸喊了一句:“是女儿哦。”

当时,于爸靠在门边,眼睛里的激动急转直下,他伸着脑袋瞅了瞅正躺在床上小手乱舞的于夏,失望之情溢于言表,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哦,怎么是女儿?”

有了于夏后,于爸和于妈既要经营干杂店的生意,又要照顾两个孩子,实在有些吃力。

于是,两个人经过商量,决定等于夏断奶后,便把她送到于妈娘家,由她外婆帮忙照看一下。

后来,八个月大的于夏在外婆家一直待到三岁多,等到于冬去上了幼儿园。于爸和于妈才将她接回家看管。

于夏五岁时,有次看到于妈在做豆花,便吵着要吃。于妈让她耐心的等一会儿,等弄好就盛一碗给她。

于夏一听要等一会儿才能吃,不干了,又哭又闹,非得要马上吃,怎么安抚都不行。

后来,吵得于爸火冒三丈,拉住她,“啪啪啪”地打在她的屁股上,然后厉声吓唬她不许再哭。

没想到,于夏还是不住声,一直哭闹到于妈弄好一锅豆花,盛了一碗给她,才慢慢停止哭闹。

这件事后,于妈时常说,从小看大,于夏长大了肯定是个急性子,那脾气就如犟牛似的那么倔,还不会服软。

于夏七岁时去外婆家玩,看到舅舅叼着香烟吞云吐雾,顿觉好奇,也想尝尝味道。

趁着大人们不注意,于夏悄悄捡起舅舅扔到地上的烟蒂,跑到院门外的角落里,学着他的模样含在嘴里吸起来。

猛吸一口后,那滋味又苦又辣,呛得于夏咳嗽不止,泪花儿长流。于夏不明白这么难吸的东西,舅舅竟然还总爱叼在嘴里,做出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

她看了看手里那截还闪着火星子的烟蒂,一生气,随手将它扔在了旁边的干草垛里。

那段时间,天干物燥,草垛很快便燃烧了起来,只一会儿功夫,就已成熊熊大火之势。

于夏吓得呆立在院门口,眼睁睁的看着火势蔓延开去。

最后,屋子里的于夏外公、外婆、舅舅、小姨发现着火时,院门都已被烧了大半。再晚一些,正房都得烧着了。

大火好不容易才被大人们给扑灭,大家这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吓得傻呆呆的于夏,回神疑惑这火究竟是怎么烧起来的?

询问于夏时,她倒是没有撒谎,说自己丢了一根烟蒂进去。

大人们面面相觑,而后严厉的批评了于夏,告诉了她后果的严重性。

得知此事的于爸,痛打了于夏一顿。然后又请人将丈母娘家的院门补修了一番。

于爸感叹,于夏简直就不像个女孩子。

小时候的于夏真是比较调皮,活脱脱是个假小子,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于妈总说于夏叛逆期比同龄人来得早,走得晚。恍惚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于夏犯错闯祸的次数明显呈上升趋势,于妈气急了就说:“早知道就不生你了!气得人够呛!就不能向你姐学学!”

于夏瞪着眼回道:“又不是我让您生的!”

于夏的姐姐和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于冬性格温顺,成绩优秀,从没让父母操过心。于冬就像大人们所期望的那种乖孩子一样,努力的学习,平静的生活着。

于夏和于冬一动一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于夏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让她向于冬好好学习。这样的话听得多了,于夏很不耐烦,时常反驳说,姐姐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成绩好嘛!有什么了不起?!

于冬听到于夏这么说,也只是摇摇头,笑而不语。于夏在一旁满脸疑惑,说自己这么说她,她居然都不知道生气。

在于夏心里,她不喜欢姐姐温吞的性格,觉得她像个小大人,太无趣太没劲。

于夏十一岁时,和邻居的儿子因为抢弹珠打架,她愣是将那个十二岁的男孩打趴在了地上直哭。

被邻居告状后,于爸气得随手抓了根竹条向她挥来,嘴里骂道:“你个龟儿子!简真不听话!就不晓得让人省点心!”

小指粗的竹条在于爸的手中快速地挥起落下,一道道红印立现在于夏白皙的小腿上,她不叫疼,也不哭,只是大声嚷嚷着:“骂我是龟儿子,那您就是龟老子!”

这下,气得于爸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最后他阴沉着脸,扔掉了竹条。因为这一句,于夏的这顿打提早结束了。

初三时,学校组织野炊,于夏趁机领着几个要好的同学,准备在荒山野岭过夜,美其名曰要体验野外生活。

天黑时,有两个同学的家长找到学校要人,住在学校宿舍的班主任才知道,有好几个学生野炊之后没有归家。左思右想之后,便带着到校的家长们寻到了办野炊的大山上。而后,班主任揪住了岀主意的于夏,让她写检讨,请家长。

那次是于妈去的学校,挨了老师好一顿批。回家之后,于夏被罚跪在柴棍上不许吃晚饭。

于夏很不服气,说自己不过就是想体验一下野外生活而已,大人们既然搞岀这么大动静,真是小题大作。

于妈听了这话,气了半天,提起笤帚就给于夏扔了过去。笤帚从于夏的脸上弹落到了她的膝盖边,然后安静的躺在那里,仿佛也在数落着她的不是。于夏捂着被笤帚擦伤的脸颊,只是瞪着双眼表示不服气,却并没有再说话。

于妈看着她那样,无奈的说了句:“这么倔,真不知道你是随了谁?得亏你爸去进货了,不然你又得讨一顿好打!”

“反正不随我!不是随您,就是随我爸!不就是因为我不是男孩嘛!”于夏撇着嘴嘟哝着。

“这是没岀事儿,如果在那荒山野岭的岀点什么事儿,看你怎么办?怎么给人家爸妈交待?”于妈缓和了一些语气,试着给于夏讲讲道理。

听了这些话的于夏,不以为然地答道:“那都是她们自己愿意待在那儿的,我又没逼着谁,这会儿全怪我了!您要是见了商量着在那儿过夜时,她们那兴奋样儿,我保证您不会再骂我了!”

于妈摆了摆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勒令于夏跪在柴棍上好好反省,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什么时候才能起身。

最后,于夏在柴棍上跪到打瞌睡,也没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坐在旁边的于妈实在没法了,只得让于夏洗漱睡觉。

这样类似的事情,于夏从小到大干过不少,挨了不少骂,找了不少打。可于夏依然如故,不曾朝着大人们希冀的方向改变分毫。

假期里去外婆家玩耍调皮时,偶尔,外婆会瞅着于夏,笑着弹弹她的额头,说于夏就该是个男孩,定是投错了胎。

每次外婆这样说时,于夏就哈哈大笑,好似没心没肺的说:“那就如了爸的愿了,皆大欢喜,多好!真是怪可惜的。”

其实,于夏也不知道自己是真乐还是假乐。自从得知爸爸是想要个儿子后,于夏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得劲儿。好像为爸妈总怪自己不听话,找到了原因,那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不是个男孩。

于夏记得自己在小学四年级暑假时,为了爬树掏鸟窝,摔伤了左手。

那天,刚听闻于夏摔伤时,于爸不住地骂她活该,真是太顽皮了。

那次,鲜少哭泣的于夏疼得“哇哇”直哭,一边哭一边埋怨的朝着于爸大喊:“都摔了,您还骂我!”

“那你还想我夸你几句啊?一天到晚尽会找麻烦!”于爸气呼呼的回道。

于夏听爸爸这样说,哭得更加大声了。于爸见状,随手从地上捡起根小树枝拿在手里,喝斥于夏闭嘴,再吵闹就挨打。

坐在地上的于夏却毫不示弱,倔强的嚎啕大哭起来。于爸用手里的树枝打了她好几下,她也不认错,也不停止哭闹。

于爸扔掉树枝,皱着眉头,瞪着双眼数落着于夏:“就该不管你!真是气死人了!从小到大就只晓得闯祸,你自己想想,捣乱打架的事,你干得还少?学习成绩又差,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有什么用?你也不小了,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吗?教你,你还比谁都凶,我看你就是来讨债的,就不该生你!”

于妈看着哭闹不止的于夏,上前拉住丈夫,劝说道:“算了,算了,先送去医院看看,以后慢慢管教!”

“都是你惯的!脾气那么倔,以后长大了还不知道得惹多少祸呢!”于爸说完,拉起于夏背起来吼了一声:“闭嘴!别哭了!”

哭得声嘶力竭的于夏这才停止了哭闹,伏在于爸背上不住的抽泣。

从医院回家时,已经是傍晚了。于夏也是折腾累了,吃下药便睡着了。

那天,一觉醒来之后的于夏想开门去上厕所。打开门后,看到爸妈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着话。

于夏记得很清楚,当时表情严肃的爸爸说,于夏还没出生时,真以为是个男孩,没成想生下来是个女孩,个性又要强,脾气又倔,比男孩子还要顽劣,真是难以教导⋯⋯

听到这里,于夏关上了刚打开的房门,默默地走到床边,缩进了被子里。想到平日里妈妈的唠叨责怪,爸爸的责打和永远严肃冰冷的脸庞,于夏躲在被窝里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从此,于夏为自己的不受疼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不是真的因为自己太顽皮,成绩差,只是因为自己不是爸爸想要的儿子罢了。


下一章

醒梦
醒梦
5.9万字 · 3395阅读 · 4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