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捡到几只鸡蛋?”老妈的声音在厨房里面传出来,估计是又因为听见我上楼喂鸡后下来在大厅开冰箱准备放鸡蛋的声音。

   “六只。”我看了看要两只手才能拿好的鸡蛋,颤巍巍伸出一根食指,准备抠开冰箱门。

   “哟,战绩稳定哟。”丝丝路过,顺手帮我把冰箱门打开。

“都是那只抱窝鸡的功劳。”老妈语气颇为自豪。也不怪她自豪,楼上那只抱窝鸡,都抱了将近两个月了,要不是有它的保护下,那群被困养在不足百平的无聊的鸡,早就自产自销--生完蛋就马上吃蛋了。

   “妈,我发现,那抱窝鸡很好玩的,你伸手进它的肚子里,然后用手指轻轻拱拱,它就会先松开全部的毛,然后它翅膀啊、肚子啊就往下往中间把毛收拢,坐坐。我觉得它以为里面有小鸡,哈哈哈哈,特别好玩。”我颇为自豪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呵!女人!德行!现在连鸡都不放过。”丝丝呲了一声。

或许,丝丝错了。我连鸡都不放过,是在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了吧。去年看了森森姐她一篇文章,以回忆录的口吻,写了我小时候跟“耐佘鬼”的事。耐佘鬼的名字,不是我起的,在我有记忆中,它就被家里的人这样叫了。

我7岁前,还在农村生活,记忆中,每隔一段时间,妈妈都会在赶集的时候买回来一批鸡苗,相当于人的童年时候,12岁以前,我姑且把这种鸡苗叫童鸡;之后的,分别叫青鸡和壮鸡和老鸡。因为青鸡之后的鸡,都是很贵的,所以农村里面,大多数都是买鸡苗回来养或者自己直接孵鸡蛋。要不,顶多买青鸡养到可以下蛋的壮鸡。

童鸡很可爱的,毛茸茸,一小坨,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老夫万年的冰川心都要化了。但童鸡也很脆弱,在五禽俱在,尤其是到处都是大的公鸡母鸡的农村,如果没有依靠,童鸡怎样活下去呢?这个时候,就少不了“移花接木”、“狸猫换太子”的戏码了。最好是找一个像亲妈的后妈。怎样的鸡才能是像亲妈一样的后妈呢?答案是:抱窝鸡。抱窝,学术上解释“禽类一种母性行为,具体表现为产蛋一段时间后,体温升高,被毛蓬松,抱蛋而窝,停止产蛋”,在我观察解释,就是:对蛋和鸡崽有极度的母性保护行为。如果母鸡不抱窝,母鸡极有可能跟公鸡一样,随时欺负甚至啄死小鸡,但,如果鸡抱窝了,就会出于对小鸡的爱,战斗力迅猛增加,随时可以为了它们的平安战蛇战狗战老鹰,何况区区同辈?

我记得有一次,妈妈买回了一窝小鸡,但是,家里没有抱窝鸡啊。难道豢养它们?那是不现实的,温室里的花朵,根本不好吃,不然农村不会养鸡鸭,除了“地大物博”有地方、能赚钱之外,不都是为了满足油光满满的嘴巴?只见老妈先嘴巴发出叫鸡回来吃饭的“咯咯”声,再撒了几把米诱回了一群大公鸡母鸡回到鸡舍,然后眼疾手快下了栅栏。接着,就是“瓮中捉鳖”、“探囊取物”了,挑挑选选后,锁定了一只毛多、体壮,双眼炯炯有神的花母鸡,妈妈一手抓着它双翼腋窝上两指的翅膀就提回了客厅。客厅里已经备好了两只大号箩筐,其中一只放了大约两指深的松软的稻草。农村俗语说“牛不喝水,按不了牛头低”,就这样强势把它按进箩里面逼它就范,可能性高吗?我很疑惑,毕竟那时候,我试过很多次把母鸡按进箩里生蛋,结果按了人家一个多小时都不生,要么就是回我手两三爪挠痕再用力拼命到处乱啄得以示宁死不屈,一放手就跑得无影踪,要么就是就算不反抗也是一副“你就按着我吧,但你得到了我的鸡,却不可能得到我的蛋”的表情。

是啊,我妈怎么会像我那么一根筋呢?只见老妈熟练地走到厨房里,拿出了一瓶“九江双蒸”米酒,递给我让我帮她打开盖子,找了个小杯,倒了十几毫升进去。只见老妈蹲了下来,把鸡放地上,脱了鞋,一只脚踩住鸡脚、一只脚踩住了它的翅膀,一只手把鸡的嘴巴掰开,另一只手拿过杯子就往鸡的嘴巴里灌酒。灌了酒没几分钟,只见鸡的眼神从“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慢慢变得虽然还是努力撑着它的凌厉但已经有点歪头昏昏了,这时,妈妈把它提起来,见它挣扎少了很多,就把它放进了带有稻草的箩筐里,把另一只箩筐反过来,罩合在一起。过了几分钟后,妈妈拿开了上面那只箩筐,发现母鸡的眼神还是有点凌厉,就又补了一点酒,以肉眼可见的变化,鸡的眼神变得涣散柔和起来,又等了一会,老妈就把一直在小笼里“叽叽叽叽”的童鸡全部放进了母鸡的箩里,掀起母鸡两边的翅膀,把小鸡罩进去。那些小鸡正是缺爱不缺钙的时候,一看见有母鸡要保护它们,便“有毛便是娘”地围绕着母鸡钻来钻去,而母鸡呢,稳稳当当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低着头,都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屈服了。第二天,当我看见那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出去觅食,母鸡看到有大公鸡过来,马上冲过去驱逐它以防它伤害小鸡的时候,我更惊呆了!原来,真的母爱竟然也有人工的!

后来,不知道养到第几批的鸡,有一只小鸡,怎么养都养不好。用森森姐的描述,就是“这只小鸡每次发病都甚是恐怖,首先是两只无精打采的小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就像哮喘病发作一样,尽力的伸长脖子,拼命的张大嘴巴一张一合吐着气还带干呕,连续几分钟后它就疲惫的闭上眼睛了。别以为它死了,感叹生命的韧性,小鸡就这样一天发病十几次,半死不活的生存着”,因为它久病、吃了不“积荫”却又能长期半死不活地活着,“耐佘鬼”的名字就这样被叫起来了。

耐佘鬼跟我算是最好的,钓到的小青蛙、抓到的小鱼,我会赶开其它的鸡只给它吃。在离家里大概三五十米的地方,有三间排成“L”形的大泥砖稻草房,而在拐角的那一间已经塌掉了后面的墙,瓦房顶的后三分之一连同着倒塌的墙一起碎了,而又因为塌了,所以里面已经不再堆稻草,脚底下就都是稻草碎屑、瓦片碎、泥砖碎。在五六十年代,建房子很多都是用大泥砖建的,那些大泥砖,都是直接在稻草田用模具印出来的,一只有二十斤左右。之后因为烧砖技术成熟,砖的价格降低以及生活水平提高,都开始建更牢固的红砖房了。又加上单独用砖来建草房,堆放农村到处可见的柴草有点浪费,综合起来,就把遗留下来的大泥砖房作为草房。因为来自稻草田,又经过长期风化,有点“堆肥”的功效,那些泥砖就更肥沃了。平时除了在屋前屋后搬石头给小鸡挖蚯蚓之外,我最喜欢的就是去那塌掉半边的草房了。因为里面遗留稻草和泥砖,加上只要短期下过雨,就会一直保持着湿润的内部环境,里面的环境特别适合一些小生物生存。而我,最喜欢就是每隔三五天去把那里“洗劫一空”,挑开地上的瓦片、用力掰起大泥砖,用耙、大锄头勾、翻起那些泥,只为挖出:大蟑螂、德国小蠊、蟑螂幼虫、蟑螂蛋、蚯蚓、蜈蚣、鼠妇、蛐蛐、蛴螬......反正一切它能吃、喜欢吃的虫子。耐佘鬼会一直跟着我,我一边翻,它一边吃,又一边发出“咕咕咕”的满足声。如果它跑得没那个虫子快,我就打死或者打得半死不活,再叫它过来吃。有时候,我还疯狂到,下小雨的时候就跟它一起过去,因为一般下雨,虫子都会往没雨的地方躲,那一片周围也就那几间房子,很多都会往那间塌掉的房子里面跑。等吃得差不多了,我就把它抱在怀里,自己浇着雨回去。

反正,家人都觉得我变态了。用森森姐的描述“F妹妹与这小鸡同吃同住,睡个午觉也把它放在旁边。”这种疯狂,我是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跟它一起觅食。不过后来,森森姐说到:这只鸡坚强地活到了家里吃了几批鸡了,而妈妈觉得六畜为人所食,所以趁F妹妹上学,就把它杀了,内脏都不要,连汤带鸡一小盘。F妹妹回到家发现后,难过得想离家出走,一边嚎啕大号一边吃得香喷喷。

再后来啊,关于农村鸡里的记忆,就剩下我到处爬草房掏鸡窝的鸡蛋,还有就是隔隔隔壁堂叔家养了一只没阉割的大公鸡。电视剧里的太监,说话都是音声细气,阉割后的大公鸡,虽然还是保留了雄性的特征,但中气还是没有没阉割的大公鸡强硬。没阉割的大公鸡可以啄猪啄牛啄老虎,更别说两脚的人了。有一次,妈妈带我和丝丝回老家办完事准备回去的时候,碰巧远远遇上了那大公鸡。那大公鸡一看见生人,又是半大的小屁孩,连飞带跑地就冲了上来,丝丝当时三年级了吧,也扭头就跑,公鸡马上腾空飞起来,双爪一射,竟然掐钳在了丝丝的屁股上。不过关于这事,我和丝丝的记忆有点出入。剧情是一样的,但你丝丝说那个人是我,但我说我记得那个人是她。

很多时候,有很多人,尤其是老年人,虽然人离开了农村,但农村人的性格还是在的,勤劳朴实。表现在,搬出来后,妈妈在楼上养了鸡,少的时候十几只,多的时候三十多只。因为周围的人,都是建房子来玩的,大多数高楼层都不住人,所以我家养鸡倒对他们没什么影响。有些邻居也养鸡,有的还养鸽子,还有很多把楼顶建成了菜园。那么我家就那不到百平的地方养鸡,那些鸡,算是被包养了吧。

圈养起来也有圈养的好,因为这样观察到鸡的习性就多了很多,优缺即见。第一,圈养的鸡,很容易缺元素。所以,它们生完蛋后容易“自产自销”,或者别人生的它就在窝外面候着,伺机偷蛋或者共享。更有甚鸡,直接不进窝里生,在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直接生在亮堂地里。后来经高人指点,才知道补什么。据说,给沙子和石灰的混合物,它们自己去吃了之后,就不会再吃蛋了。这下,变成了缺钙不缺爱了。嗯,还顺带一句,给些豆饼(花生榨油后的剩料,也就是去了油脂的花生渣)可以提高产蛋率。第二,圈养,楼顶是曝晒的地方,尤其是钢筋水泥,一晒,就更闷热了。所以很多鸡容易被热死,这时候,最好是通风,在地面上洒水,像老佛爷一样伺候着。第三,容易乱飞。记得刚出来的时候,有两只鸡跳楼了。一只跳进了邻居楼下的窗户,一只就直接摔马路上,死了,七楼啊。幸好当时没砸到人,妈妈万幸之余,痛心疾首。因为当时别人把鸡拿过来问我家的时候,我们家小孩不知道是咱家的,别人是看着鸡半空飞下摔死的,又没人认领,就拿回家炖汤去了。所以,从此,我家的鸡,翅膀外面的长毛,都是要剪掉的。第四,无聊。这些鸡,除了吃和睡,我猜它们最大的乐趣就是等新来一只鸭子了。广东有句话:新来新猪肉。潜台词就是:新来的人,惯例都是要多干活(接受欺负)的。鸭子会被追得张开翅膀“嘎嘎嘎嘎”地跑,又亏得造物主的调皮,鸭掌带有蹼,抓地力不强,陆地跑起来就慢了,又一颠一坨的,鸡仰仗自身优势加上“鸡多势众”,不到饭点鸡都散开,它离得远远还好;一到饭点,那只能“呵呵”了,这时候鸭子要做选择题了,是要脑瓜子,还是要胃的问题了。所以前面鸡扎堆吃的时候,它只能试探走近,但往往被啄得“嘎嘎嘎”甚至连本声都不要了,叫“啊啊啊啊”;后面等鸡吃得差不多,散得零零星星的时候,打打游击战,还是能吃个八分饱的。鸭子也不吃亏,一到稍微热的时候,看见水就去趟,反正鸡喝的都是鸭的洗澡水。

除了那些,鸡还有一些习性。以前也经常看见,一些鸡在干燥松软的土里蹲着,然后把毛全部松起来,肚子下面的脚不断把土往身上拨。后来才知道,鸡是利用土来清除身上的寄生虫。几乎没有哪只鸡身上是没有“鸡蚤螨”的(我妈妈称它为‘鸡滋’),小小个的,大约是普通蚂蚁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有时候一根毛上就有好几个,以身上浓密扁毛的地方居多。所以啊,鸡平时有空没空,都会拧着头去拔尾部一圈及翅膀周围的毛。在城里圈养没有泥土怎么办?后来我才发现,它们又发挥了伟大的自产自销的精神:鸡粪当土。以前刚出来的时候,有几只鸡跟我关系比较“铁”不怕我,我发现它们拿鸡粪当土后,就把干燥的鸡粪都往那几只跟我关系好的鸡身上铲,最后把它堆得只剩下头,它还表现得特别舒服。现在回想起来: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鸡还有很好玩的“沙雕”习惯。1.喜欢扒兜/碗,可能是总觉得下面的好吃一点。2.一扒兜发现有成块的东西,肯定先叼起来跑起来再说。一般是找个角落偷偷吃,一发现有其它鸡靠近,则又叼起来就跑。而那些吃瓜鸡一看见有鸡跑了,就会追,习惯性觉得它叼到好吃的。以至于有一次,丝丝背着她的娃娃上去喂鸡,结果娃娃的奶嘴掉进鸡碗里了,那些鸡眼疾嘴快,叼起来就跑,导致丝丝背着娃娃和另外一群鸡在它屁股后面拼命追。3.平白无故可能会干一架。只要路过不顺眼的,总要干一架的。就像女人打架喜欢扯头发,但无论是公鸡还是母鸡,都喜欢扯对方的鸡冠和“鸡领”(脖子周围一圈的毛),还有拔对方的翅膀。当然,还有高级一点的打架,都是凌空起来用双爪对抓。4.鸡打架的时候,无论是公鸡还是母鸡,都喜欢把鸡领竖起来,就像蜥蜴一样。我猜原因也都是跟蜥蜴打架是一样的吧:让自己看起来更强大,气势上压倒对方。所以啊,只要你抓住一只鸡,用手反捋起一只鸡的鸡领,路过的鸡就会冲过来跟你手中的鸡干架。无论它是主动挑衅还是被你挟持伪造,鸡领的竖起来,作用大同于“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感觉,这是暗号啊。5.鸡白天视力很好,可是,到了晚上就看不见了。这就是广东话说的“发鸡盲”。原因是鸡没有视杆细胞,它只有视锥细胞,跟鸽子一样,因为视锥细胞是让人白天看得见东西、视杆细胞是让人晚上看得见东西,难怪以前我喂了它们吃了那么多胡萝卜还是没有效果。顺便说一句,猫头鹰则刚好相反。所以啊,如果要跨种族恋爱,生育意见:鸡不要和鸽子结婚了;跟猫头鹰还是可以的,互补。6.我觉得,当一只鸡下第一只蛋的时候,就已经是成年鸡了,步入了壮年了。反正鸡蛋什么形状和内容都可能有。单黄最多见,双黄其次,三黄也有。还有鸡蛋壳表面带疙瘩的;只有膜没有硬壳的蛋也有的。很多刚成年的鸡,把自己排泄和分娩都搞错的,经常在鸡笼就生下来了。所以,人类常说:头胎,没经验。在鸡身上也是一样的。7.当鸡开始生蛋,尤其是生多了几次之后,就很容易抓了。基本一伸手,就主动蹲下来,身体不断抖,翅膀比身体高,双翅又仅仅夹在两边,头缩低。一副俯首称臣的表现。但是,如果是童鸡、青鸡和公鸡,都是不会有这种表现的。是不是“当一个女人当了妈妈之后,少女时的棱角都会磨平,能屈”这句话在鸡身上也适用?8.年纪越大的母鸡、生蛋越多的母鸡,胸脯下面的毛就会越来越少,胃垂得越来越大。或许,跟人类生了孩子身材变形是一样的吧。

“日久生情”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观察鸡的习性多了之后,也就慢慢习惯和接受它们,甚至觉得它们很可爱。除了我特别钟爱的听话的鸡之外,我还是觉得抱窝的鸡是最可爱的。

平时鸡去生蛋的时候,只要你走近,它们都会马上跑出来。但当母鸡抱窝之后,你就算去摸它,它也不会走的,无论它肚子下有没有蛋和小鸡,只要它觉得有或者可能有,它就不会走,眼神就算不顺从,也只会扭过头,或者发出低低的“咕咕”声,表示它没有恶意,只想保护孩子。而且,只要它抱窝,它就可以一天到晚都蹲在窝里,不到差不多饿死是不会出来吃一小会东西的。但如果有了小鸡,它自觉出去的次数就会变多。而且,时刻温柔关注小鸡的动态,对其它侵入的生物,都是把全身(不仅是鸡领)的羽毛都竖起来、张开翅膀,发出一级防御、攻击警告,全然不管对方多强大,自身付出多大的代价。就算不去跟对方干架,一旦抱窝,眼神都会变得像锥子一样尖锐,我猜可能是瞳孔缩小的原因吧。是不是“当一个女人当了妈妈之后,少女时的棱角都会磨平、母爱的那种维护会散发,更能屈能伸”这句话在在·18鸡身上也适用?或许,只是母爱的伟大吧。你可能会问,那其他生了蛋的鸡,就不是母亲么?我觉得吧,只生蛋又不抱窝的鸡,只是怀了孕,但孩子没生下来,或者它根本没有把体内的母爱觉醒。只有抱窝的鸡,才是觉醒了母爱。就算一只鸡它自己生的蛋,别的鸡帮它孵出来了,那只小鸡过来吃东西,它亲妈也可能会把它啄死,但它的养母只要看见就一定会冲过来保护它,因为抱窝鸡就只认准:它是孩子,我要保护它。

我见过的醒抱方法有很多,把它扔进水盆里淹几次;把它的脚帮在一个固定的地方,让它没有窝可以抱;拿笼子关起来......我还在网上看到很多什么用药物啊、针刺啊等等。其实这种行为无疑于别人用各种方法一遍遍告诉你,你一定要舍弃母爱,因为那是垃圾。至于对错,各人定夺。

但这种情调调,也只是仅限于自由的鸡。集团下,笼子里只为产蛋和鸡肉的饲料鸡和激素鸡是有生命但没有灵魂的。

“其实鸡也是蛮可怜的,从远古被人类发现后开始圈养到现在,从山鸡到家养鸡,人类只为征用它的屁股来产蛋、它的怀抱来孵卵、它的肉来满足口腹之欲。”我跟丝丝伤感地说。

“呵呵呵呵呵。”丝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

鸡的外貌特性跟人的有异曲同工之妙。母鸡羽色比较淡,线条柔和,容易矮胖,尾巴短小像短扇;雄鸡羽色鲜艳亮泽,线条比较笔直,肌肉相对发达,不容易矮胖,尾巴高耸像喷泉。但是,一般公鸡还在青鸡的时候,就会被阉割,被阉割后的鸡被称为“熟鸡、线鸡”。为什么要阉割?因为没被阉割的雄鸡,不容易蓄肉(不积荫、不长膘),攻击性强、鸡冠大,肉比较燥热,这种在广东被称为“生鸡”,有一部分人是不可以吃生鸡的。但是,如果想要能孵出鸡崽的蛋,还是得要养生鸡才可以让母鸡受精。生蛋后的母鸡是典型的“傻白甜”,只要有能吃的,无论有没有人,都会第一时间冲上去;但公鸡就不一样了,无论是生鸡还是熟鸡,都会在外围观望,防御心和警惕性都比母鸡高很多,可是,公鸡忘记了一点:如果人要吃你,你以为你躲得过初一,能躲得过十五么?还不如大大咧咧、快快乐乐地活着。

六畜为人所食,我还是俗人一个,不止鸡吃了不少,其它什么动物的肉也多。但如果能让它们死之前活出一点天性,那是极好的。但一旦有了感情,你敢下刀么?于是想出一个很聪明的办法:跟邻居互换帮宰。其实还是有点像易子相食的。不过我只想跟你谈谈鸡的风花雪月,而不想讨论鸡的“悲惨轮回”。人各有命,鸡也一样。

嗯,其实鸡真的很可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鸡,曾是“资本主义尾巴”(一) 1 经常看见这样的情景:每个农家小院有一处最低矮的茅棚,养着几只鸡儿,晨时,公鸡高...
    溪小石吴索卫阅读 691评论 0 0
  • 一、与鸡初相遇 “小鸡买不买,卖小鸡了,”几声长长的吆喝声停了,传来紧密的小鸡叫声,很嫩,很紧张。我知道是小鸡从空...
    雾失where阅读 74评论 0 1
  • 第十课 痴鸡 在我们看来,一只鸡想要孵小鸡是在正常不过了。而在曹文轩小说《痴鸡》中,想孵蛋的黑母鸡竟然被叫做“痴鸡...
    田源ty阅读 909评论 0 0
  • 玻璃窗上蜻蜓的断翅 像你离开我的方式 他们说这种形容词 有点像新诗 呆在墙角的旧报纸 整齐的很固执 尽管我已伤心成...
    马小贱的素颜韵脚诗阅读 176评论 0 1
  • 想要做成一件事,那就想尽办法也要达成,若找尽借口与理由,注定的结果就是失败 当我们盯住自己要的目标时,一切困难都可...
    丽花花阅读 373评论 4 9
  • 易效能90天目标】 雅思考试通过 减重3公斤 读完主治医师 今日三只青蛙完成80 1.办公室签字,打印文件 2.p...
    huiyoulanda阅读 111评论 0 0
  • 修辞性疑问句其实是一种伪装成问句的陈述句。它绝不是什么新方法,亚里士多德在有关演说技巧的经典指南《修辞学》中...
    实在哥阅读 701评论 1 4
  • 轻易的否定别人的努力 总是一种我是个善良的人 只是给你善意的忠告 那么到自己做的时候 你未必做的比别人好 爱要拼命...
    JaysenAn阅读 275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