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过去的“我” 七

七 上来透口气

我突然有点想念林逸。安静下来,想起那些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她带给我很多麻烦,可是我的生活也因为她变得不同。许久没有关注真正的她,没有想到她有了这样的私密的感觉——“痒”,而且她把这感觉竟然精准地传达给身边的人,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就像小孩子,当他能表达自己身体的感觉时,就是一个成长的标志。这说明在时间中,林逸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总会有些许变化,就像一个孩子渐渐长大。这对于我和CI来说,无疑都是好消息,我们热切地期盼她每一个微小的进步,她的一点点进步,都是“冷冻人”技术的进步。

我迅速奔赴林逸生活的地方。赚了钱之后,CI配合我在林逸生活的公寓安装了林逸康复使用的所有家什。泡澡盆也由以前简陋的木桶变成了全自动的坐浴设备,可以自动配好药水、调好水温。三个医护工作者,负责她的恢复、生活还有日常救助。

我走进屋子,扑面而来的还是那股化学药水味。林逸此时没有泡澡,她安静地坐在窗帘背后的椅子上。单从背影来看,林逸就是一个二十岁消瘦的姑娘,可是当她回过头来,没错,还是一副形容枯槁的样子。她的头发已经掉的稀疏,不过也不再继续掉了。据医生讲,是因为她渐渐适应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空气。

从文献资料来看,林逸时代的环境也没有比我们这会儿好多少。上世纪的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退牧还草工程、西南岩溶地区治理等重大草原生态保护工程,曾经针对我所生长的重点退化区域进行治理,大面积天然草原得到修养生息。虽然如今干旱天气比重明显逐年增加,但是天然草原还算保持的不错。草原植被枯黄率逐年上升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纪的痼疾,在林逸的时代,也是存在的,这或许是自然发展不可逆的,并不是几个大面积治理工程能根治的。上世纪困扰人们的“雾霾”,至少我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我们时代出现的极端恶劣天气再也没有高过上世纪记录留下的峰值。如果林逸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其实,我个人认为,她应该能够更好地适应现在的环境。

林逸听到我的脚步声,回头看了我一眼,她竟然,轻轻地点了下头。

她认识我,只是,从她空洞的眼神中,我找不到记忆。

“听医生说你有些痒?”

林逸点点头,抬起干枯的手臂,指了指自己的后背。

“那个……要不然我和医生申请一下,带你出去玩吧。”

她的眼睛亮了一下,空洞、不曾灵动的眼睛,竟然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太令我震惊了。

“林逸,我不确定你能不能跟我出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现在……你和我都是人们关注的对象,所以,如果实在不能出去,你也不要太失望啊。”

林逸点点头。

她不会说话,没有知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和她说了多少话。如今,她已经有了些知觉,我却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好了。

时间过得真快,林逸回到我家,已经快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我以一个普通社区大学毕业的学历,竟然荣升国际知名的“冷冻人”学家。想一想,汗颜。但是,“冷冻人”技术的确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

林逸的语言表达功能正在一点点的恢复——我不知道这是“恢复”还是“习得”。至于记忆,我觉得一百多年前她的人生故事,似乎是她前一生未完全消除的记忆,成为了一百五十年后她“复活”后人生的潜意识。除了大部分时间空洞地注视一个方向外,她偶尔也会陷入沉思,偶尔会蹦出几个我不能理解的词汇,那些时候,她的眼睛会变得不一样,眼神会变得柔软,曾经目空一切的定定眼神,似乎终于有了波动,然而,却没有人能真正实现和她的交流。林逸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我和我所处的这个世界,是无法进入的,所以,即便是有很多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充满了极大地热忱等候着我的第一手资料,但是每每总是令他们失望。这是一个注重个人的年代,而我和林逸,是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关系。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接触林逸,是违法的,虽然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期待着研究林逸,可是她始终被保护的很好。其实我多么希望这些有学识的心理学家、人类学家能帮我打开和林逸沟通的渠道,但是碍于与CI的合约,现在还不是曝光林逸的时候。

在林逸进入我生活之前,我只是一个自己吃饱全家不饿的姑娘,最大的爱好就是进入VR世界领略电子模拟草原的风光,或带着一群在室内奔跑的人体会行走空旷草原的乐趣。有时候,我也会进入真实的草原,当一个实地带队的小导游。实地草原游是规格最高的旅游项目,我们会按照文献资料百分百还原从前的草原生态。在指定景点,有蒙古包,还有牧民打扮的工作人员。这片草原的游牧生活如今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幕天席地的方式早就不适合人类生存了,但是我们的生态旅游园区里,还残存着游牧民族古老的生活方式。这种百分之百还原的草原游牧生活,每年都是会吸引众多游客来参观、体验。

我答应林逸要带她出去玩。去朋友们的party,我怕她吓死我的朋友们。只要是公众场合,林逸的出现绝对带不来美感,而且,作为重点保护对象的林逸,她是不能和签了保密协议以外的人接触的。可是,她也太可怜了,从冰雪世界回到这个火热的世界,活动的范围就是一栋百平米的公寓楼,最常去的地方是浴室。想来想去,我想到,最好还是带她去我最熟悉的地方。

虽然我已经不做导游很久了,但是毕竟那些工作流程是熟门熟路的。借一张工作卡,趁着如今草原旅游旺季已经过去,带她去里面溜达溜达,回来如果还有余力,可以玩一玩VR体验一把。决定之后,我就赶紧付诸行动。我当然没有和CI的医生打招呼,鬼都知道他们不会同意的,我想为自己的姑奶奶做点什么,她高兴一下,没准还能跟我说点什么呢不是吗?

正值9月,草原旅游季已过,每天也就稀疏几个游客,工作人员在里面做些正常维护。我和大家提前打招呼,说自己想去里面溜达个十分钟。

我为林逸购置了专业的防风服,又给她戴上口罩。黄昏后走进了我熟悉的草原景区。

“好舒服啊。” 当林逸站在枯黄的草原上,迎着落日,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激动的发狂——原来她会说话啊,而且,这句话是不是标志着她其实知道自己被“复活”了?那么,上辈子的事情,她还记不记得?

我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话,但是很遗憾,她似乎没有听进去一句话,保持着神往地神情一直注视着远方的天际。我好开心,“出来透气”果然能让林逸开心,那一句整话也给了我虚妄的希望。我又带她去VR社区玩,她踩着操作室模拟草地的垫子,第一次笑了——虽然我觉得笑的也很恐怖,但是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嘛。

那真是我们之间一段美好的回忆啊,但是,一切仅限于此。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