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温哥华攻略 - 59

余航怎么办?林力怎么办?

我拖着像铅一般的双腿,脑袋忽然很重,慢慢挪下一楼,一边走,脑子里有各种猜想掠过。

余航欠人钱跑路?

余航赌博出事了?

余航到底怎么了?那个高大深沉的背影似乎把别人堵在身后,他有他的世界。

“包先生包太太,伊莉莎睡了。她精神很不好很不稳定,我很担心她。你们知不知道余航到底出什么事了?警察说了什么?”

“老包你说!”包太太明显已经被吓得有点惊慌失措。

包先生定了定神,“余航把人砍了。伤得不轻。”

十个字结束了一个人美好的前程。

余航虽然看起来冷峻寡言,可不至于残暴无情,他又是因为什么做出如此绝望的恶行?

“砍人了?怎么会?那得有多大的深仇啊?”我的吃惊不亚于包太太的慌张。“他砍谁了?”

“他房东老刘和他太太。”

“砍了两个人?他是不是失去理智了?“

包太太忍不住插了句:“他这辈子完了。”说完不住地摇头,叹气。

“我上回去看他新租的地方就知道有问题。”包先生无奈地说。

“他不是租在您朋友老刘家?有什么问题呢?”

“风水问题。”包先生似乎经过思考说出这个问题。

包太太又忍不住感叹:“老包当时同我说,我还说他迷信,想多了。真没想到风水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老祖宗的东西毕竟流传几千年。”

“哦?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余航不是觉得老刘家的房子又便宜又是新装修吗?那个新装修的房间你猜是在什么地方?”包先生脸上闪着神秘的光。

“是在什么地方?”

他压低声音说:“在老刘家后院楼梯下面,自己隔出来的一个没有窗子的房子,当然便宜啊。茜茜你想想,楼梯下没有窗的房子是什么?”

我的脑袋已乱成浆糊,无法思考,“是什么?”

“阶下囚。”

这三个字说得很轻,却重重地击在心上。

“老包那天说的时候,我还怪他说不吉利的话,谁料想会有今天的结局。”包太太唏嘘。

“到底发生了什么?警察有没有提醒你们不能告诉别人?”我始终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

“警察没有说太多细节,只说他砍伤了房东和他太太然后逃跑了,我猜应该是个人纠纷吧,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警察问伊莉莎,她也说不出理由,也不知道她是真不了解还是假不知道。”包太太还是快人快语。

“那伊莉莎同他之间不就彻底完了?”我冲口而出。

“那还用说?”包先生一脸严厉地看着我。“他一定会被送去坐牢,难道要伊莉莎嫁给一个坐过牢的人,还要等他出狱?就算不出这件事,我也没同意过他们交往。余航是烧得一手好菜,工作也蛮认真,但是我认为他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居然还没找到人生目的,整天不知自己想干什么,我怎么放心女儿跟着他受苦?离婚有孩子不是我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原因。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嫁给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前途未卜,未来没有计划,过一天算一天,伊莉莎就像是上了一条没有航道和目的地的船,还不得饱受飘零之苦?”

一直都不清楚包先生不同意余航和伊莉莎交往的真正原因,以为他不喜欢女儿嫁给一个年长很多的离异男士,还带着孩子。没想到真正的原因居然是余航的没有担当和责任感。

可是人生目的这个东西还是很玄的,有的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日子想过成什么样,存在的意义在哪里。而爱情又是那么的盲目,要是说得清楚喜欢的原因,那么世上就没那么多难解之谜了。

“现在警察抓住他了,也不知会怎么处理,判刑么?”

“不知道,但是一定是很严重的事情,刚才全城都在抓捕他,说是恶性事件,可能受害者伤势严重。警察想知道他们平时是如何相处的。说实在,我们真不清楚。我那朋友老刘,自从那次在我家同余航说了他新装修的房子,让余航去住之后,就很少同我联系了,可能不好意思吧,毕竟抢了我的租客。所以余航和老刘如何相处,有什么矛盾,我还真不知道。照我说,最有可能知道内情的人,也只有伊莉莎了。我看她的脸色不对,说不准她知道点什么却没说。谁知道呢。“

“包先生太太你们先上楼休息休息,我也要到房间里去一个人安静一下。今天下午信息量爆炸,都是不好的消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走在楼梯上,我忽然怜惜起余航的女儿,她将在很长的时间内都见不到爸爸了。

相比起没有过多交集的余航,我更担心的是林力。他的工伤案子怎么办?应该请个律师帮他处理,为他出头。不能白白受伤,更不能忍气吞声地受到不公待遇。这样下去他要完了。

“喂,请问是路会计师吗?”我握着他名片,半靠着床打电话给他,心里还是忐忑。

“王小姐吗?周末过得好吗?今天天气不错,有什么事吗?”他说话的声音带有笑容,以及意外。

“真不好意思,周末给您打电话,有没有打扰您休息?”我还是小心翼翼。

“没有打扰,很意外也很惊喜。”

惊喜?为什么?

“没打扰就好。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请教您,您算是本地人,又精通本地的法律法规,我有个好朋友,工作中受伤了,老板很无良,不仅不承认工作环境有危险,没有赔偿和安慰,反而还扣我朋友的工资。现在我朋友伤未好,却患上了抑郁症,挺严重的,失去了工作能力,或者说基本生活能力都很薄弱了。您说我该怎么办?”

我一口气把林力的情况同他说,好像说完了路游就找到解决方法。

“王小姐您先别着急。加拿大保护工人的合法权益,工作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或者说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按规定,企业主必须购买员工的工伤保险。其次,如果员工受伤了,工伤局有一套规定的流程要走,前提是不能随意克扣员工工资。能不能获得赔偿我现在不能回答,但如果是雇主的原因,员工有权索赔。”

“那就好!谢谢您路会计师!我的心定了些。我的朋友真的很可怜。”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有处理这方面的案子丰富经验的律师给你的朋友,他们直接对接,毕竟很多私人信息我们也不方便知道,你说呢?”

仿佛漫天的乌云终于被撕开一个裂缝,阳光照了进来。我的心暖暖的。

“真是太感谢了,我不知道可以去问谁,只有问您了,看来我没看错。谢谢您路会计师。”

“王小姐你可以叫我托马斯,叫会计师太见外了。”

“好的,知道了托马斯。我先挂了,要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朋友的太太。他现在不喜欢同人说话和沟通,凡事只能靠他太太跑前跑后。“

“他太太真不容易。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把我手提号码告诉他太太,让她直接找我。你的朋友,我能帮就帮。”

说老实话,我都不确认自己是否路游的朋友,只是觉得他可靠热心罢了。但是在困境中愿意拉自己一把的人,就是贵人。

挂了电话我马上打给蒋帆告诉她路游答应帮忙的好消息,并把路游电话也告诉了她。 蒋帆激动得半天不说话,我们这些第一代移民,无论生活中遇到了多大的难题,只能自己扛自己想办法,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太难。

经过简西的事情之后,我对任何向我表示好感或者话中透露出好感的异性都自动屏蔽,仿佛那些好感都是一些无法接收的电波,有来无回。

多事之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余航出事了 我匆匆走回房间,心还是止不住地狂跳。 从来没有与警察打交道的经验,还是异国他乡的警察,可这短短的几个月...
    暮荣司徒阅读 449评论 10 17
  • ❤️锦里 我在拍照的时候 看见旁边很多歪果人,他们也要拍照,并且对着我笑(看来成都的美食不仅是在中国很有名哈) 于...
    胡思慧阅读 26评论 0 0
  • 奶奶走了2年多,爷爷也跟着去了。2017.2.3 11:12。 年初一给家里打电话问候,父亲说爷爷状态挺好,刚从我...
    坨坨妈妈是小仙女阅读 19评论 0 0
  • 茫茫几十载人生路 谁主沉浮 一瓣碧绿横亘其间 山也笑,水也欢 我问君 来自何处 一朵青莲道破玄机 周末,朋友约我去...
    梦柔阅读 55评论 0 1
  • 三个美学评估的要素: 认知:perceived affordances(感知的功能可见性),通过外观就能让人理解设...
    芦花鸡哥哥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