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7)

96
玄宝
2017.05.04 17:57* 字数 2161
By Georges Dambier

文/玄宝

陆匀之不知道自己那几天是怎么过来的,睡不着,也不愿意醒过来,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梦里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往事,有人狰狞有人欢笑。

张存志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果然,一到撇清关系的時候,男人薄情起来,比女人更甚。

看着桌上那几叠粉红色的钱,陆匀之突然觉得自己很脏,她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曾经以为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也不会有人把她的不堪揪出来,把她的伤疤拿出来示人。

江湖险恶,是她天真。

那天陆匀之跟自己过不去,拧着自己的手臂,青紫一片,仍觉得惩罚不够,起身去洗澡,一时冷一时热,每一次都觉得自己的皮肤不干净,恨不得像聊斋的画皮美人一样,坏了的话就换一张,可惜她不能,只能一遍一遍冲洗。

心中许多的不痛快,发乎情,出于体,很快,到晚上她就感觉头重脚轻了,躺在床上摸自己的额头,没有精神再折腾。

这几年,她没有交什么朋友,每个人都有好多人脉,或真或假的朋友,她卻一直都只有顾沁宁,而她也远在穗城,远水救不了近火。活不好,又不忍心就此死去,只能自己窸窸窣窣起床去了医院,半夜在黑暗的医院楼层跑来跑去,验血挂号挂盐水。

等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陆匀之才慢慢冷静下来,这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想不通透,以后她再也不会这样糟蹋自己了。

第二天她的上司朱尔尔来看她,顺便通知她,让她休假几天,反正现在还不忙,之前的案子已经做好,执行那边有人,倒也不着急非要让她去救场。

陆匀之喝着朱尔尔在医院对面给她买的清粥小菜,容颜苍白地道谢。

朱尔尔笑:“不客气,前段时间我生病,你在公司撑着,现在到你休息,也公平。”想了想,又说“不过人不能总是折磨自己。”像在劝她,听口气,却更像在劝自己。

陆匀之也沉默了一会儿,才笑着说:“尓尔姐说话向來很有意思。”

跟同事不能讲心事,这是社会定律。

一开始,她只知道朱尔尔是穗城过来的,两人无意中说起穗城的某个共同去过的地点,可以感觉到大家心里都隐藏着一些小心翼翼的喜悦,却不敢放大,生怕笑得大声一点就会惊醒尘封的往事。

想了想,陆匀之还是鼓起勇气问:“尓尔姐,上次在你病房里那个男的,是…?”其实这是逾越了,她却还是想问一问,仿佛想证实什么一样。

朱尔尔也不见多扭捏,只是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有些发怔望着前方:“你看到了?”她没看到陆匀之轻微的点头,又低头收拾刚刚吃过的一次性碗筷,露出一段洁白的脖颈,好像用了很长时间才说:“嗯,是一个老朋友。”

这个世界真是小得可怜。

陆匀之没有再往下问,她看到了朱尔尔皱眉的表情,几乎跟何叙的是一样的,都像是怀里抱着一只挣扎的猫,不敢轻不敢重,让人不忍继续看。

趁着大家即将进入沉默时,她打了个呵欠,说累了想休息。大家找到台阶便各自下去了,仿佛这场对话没有存在过。

朱尔尔走后,陆匀之开始陷入不安的昏睡中,梦中的她被人指着鼻子大骂不要脸,大家都赶她出去,唯有顾沁宁拉着她,她们抱在一起哭,泪眼汪汪。

转了个身,离开了那间黑暗的寝室,接着又出现了一个星级酒店的套房,昏黄的灯光下,光滑的大理石表面能照映出人的身影。

带她进来的兰姐一再交代她:“乖一点,不用怕。他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放心,他是个好人。”

“你是美人,选择实在太多。”

“发挥自己的美貌,不应为了贫穷而埋没自己。”

“小芝,抬起头,要温柔地笑,小口地喝酒,不要慌张。”

“走路的时候,像一只母鹿,轻盈优雅。小芝,你来做。”

……

兰姐气定神闲地坐在一边,悠悠的声音,指导她如何成为一个女人,一个令人颠倒的女人。

陆匀之不是胆小鬼,她小时候就敢一个人从墓地的东边走到西边,墓地里的荧荧鬼火从来吓不倒她。只是彼时她不知道,兰姐是修行太久的鬼魅,道行比山间野鬼高太多,她是躲不掉,也认不出的。

兰姐是她在酒店做兼职服务员时认识的客人,大方热情,对她特别好,见她俏生生在做服务生的模样,问她愿不愿意做其他兼职,比服务生多赚很多。

那一年陆匀之刚考到穗城一所知名的外语学院,急需学费和生活费,有师姐介绍她来这家酒店做兼职,她便来了。兰姐是她来了一个星期之后认识的,她每天下午都要到这里喝下午茶,见朋友,待人特别好,尤其是对陆匀之,来了好几次,指名要陆匀之斟茶倒水,付账时留下可观小费。

有一起上班的服务生提醒她要跟兰姐这种人保持距离,小心被她卖了还替她数钱,太多人被她的热情骗了。

兰姐是几家美容院的老板,开豪车,住街心别墅,穿高档的衣服,还喷好闻的香水,举止娴雅优美。

陆匀之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成为像兰姐这样的女人。所以她并不认为兰姐会缺钱缺到要卖了她。

但终究,还是兰姐拉她入了那行。

具体是哪行,又说不出来,那种苦和煎熬都是自找的,无人能救。

兰姐三言两语,便套出了她经济的窘迫。

兰姐叫她小芝,她以为是芝兰玉树的芝,陆匀之没有纠正她。

兰姐一个人来的时候,坐在酒店露台边上,点了根烟,问她要不要做另外的兼职?来钱很快。

陆匀之大概知道一些,烟雾缭绕中,兰姐的脸有些看不清,她的神智也跟着沉沦,不知是怎么点头答应的,最终她由着兰姐给她置办行头,过了大半年的新鲜日子,直至进了那间酒店套房。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8)


每天更新1-2章,没什么大事情,一般不会断更。

谢谢每一位赞赏和喜爱的朋友们,感恩,感谢,感激!
欢迎大家留言聊天讨论,我一定一定会尽量快速回复!
再次感谢每一个打开文章的你,比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