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2

《莫问中年》(连载)

第十一章


章舞剑接受了李国庆和秦川的建议,一个能爬楼的机器人,比正常人的速度慢半拍,也是合情合理的。这样就能解决动力分配问题,保持机器人的重心稳定了。他觉得还是应该让机器人有一些浪漫的色彩,因此他大胆地将机器人的右臂设计成了可以张开的手臂,这样就能将行动困难的老人用胳膊拦腰抱住一点一点儿地往前送,起到了爬楼稳当的作用。最关键的是他还把机器人设计成了女性,而且用硅胶给机器人制作了时髦的外衣,就更具有浪漫性能了!他看着已经造出来的样品,笑着对李国庆和秦川说:“我觉得这机器人一定能畅销!”说完他诡秘地向着他们两个笑着。他顺便嘱咐他俩说:“让李平宽赶紧把数据都测试完毕,我们就准备先小批量生产!”说完他走了,他的心里面已经开始想着销售的事情了。

他来到了应海花的办公室,关上门,神神秘秘地说:“海花,这回我得求你了!”

应海花一看他那满脸的虔诚,知道他肯定是有事情真的需要自己帮忙了。但是她还是想先调理他一下,解解当年慢了半拍的后悔。她笑着对他说:“章舞剑,有什么事情,也得先把门打开了再说,你就不怕别人背后嚼舌头根子呀!一男一女两个发小儿躲在办公室里能说什么事情呀?况且好事都不是背着人说的!”她表情严肃,容不得他有半点的反抗。

章舞剑皱着眉头,敢怒不敢言。这应海花要是惹急了就肯定会找邹小娥去告黑状去,到时候,家里外边受气,谁受的了?他很诚恳地说:“海花,我真的找你有事情。”

应海花还是不放松,她追着说:“我知道你光天化日之下肯定是找我有事情,你要是月黑风高的时候,肯定就找邹小娥了!”

章舞剑忍着气,把门打开了。然后坐在她的面前问:“现在可以说了吗?”

应海花万分得意地说:“门已经开了,想说你就可以说了!”说着她还来了个飞眼,充满了对青春的回忆和挑逗。

章舞剑必须得忍,在应海花的面前不能有任何的反抗,还有李国庆的存在。他谨慎地说:“海花,我们的机器人做好了,现在只能先找你那个在福利院的同学,试着应用和销售了!这个得你出面了!”他的声音很小,生怕被路过的人听见了!他章舞剑也有求人的时候,而且求的是应海花。

应海花心满意足地望着他,故意高挺着自己的胸膛,笑意中似乎正在告诉他,章舞剑,我虽然当年悄声不熄地败给了邹小娥,但是我不后悔,现在我依然敢和邹小娥比比谁更高亢。她眼见章舞剑的脸颊开始犯着红了,才恢复常态地说:“章舞剑,这没有问题。我的那个同学在福利院是一把手,说了算。但是你的产品必须过硬,真的要是把那些失去行动的人给摔了,咱可陪不起呀!”

章舞剑心中有数,他直截了当地说:“海花,我们有个产品应用培训,试用期间由被培训单位负责人员协助和写意见反馈,一旦正式销售出去,我们就只负责产品的维修和保护,不负责其他问题!”他表述的非常明确,我们的产品肯定是要得到鉴定证书的,但是我们包不了失去行动人的一辈子。

就在他俩说的很热乎的时候,莫大雁从门口过,她听见了那么熟悉的声音,脚步自然就停了下来,她向屋里看了一眼,与应海花四目相对!

应海花看见莫大雁一探头,马上就兴高采烈地喊着:“莫大雁快进来,你的老同学就要成为企业家了!”

莫大雁一步跨进办公室,随手就把门给带上了,她有些温怒地对应海花说:“海花,你还嫌别人找章舞剑的毛病少呀!这样大喊大叫的,你当是在你们家呀!”

应海花脸红了,一兴奋就忘乎所以的青春相就又回来了。她自知理亏,但是嘴上绝不能服输。她冲着莫大雁做了个鬼脸,厚着脸皮说:“莫大雁,我白天一般不喊叫!”

莫大雁脸一红,翻着白眼珠子使劲地瞪了她一眼。在这个问题上莫大雁一般不接着往下说。因为她有一次和应海花出差,两人一间房住,就像当年在农村劳动那样的聊了大半夜,莫大雁困的不成了就先睡了。可谁曾想莫大雁睡觉说梦话,而且还喊出了最高兴的事情,就此应海花就抓住了莫大雁的把柄,关键的时候就变成了她抵抗的武器。

应海花看见莫大雁脸上有些不悦的样子,知道是当着章舞剑的面一定要给她留面子的,就转换了话题说:“莫大雁,为何不想把能爬楼的机器人给你爸爸拿回去用用,这样你也能观察一下和机器人设计方面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好及时改进呀!”

莫大雁也觉得的这是一个最好不过的办法了,知根知底的人,也用不着掩饰着什么。她就对章舞剑说:“舞剑,我先买第一个产品,回家给我爹用去,然后我就在旁边观察,有什么问题我就用笔给记下来,然后反馈给你。”尽管莫大雁的性子比较温和,但是干起事情来还是立竿见影的。她说先回办公室拿钱去!

章舞剑看着莫大雁走出了办公室,很无奈地对应海花说:“我这儿让你帮我卖机器人,你到好第一个就卖给了莫大雁,这让我说什么好呀?”

应海花一看见章舞剑对莫大雁怜香惜玉那样的态度,心里就来了气。她马上说:“谁买不是买呀!我也买一个!”

章舞剑心里咯噔一下子,他愣愣地看着应海花,缓慢地问了一句:“海花,你爹娘用那个还有点早呀!”

应海花笑着回答说:“我给李国庆买一个,把我解脱出来!”

章舞剑使劲瞪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却在说,你就不能正经点,我哪儿得罪过你呀!



莫大雁钱拿来了,一共是七千元钱,她递给章舞剑的时候说:“舞剑,不够我再补!”

章舞剑不敢接那叠钱,他想这么多年的发小儿了,这钱要是一接,情谊两个字还能怎么写呢!他小声说:“大雁,你就拿回去一个先用吧!用着好再给钱也不迟!”他的心酸酸的,钱在朋友和情谊面前就它娘的是个炸弹一样,拉线就响。

莫大雁很严肃地说:“舞剑,听说过那句话吗,亲兄弟明算账。我卖一个机器人首先是我爹需要,其次是我们之间的情谊!这个你应该懂吧!如果我跟你要一个,你也肯定会给我一个,因为这个机器人里还有我们家李平宽的功劳呢!但是我想,你章舞剑就是认识我一个人吗?人人都管你要,你还能做机器人吗?”她的话不像应海花那样句句都带着报复一样,她的话就像一杯纯酿的老酒一样,一句就能让章舞剑醉了心窝。

章舞剑什么话也没说,拿起那叠钱站起来就走了。

应海花看着章舞剑有些壮烈般地出了办公室的门以后,就带着埋怨的口吻说:“莫大雁,你说话老那么煽情,一句话就把章舞剑给吓跑了!等着吧,今天晚上章舞剑就把机器人给送你家去!我还告诉你那个机器人可是女人的造型!”说完她一缩脖子,憋着坏笑!

莫大雁看着应海花得意忘形的样子,想想也得调理一下她了。就一本正经地说:“赶明儿,我也向章舞剑建议一下,适当的也得做一个男的机器人,送给那些白天无比亢奋的人!”说完她转身也走了,后背还在一高一低地抖动着,像是她们小时候跳着新疆舞动脖子那样的撩人心动。

晚上章舞剑真的把机器人送到了莫大雁他爹的家!他对莫大雁的爹说:“莫叔,你身体不好,给您找了个拐棍儿!”说着把机器人的包装打开,接通了电源,就先给莫大雁的爹演示起来了。

他按动开关,先让机器人用手搂住自己的腰,然后将程序设定成走平地。机器人就开始搂着他的腰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很稳当!

莫大雁的爹看着这个女人形状的机器人,心里乐开了花。他夸奖着说:“舞剑,自小我就看着你有出息,偷着拿了我们研究室多少的电阻和电容呀!你当我不知道呀!看见你今天做出了这么个机器人,那些事情就一笔勾销了!”说完,他也试试机器人搀扶着走路。

他学着章舞剑的样子,先站在机器人的旁边,然后让机器人的胳膊伸开,将自己的腰部搂住,再按动平地走路模式。机器人开始向前迈步,他就觉得自己的腰眼儿很温柔地在被机器人助着力量。让他自己的重心也向这机器人的手臂方向倾斜,倒是不会倒下去。他感觉自己的腰很舒服,脸和机器人又贴的很近,感觉那硅胶还真的有股子温暖的模式,他心花开始怒放,一连说了好几声好好好,。他有些激动,脸有些红红的对章舞剑说:“好小子,真不赖,竟然给我们老年人做了这么个能焕发青春的玩意,这下子可就把你阿姨给解放出了,她也可以出去买个菜,跳个舞什么的了!好好好!”

正说着莫大雁的妈妈端着水果进来了,冲着章舞剑说:“舞剑,看见了吧!这就是典型的喜新厌旧。这幸亏你给他做了个机器人,你要是给他做个真人,他还不得飞上天呀!”

章舞剑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地笑出了声!

他笑着问莫大雁的妈妈说:“阿姨,那依着您,给叔叔做个什么样的机器人他就不喜新厌旧了呀!”

莫大雁的妈妈想了想回答说:“你给他做一个土地爷的模型他准就不要了!他就害怕了,就还得麻烦我了!”

章舞剑接过莫大雁妈妈手中的水果笑着回答说:“阿姨,将来我给您也做一个手杖,带助力的,这样以后你扶着叔叔的时候就不费什么力气了!”他随口这么一说,立马却引起了莫大雁妈妈的好奇心。

莫大雁的妈妈显得忧心忡忡地对章舞剑讲:“舞剑呀!我的一个堂妹因为常年的糖尿病,现在已经快失明了,连家门都不敢出,你要是能生产一个能探路的拐杖,那样就给有眼疾的人带来了福音了呀!”说着他长叹了一声,为天下有眼疾的人悲哀。

莫大雁的爸爸觉得老伴有点伤感了,马上打趣地说:“舞剑呀!你阿姨刚才说的这点事情对你可不是什么难事,小时候你就做过探瓜仪器去人家地里头探地瓜去,还说是在搞科学实验!”他揭了章舞剑的老底儿,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

章舞剑满脸通红,笑眯眯地回答说:“那时候,不就为了吃饱肚子吗!”

他从莫大雁家出来以后,还在琢磨着莫大雁妈妈的话,如果真的能制成电子拐杖,那真的就给有眼疾的人带来了幸福。他边走边想着这个问题。如果只用光电扫描系统制成电子手杖,恐怕还存在着信号滞后的情况。如果要把声纳系统和光电扫描结合起来用呢?他的心里忽然亮了一下,他觉得这肯定是个方向。他兴奋地低着头往前走,差点撞上前面的人,待他抬起头来看见眼前的人后,他嗨了一声,出了一身的冷汗。

应海花威严地站在他的眼前,倒背着双手,似笑非笑。她假装在等待着他的发问,实际上她在为刚才那差之毫厘般的接触感到万分的幸福。

章舞剑看着她带着维纳斯那样冷静的面孔说:“海花,你能不能不吓唬我呀!你也知道邹小娥她不是好惹的呀!”他后面的话不敢说下去了,邹小娥和应海花那就是天使的一对冤家,然后就把他夹在中间当靶子。

应海花看着章舞剑带着求饶的表情,心里就特别的高兴。她到不是嫉恨章舞剑,她是嫉恨邹小娥。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章舞剑给收编了,还在我和莫大雁的面前吹牛说,章舞剑那个人,别看他每天斯斯文文的样子,我让他干什么他绝不说一个不字!当时应海花和莫大雁就双眼瞪成了电灯泡一样,她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这怎么可能呢?邹小娥叉着腰回答说,可能不可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章舞剑长了几根儿排骨!应海花和莫大雁当时就像是电量超载,满眼灰暗而无精打采了,她俩输了。输在了邹小娥的诡计多端上了。所以只要是有机会她应海花就要拿章舞剑出出气。她清了一下嗓子说:“章舞剑,莫大雁的爹和娘能用上能爬楼的机器人,那我的爹和娘呢,我的公公和婆婆呢?”她就是要没事找事,非把章舞剑气个灵魂出窍不可,那样他还能异想天开地开发出更多的产品。

章舞剑捶胸打脑般地说:“海花,我能忘了咱爸咱妈吗?这生孩子还得十月怀胎呢,造个机器人你也得给我时间呀!你放心,你爹和你娘绝对比邹小娥的爹和娘先拿到机器人行了吧?”

应海花晃着身子摇着头天干地支般圆满的满意。她笑着,从今以后,我就是什么都要赶在邹小娥的前面报那青春后悔的仇。她的笑很甜很美,一笑就嘴边露出两个酒窝来。她笑着看着他,像是春风一样,非要吹得他激情四射不可!

章舞剑受不了她那电烁一样的眼光,马上说:“海花,我得先回家,邹小娥在家做饭呢!”

应海花觉得也气够了他,就恢复原样地正经地说:“舞剑,我在福利院的同学来电话说,机器人很抢手,好几个住福利院的人给自己的孩子打电话,让他们去卖机器人去,而且要和那个样品的机器人一模一样的,你看还有没有货了,人家等我的消息呢!”

章舞剑喜出望外,满眼深情地望着应海花,脚底下好像是有脚气在闹腾一样,双脚不自觉地在地上磨噌着。

应海花何其聪明,转身走了的时候还留下一句话说:“快点,人家可等不急了!”



��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莫问中年》(连载) 第五章 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章舞剑组织应海花和莫大雁两家都到山里去参观。他的心思很明确,只有...
    刘老师_9e2c阅读 34评论 0 0
  • 《莫问中年》(连载) 第三章 日子平静中过着,就像是风平浪静一样。但是章舞剑的心是波澜起伏,因为二柱子已经把包山头...
    刘老师_9e2c阅读 23评论 0 0
  • 《莫问中年》(连载) 第九章 湖面被春风吹佛着,荡出了无限的涟漪。应海花和李国庆肩并着肩走在了湖边上,望着那波动...
    刘老师_9e2c阅读 61评论 0 1
  • 《莫问中年》(连载) 第二章 五月的天空瓦蓝瓦蓝的飘着几朵白云,像是少女胸前飘着的纱巾那样,随性而飘逸着。又是一...
    刘老师_9e2c阅读 38评论 0 0
  • 《莫问中年》(连载) 第四章 二柱子按着章舞剑的图纸把房子盖好了,他看着这人生第一次盖成的房子想,这章舞剑是有点邪...
    刘老师_9e2c阅读 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