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一天》

字数 2124阅读 169

        一年365天,每天似乎都有呼之欲出的清奇。一直衡量哪一天才是我心中最之的难忘,难忘到——需要我五官全开才能倒带出最真实的回忆。

      1.未语人先秋。

        幕布轻启,时过9年,涌上心头依然悲戚。

      2008年夏,大三,舍友渐入沉睡的深夜两点多,我的手机震颤着床的铁栏杆响了起来,失眠的同学厌恶的嘟囔了几声,翻身睡去。我本想挂断,迷糊中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刻和晃动的“爸爸”两个字,不由一激灵。

        电话接通,爸爸的声音简洁而低沉:“你爷爷走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句!”

      我的睡意全醒,带着哭腔埋怨:“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本已将睡的舍友,听到我的声音,裹着薄毯伸出头来,斜睨着探听我的对话。

        “你爷爷刚走,你别着急,明天请假回来看他最后一眼,送送他吧!”

        “你该早告诉我……”我继续低语着。

        “明天你回来再说吧!……”爸爸叹着气挂上电话。

        舍友竟全部醒来,拉开灯,异口同声的问:“你家出啥事了?”

      “我爷爷走了!”

      “还以为你爸妈出事了?”“赶紧睡吧!明天请假回去就是了!”……

      舍友喘息慢慢平稳,卫生间的水滴答滴答响着,我闭上眼脑子里却如丝网般混乱。

2.一别已隔千重云烟。

      乘坐大巴,三小时,公交,又一小时,我背包站在门前,印象中等在那里冲我傻笑的慈祥面孔一晃而过。看着红色铁门上浆糊刷上的白条和矗立在墙边的白蕃,我觉得自己像是走错了地方。大姑姑头上覆着顶带麻绳的白孝迎面朝我走来,未等她说一句话,我酝酿了许久的泪终于奔赴出来。

      “妮,你回来了?进去看看你爷爷去吧?”大姑姑也哭了起来。

      我点着头说不出话。只顾跟着她沾满泥渍,糊着白布的鞋子一前一后的往前迈步。

      院子里家族的长辈,亲戚都在,我竟忘了一一打招呼,径直跪到爷爷遗体前磕了五个头。

      “你爷爷没白疼你,起来吧!”姑姑们把我拉起来。

        “你刚才磕了几个头?”我妈问。

        “不知道!”我若有所思。

        “神三鬼四!”

      “小孩子不懂,心意到了就行。”

      听他们说话,我只愣看着躺在那里的爷爷,满脸、满手的的老年斑印记着他八十四岁的沧桑。他穿着整齐的寿衣,安详的闭着眼,微长开嘴,嘴里放着象征转世后富贵有余的小金鱼,静静的躺在那里,像睡着了一样。以前每看到爷爷微张着嘴打盹,我总要去戳戳他,心里老想着他老了,别像其他老了的人一样一觉睡过去,再也醒不来。现在,我却不敢再去戳他了,他真的累的睡着了……

      爸爸冷不丁的站到我旁边:“你还埋怨我没早让你回来。这段时间我只顾忙着照顾你爷爷了。临了,才发现你爷爷是结肠癌,在医院你爷爷疼的打了最大限度的杜冷丁……喘不上气来,一个劲的加氧气也不管用了……安顿好,就接着给你打电话了……”

      “她也不是怨你,心情在那里。这不,已经能赶回来看最后一面了吗?”大姑姑对爸爸说。

      回想,临走前爷爷让我给他洗脚,剪指甲,或许他早已预见了此时。我不免陷入了沉思……

3.戎马经波折,坦荡看前程

      爷爷是个明白人,年轻时跟着参加过抗美援朝、渡江战役,有机会能当官时,只选择了留在村里做个政治部主任。虽因耿直,没能为儿女铺设什么,却也倍受整个村子的敬重。

        爷爷这辈子,除掉夭折的一对儿女,只剩下了我爸一个儿子和四个姑娘。都说重男轻女,爷爷也是对我爸这棵独苗费尽心思,可越是费心,结果越偏离的厉害,我爸爸早早在挣工分的日子里对上学失去了信心。爷爷也只能在打骂中,看着五个儿女平庸的成家立业了。

        到我这,爷爷本来也是期冀能有个孙子的,无奈,又得了两个孙女。然而,事情却一反常态的发生了转折,从小他就对我百般疼爱,每每上学放学都迎在门前,习惯,一直延续到我上大学。爷爷常说的一句话是“疼外甥不如疼孙女。我觉得我孙女最好!”这话时常引来姑姑的不满,却也忤逆改变不了爷爷的态度。        依稀记得,我小时候,爷爷走路总是健步如飞,会扛着我去集市上看大戏,会给我在老槐树上绑个秋千,会去草垛里给我捉刺猬,会用土抷起来给我烤个叫花鸡,会给我讲他上私塾、从军打仗的日子;我长大后,他会把所有好吃的留给我,会在我被爸妈臭骂一顿生气不吃饭时偷偷塞给我钱,会教给我怎么做饭、做人,会在我生日时买一堆东西让妈妈给我送到学校,会主动让我给他掏耳朵、剪指甲……

4.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

      爷爷静静的躺在那里,我倚门廊上看着他。两米的距离萦绕着我和他的所有记忆。我想和他单独待一会,想再让他讲讲,他这这辈子,各个时段所经历的故事,想再问问,我临走前给他剪破的地方还疼不疼……可我终究是没机会再和他言语。

      正午时分,爷爷被抬着上了火化车,周围的乡邻纷纷来送爷爷最后一程,有人在说:“老老爷走了!”“咱这,资历最大的人没了!”

      跟爸爸、妈妈、姑姑身后,看着他们悲恸的哀嚎,我只能在那流泪却发不出声音。目送着火化车远去,听着哀乐慢慢消沉在初夏的阳光里,我却觉得身上有股暗哑的清冷。

      爷爷重回到家,只变成了一个小盒子,小盒子旁边放着他临走前拍的照片。照片上他头发全白,因中风而斜着的嘴咧开了笑着,笑里舒展开他脸上的老年斑。他就这样笑着看我们哭,也许他想告诉我们不用如此悲伤,他一生已很幸福,虽历经沧桑,经历战火、贫困、饥饿……他依然幸福。

5.离别之殇,岁月渐浓

        有的人走了,全无痕迹,终究被人遗忘在风里……我不知爷爷留给别人了什么?也许,他只是清明节时,子女哀思的祭奠。于我心里,他却是升如梵天的的星辰。当我仰望星空,总觉他含笑在看我,默默无声的守护、庇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一天,世界上最疼我的人去了。 15年前的一个冬夜,下半夜我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父亲带着一身寒气站在门口,...
  • 那天上午一到所里,前台小陈就告诉我有我的快递,可能是两箱水果。 我很诧异。虽然我也算是网购达人,生活用品大部分从网...
  • 感赏:自己越来越爱喜欢读阿拉丁电子实体书! 感赏:越来越爱自己,越来越喜欢自己,爱自己!爱的死心塌地!至死不渝!不...
  • 疑惑门 《你烦我吗》 我很烦 现在...
  • 一个人,大概有两个灵魂。一个在孤独的路上越走越远,一个在生活的洪流中污浊不堪。 我一路西行,如同取经的和尚。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