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星快乐吗?

96
cad0420
2016.12.20 18:26* 字数 2503

一篇8月8日写的日记,从 One Day 上搬过来


今天和同事去看了盗墓笔记的电影。的确很烂,但是也算是学到了一丁点好莱坞大片的形,至少和 SVB 差不多烂吧。习惯性的上网想看看影评,结果网上更多充斥着网剧男主和电影男主两个小鲜肉对比的撕逼文。

对这个问题我也不想做任何观点上的评论,因为我的确对他们谁都不关心。但是小生们的粉丝的确也没必要撕谁好看谁不好看,反正过几年大家的脸都会因为年轻时的整容过度而垮掉,只是时间长短的不同。

这句话听起来很恶毒。但是深入想想,隐藏在这个现象下的本质反而很悲哀。年轻的男孩女孩们,为了赚钱在经纪公司的驱使下只好听话的整,趁年轻赶上最后的小生风潮多捞点金。艺人经纪公司,或许就像现在的投资公司?关心的并不是某一个人的长远发展,而是整体的收益。一个艺人对于经纪公司不过是一个变量罢了,即使是最为他们赚钱的艺人大概也是如此。我猜,或许某些小生吸金能力强,公司给了他们一些发展的自由允许他们去试错,但是大概也像大型公司一样,给的试错时间很短,如果不行就停止撤掉所有资源,还是继续听话好好走原来规定好的路线。而即使有的人真的有点想法,大概也不敢跳出现有的被控制的状态。谁知道自己的选择又是不是对的呢?或许自己根本没有走演技派的实力或展示实力的机遇,现在这样的生活已经足够了,为何还要闯进不可知的动荡中用目前已有的物质条件去赌博?假如胡歌不是出了车祸,按照他当时的偶像路线,很有可能也不会出现现在的这些角色,获得这么高的呼声。(国外会产生小李子这类的许多努力毁形象转型的“奇葩”,第一因为他们真的想成为优秀的演员而不是明星,第二大概也和他们演员行业的制定的片酬制度有关。不过这又是另一件事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有时候也会很羡慕有钱的人。我相信钱可以买来快乐,我也喜欢很多好东西(谁不喜欢呢)。是的,物质享受的确是快乐的源泉之一。也因此,我觉得有钱人一定是比我们快乐的。因为一旦他们受了委屈、或者因为孤独不被理解而产生负面情绪时,他们可以立刻豪掷千金、或叫几个性伙伴、甚至搞来药物来获取新的快乐。而平凡人很少能够出得起这个成本,只好自己试着安抚和消化。然而,物质带来的浅表的快乐,和理论上认为的深层次的快乐,真的不一样吗?很多人都认为是不同的。马洛斯的模型认为人一旦满足了物质欲望,下层的欲望就会也想要得到填补。但是,一旦一个人无时无刻都可以将不快乐的时间由浅层快乐填补上时,这个人到底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幸福或是不幸福呢?当然,并不是所有有钱人都是只懂得靠物质填充自己的傻子,即使一方面不开心,他们一定多多少少会在另一方面做一些满足了自己精神需求的事情来获取快乐。

我刚刚来到上海时,很喜欢玩 Ingress,因为附近小区的院墙上有很多印着美德或格言的浮雕,感觉似乎很有艺术气息所以被人设置了不少 portal。其中有一个是附近一所小学,墙上写着“无欲则刚”。这是一个多么深奥的道理啊,小学生怎么会懂?这四个字,需要经历了多少事才会懂?是享受了足够的欲望而感到了自欲望的无意义,还是追求太多欲望却不得而顿悟自身的渺小?也并没有人能够知晓,到底释迦牟尼尊者在看到身边其他贵族公子们彻夜狂欢后瘫倒一地的场景究竟想到了什么,而突然彻悟光着脚走出曾经自己的世界。而每次路过刻着这四个字的矮墙时,我都会对自己做一个反思——是否自己心中的欲望太重?

而18岁时被那个男友问得哑口无言的问题,到了今天我还是无法解答。

你的梦想是什么?
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买好看的衣服、买化妆品等等有什么意义?

……

这些能让你快乐吗?
人生的追求是什么?
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物质带来的快乐是真正的快乐吗?
明星幸福吗?

……

虽然我知道,可能这些反对我当时说自己梦想是“做一个事业有成的女强人,赚很多钱”而说的话,他自己都没有进行深入的思考过,只是笼统的有一个被某些幸福学家利用“反消费主义”手法营销过的概念——但是,在他说完那些之后,我的确发现自己原来从未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只是被各种早已规划好既定路线的期待驱使着盲目前进。而这些对自身的诘问,又是否有意义?就像一茬又一茬的“偶像派”艺人们,虽然今日改弦更张换名为“小鲜肉”,但是的确过的生活潇洒又充实,即使未来规划的再差,至少也有了继续生活下去的本钱可以做其他生意或者直接投资,就像《马男波杰克》里面的萨拉·琳一样依然可以比世界上大部分人生活得好。

托尔斯泰说的“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我想说,人们的不快乐其实也是相似的。即使萨拉·琳再怎么用毒品和酒精麻痹自己,在毒品 high 到浑浑噩噩状态中仍然会说自己一直不快乐。我想,肤浅的快乐应该真的很难取代深层次的快乐吧。购物、Spa等,的确会让我感觉良好,有时(例如买了一件真的很漂亮的裙子时)也会持续产生快乐。然而,引起不快乐情绪的根本原因还是存在,并没有消失,过了不久它又会死灰复燃。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在生活中会有很多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因此我们会有很多困扰。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好处,就在于我们很多时候没有办法用物质和外在去满足肤浅的欲望而掩盖了真实问题的本质。因此我们只能自我疏导、反思,被迫动手解决困扰自己的根本问题。如此思维才能渐渐变得更加强大,因此别人常说逆境成才。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我管这种做法,叫做“做正确的事”。

虽然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道人生到底应该追求什么,但是我想不论是否愿意承认,人至少都是希望自己可以幸福的。而如何获得幸福?这也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但是正确的回答一定包括这一点——

“做正确的事”。

什么是正确的事?我认为是那些不由负面情绪驱使的事情。

我们所做的事中,很多都是由不安全感产生的:处子情结、谈恋爱中的不信任、年轻而盲目的婚姻、一份用“稳定”形容的职业……这些绝不是“正确的事”。而用各种理由(包括“自由”、“权利”)去为自己做出这些行为开脱的做法,更是一种“不正确的事”:首先,“自由”和“权利”是非常复杂且有争议性的两个词;其次,这种开脱行为本身也源于别人对自己否认的不安全感。

我自己在这方面是一只笨鸟,甚至是一只 flappy bird,虽然意识到这点而做了一只先飞的笨鸟,却也飞不稳,经常一头栽倒在地。不过,我想,也正是因为这些不怕摔下的飞翔时刻,才成就了一只鸟的骄傲。

感悟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