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了,你想成为什么人?

图片@微博云朵插画

❤️

前两天,班上一个同学借用我们阳台晒被子,闲聊中她告诉我最近热播的青春校园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在这周迎来了大结局,我这激动的啊......

但一直到今天,我却都还没有去看这个大结局,潜意识里,我相信结局一定是很美好的,就如这剧名一样。

再加之最近被“我的青春,欠我一个江辰。”、“表白男神江辰!”刷屏的消息动态,隔着屏幕,似乎都能触摸到无数颗粉红色的少女心,悸动着,艳羡着......

而比起这些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部剧的第十六集“你想成为什么样的大人?”

在这集电视剧里,江辰结束北京的考试,回到学校。此时刘老师让大家都在纸条上写上自己想考的大学,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陈小希看着林静晓和江辰都写了,只有她和吴柏松对着空白的纸发呆,她不知道自己想成为怎样的大人。

之后图书馆里,陈小希问起吴柏松未来的计划。吴柏松不打算游泳了,陈小希说自己想做的事有很多。吴柏松问陈小希有没有坚持下来喜欢的事,陈小希脱口而出画画,江辰两字被她咽进肚中。

假若把人生这条路,以“一百”量化为一个完美的维度作为评价体系的话,那么,才走了五分之一的我,就已经面临着大雾一片,前路模糊,不知道自己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图片发自《小美好》

❤️

关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可以毫不避讳的说,以前的我想成为很多人,很多优秀的人。小学或者初中时的学霸或者文艺委员等等,具体的我也不记得了。

只记得高三时跟我一起同桌了大半个学期的那个女生,学习特别好,人长得很秀气,又很活泼开朗,是典型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老师偏爱她,同学们也很喜欢和她玩......

当时的我在心底默默地把她当成“榜样”,甚至特别想成为的人。

我跟她关系不错,平常两个人经常什么都能聊得起来,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这事。大概是觉得羞于开口吧。

很长一段时间,我坐在她旁边,看着她上课时轻而易举地就可以回答出班上没几个人能答出来的问题,然后赢得老师的频频点头和赞许,以及全班同学的欢呼、赞美和喝彩,我都在心里懊恼着,为什么我不是她呢?为什么我没有她那样聪明的头脑?为什么我不像她一样会跳舞、会弹琴呢?

又或者如果我是她,那该多好啊!

当然,除了羡慕她,想要成为她,更多的是我也像班上那些同学一样,坐在路边鼓掌,为她的各类的出色而欢呼、祝福。也默默在心底认定她是我的偶像,并坚信着她就应该是这么优秀的,也会一直优秀下去。

直到后来高考之后,从老师口中才得知她离本科分数线差得很远,最后也只能去到南方一个很小的大学。

得知消息的那一瞬,并没有一种超出她分数很多的窃喜,反而心里着实为她惋惜和难受,总觉得她不该是这样的啊。

毕竟,她一向是那么的优秀。

图片发自《小美好》

❤️

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去细想、深究过。

直到跨过高中,到了现在大三,遇见了很多人,也接触过很多有趣或奇葩的事物,才渐渐明白了一些以前不曾意识过的东西。

L是我一个同学,虽没有想过要成为她,但不可否认“她是个优秀的姑娘,或者比我还优秀”这一事实。

而在一次看她在整理一些笔记,就随口问了句之后能不能给我看看,但没想到遭到拒绝。而后来还是把笔记发在群里。这让我有些诧异,大概这与我惯常对她的认识有点出入吧,当然我并不是在贬低或诋毁些什么。

再后来的一次随堂考试前,听到她让别人去坐我旁边,她说:“伊伊应该比我复习的好,你去跟她坐吧!”

当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以前,看多了别人那些励志的模样和版本,所以想成为别人的欲望和动机也愈发强烈。但是,在羡慕别人和懊恼羞愧于承认这种认知中,忽略了自己的进步和成长,忘记了自己也是一直在向前走......

图片发自《小美好》

❤️

也似乎越长大,也越来越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羁绊着,而越不能像小时候被老师问道“长大了想要成为什么”时而脱口而出:老师、科学家、警察等一切的具象。

而对于我自己而言,虽然做不到像陈小希一样,在橡皮的每一面写上一个职业,然后用投骰子的方式来帮自己做决定,但也在高考结束,上大学之前,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提了好多要求。

那时,我对自己说:“上大学了,以后要成为一个被所有人都喜欢的人。你要有一个很好的人际关系,和身边所有的人都打成一片。你要好好学习,多看书,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你要学会化妆,学会打扮,让自己成为一个漂亮的人。你要......”

但是,现在二十岁的我,大学生活也过了二分之一,离当初上大学之前提出的要求虽没有偏离,却也相差很多。

直到现在,我还是没能成为一个被所有人都喜欢的人,也没有一个面面俱到的人际关系。虽然也被人夸过“挺漂亮”,也被人“表白”过“想要成为像我一样的人”......但并不以为意,唯一能拿出来讲的大概是还不算差的成绩和看了一些自己喜欢看的书吧。

但如果还是要问我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的话,我想,这个问题我是回答不上来的。因为我也不知道二十岁的我,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不想,也不能以某种具象化的事物对这个问题作答。

我只能说,二十岁的我,不止是年纪有所成长,也要让自己的内涵像午后突然的一场大雨而为树林带来的白雾一样,干净而又别有一番意蕴地“蓬勃而出、有所丰富”。

并且有着自己独立的思想和原则,而不再以某某为“想成为的人”,并不断挖掘自己的“不可能”,成为自己的“nobod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