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六 地缚灵(二)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距离上次探险过去已经一星期了。

警察来找过一次邹卉,了解当时的情况,邢倩倩吱吱呜呜地搪塞了过去。毕竟,那晚的事情有谁会信呢?

在家休息了几天,邢倩倩决定回学校去上课,在这样待在家里自己会逼疯自己的。

邢倩倩在上学的路上遇到了邹卉。

邹卉早就没了以往的锐气,整个人有些无精打采。看到邢倩倩,邹卉似乎找到了希望,快走几步,一把抓住了邹卉。

“倩倩,那天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对不对,我没有疯对不对!”邹卉的眼里带着血丝,语气带着激动。

“你没有疯,”邢倩倩觉得有些害怕又有些心软:“确实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我们都看见了。”

邹卉抓着邢倩倩的手依然没有松开,神色却慢慢放松了下来。

“我们先去学校。”邢倩倩安慰着邹卉:“到学校我们慢慢聊。”

邹卉点点头,就这么抓着邢倩倩的手,两个人一前一后向学校走去。


——2——

教室里,何璇和刘晶的座位空着。

邹卉还是有些心神不宁,不安地四处看着,好像惧怕着什么。

果然,刘晶也没来。邢倩倩扫了一眼两个空着的座位,有些奇怪:为什么警察来的时候只说到何璇的失踪,没有提到刘晶?

“对不起,我迟到了!”

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打断了邢倩倩的思考。

下意识地抬起头,邢倩倩的脸上露出来了难以抑制的恐惧。邹卉则是直接站了起来,颤抖着指着刚进来的人:“刘......刘......刘晶,鬼,鬼呀!”

迟到的,竟是那晚最先失踪的刘晶

邹卉惨厉的叫喊声,吓了所有人一跳,门口的刘晶也是一颤,眼神有些闪躲。

邢倩倩突然站起身,快步走到邹卉身边,扶住了有些摇摆的邹卉:“邹卉,你怎么了邹卉,是不是还是不舒服?”

邹卉惊恐地看着刘晶:“你.....你......”

邢倩倩扶着邹卉的手又使了使劲,邹卉依然颤抖着看着刘晶。邢倩倩眉头微微一皱,面色焦急地看向老师:“李老师,邹卉早晨来的时候状态就不太好,我想扶她去保健室休息一下。”

李老师知道他们几个人的遭遇,点了点头:“赶紧去吧,我会尽快通知邹卉的家长过来。”

邢倩倩使劲地一拉,拽着浑浑噩噩的邹卉走出教室。

在门口和刘晶擦肩而过的时候,邢倩倩小声道:“我会搞清发生了什么!”

刘晶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低着头,像往常一样默默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安静地拿出自己的文具书本。

李老师整了整课堂纪律,继续开始上课。


——3——

医务室

邹卉倚坐在病床上,眼神发直。邢倩倩坐在旁边,黛眉轻皱。屋子里很安静。

“刘晶有问题!”邢倩倩想了想继续说道:“一个素来胆小的人,不会这么平静地出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况且,那晚她还.......”

见邹卉没有说话,邢倩倩拉起邹卉的手:“邹卉,这事儿有古怪,我们要自己查一查!”

邹卉身体一抖,目光转向邢倩倩,颤声道:“还要查?”

邢倩倩坐到邹卉的身边,轻抚着邹卉的后背:“当然要查,不弄清楚发生了什么,这件事就会永远留在你的心里,时时刻刻地跑出来撕咬你的灵魂。”

邹卉身体又是一抖。

邢倩倩顿了顿,更加温柔:“何况,何璇还没有找回来,你不担心她吗?她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能丢下她。”

邹卉脸上表情不断变化,有恐惧,有愤怒,有内疚。

“刘晶那个小贱人竟然自己回来了。”邢倩倩的声音里充满着蛊惑:“她一定是放弃,甚至是谋害了何璇。”

内疚,愤怒越来越占上风,邹卉眼里的血丝变得更鲜红。

邢倩倩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所以我们要查,为了我们的朋友,一定要查出真相!”

邹卉狠狠地点点头:“查!我都听你的!”

“你先好好休息一会!”邢倩倩扶着邹卉躺下,拉过被子盖在邹卉身上:“明天,我们放学一起走,跟着刘晶看看她有什么不同。”

邹卉点点头,疲倦涌了上来,眼睛一沉,睡了过去。

邢倩倩做在旁边,沉思着。


——4——

周五的傍晚

随着放学的铃声,同学们离开学校的步速明显快了很多。结伴而行的人,互相商量着周末的安排。

邢倩倩和邹卉明显和周围的气氛不符,显得有些凝重,两个人走得很慢,因为,前边的刘晶走的也很慢。

刘晶慢拖拖地走过了学校的两个路口,似乎突然有了明确的目标,突然加快了步行的速度。邢倩倩和邹卉赶紧跟上,邢倩倩眼里又流露出亢奋,她预感到将会发生些什么。

走了一会儿,刘晶在一家超市前停下了脚步,直接走了进去。邢倩倩和邹卉怕被发现,只能站在附近的角落里等待,邢倩倩看了一下超市的招牌——夜言超市。

吕岩坐在收银台,脸色仍然有些苍白,左手的阴阳核桃缓慢地转动着,右手在本上写着什么。吕岩的身旁,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人悠闲地喝着茶。

刘晶手里的篮子,装满了各种食物和饮品,看起来像是要去野游的样子。

吕岩看了看刘晶放在银台上的篮子,又抬头看了看刘晶,露出一丝微笑:“又是你呀,小姑娘。家里来了客人吗?前两天不是刚买了一大堆吗?”

刘晶腼腆地笑笑:“帮一个朋友买的,他比较能吃。”

“哦!”吕岩呵呵笑道:“是男朋友吗?你对你男友还真好!”

“不是!”刘晶脸上浮起一阵好看的红润:“是一个对我有恩的朋友,只是朋友!”

吕岩继续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专心忙着手里的活 。

“63,取个整给60吧!”吕岩一边说着,一边将东西装到袋子里。

“不用,我有零钱的,”刘晶从钱包里拿出六张十元,又从钱包的小袋里拿出三个一元钱的硬币,一起递给了吕岩。

吕岩点点头,接过钱,将袋子放到刘晶手里:“正好,你慢点,天快黑了,早点回家,比较安全。”

刘晶点点头:“谢谢大叔,再见!”

看着刘晶走出超市,渐渐远去,中年道人放下了茶杯,开口道:“师兄,怕她今晚是早回去不了。”

吕岩看着远处的角落,邢倩倩和邹卉走了出来,悄悄地又跟在刘晶后边。吕岩皱了皱眉头:“怕晚回家的不止她一个!”

中年道人抬眼看了看:“要我跟过去吗,师兄?”

吕岩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劳烦师弟去一趟。还是按照规矩,莫强求。”

中年道人点点头,起身走出了夜言超市。

吕岩重新坐了下来,看着写满字的笔记本重重叹了口气。


——5——

刘晶进入凶宅已经有一会儿了,邢倩倩和邹卉在大门前,犹豫着要不要跟进去。几天前的恐惧阻挡着两个人的脚步,可对事情真相的好奇又有力地推着两个人前行。

“小姑娘们,你们真的要进去吗?”

背后传来的声音把两个人吓了一跳,邹卉更是捂着嘴险些叫了出来。

身后,是一个一身道袍的中年人,吕岩的师弟。

“贫道,重阳子,很抱歉吓到二位。可是,你们真的要进去吗?”重阳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我,我们......”邹卉似乎被问得有些犹豫。

“我们有个朋友进去了,我们有些担心。”邢倩倩也显得有些焦急:“大叔要和我们一起进去吗?这可是凶宅,我们有些害怕!”

重阳子摇了摇头:“贫道不能进去,希望你们也别进去。”

“大叔一看就是法力高强之人,难道真的不愿意帮帮我们吗?”邢倩倩一副我见犹怜的感觉。

重阳子后退了一步,摆摆手有些为难地道:“小姑娘请自重,莫要为难贫道,这屋子真的是进不得。”

邢倩倩向前逼近了一步,眼睛里有了一些泪光:“出家人悲天悯人,大叔为何如此推脱?”

重阳子叹了口气,摇着头从怀中拿出一个平安扣:“如果你们非要进去,请带着这个平安扣,而且不要分开。

邢倩倩一把拿过平安扣,收起刚才我见犹怜的状态,笑嘻嘻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大叔!”说罢拉着邹卉打开大门走进凶宅。

重阳子又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楼上的窗户看了好一会儿,摇着头离开了凶宅。

窗前,一个白色的人影渐渐消散。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星期一,傍晚。 刘晶手里提着一大包零食,步伐迈得有些快,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邹卉失踪了,邢倩倩请了长...
    TA君说阅读 156评论 0 8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
  • ——1—— 苍南市一中 课间休息,高二三班的教室里,女生们成群结队地在一起聊天。 邹卉、何璇和邢倩倩聊着最近的灵异...
    TA君说阅读 197评论 0 9
  • 无眠秋夜三更过 往事随风逝 叹君笑问己多情 自笑多情儿郎恋几人 心爱心恨无人懂 唯爱谁人知 问君深爱念何人 遥望星...
    窮奇阅读 3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