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簪银囊梦归马

  金丝明绸,无限遐想;鳞次栉比,富丽堂皇。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舞姿缠目三日不休。琴弦微颤,霓裳曼旋,羽衣惹目。一曲终,袖落,饰落,心神落。

  千年岁月,此醉一回,如梦,道是缘浅。

  幻化过十四朝古都的模样,大抵都为古板庄严的亭台楼阁,宫阙城墙;张扬的橘红色,明艳的亮黄色,象征着天子无上荣耀。一扇又一扇沉重的大门是天子与百姓的界限,缓缓流过的护城河清澈而又难以望穿。景区不过为了所谓经历,人流推着向前挪动,明亮的闪光灯无数宠爱。等落日余晖洒下,宫宇殿群在柔和抚摸下慢慢褪去面具,亦或是换上另一副柔情面纱时,早已腰酸背痛着奔赴下一景点。宫殿无心,观者无情。

  千百年前,尔虞我诈。

华清宫


  然,实确非此。连绵群山掩映怀抱着的宠儿,宛如清境佳人,绝世独立,没有喧嚣与繁华。华清宫。不缺亭台楼阁,不缺豪美无度。“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奢侈,汉青有照,可却又有别样韵味。

飞霜殿


  微凉清风吹拂过山,缠绕着白云密林拨弄着婀娜的舞姿曼步而来,踩风踏雾;叶摇曳,雾缥缈,窸窣的树影婆娑,暗黄色的屋顶上的小仙望风轻叹。非也,非也。缕缕琴声与空灵笛声好似慢慢响起,不知如何竟传到了海棠汤旁,温泉漫出,身影显现,纤细修长。恰似千年古梦留恋,归梦岁月如奔马,无处闲愁。

海棠汤


星辰汤


  为你别一簪幽梦,怜世人唾弃。一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红颜抿断。

  我一步步走在骊山上的台阶上,是时光的契合。十月,每年莅临的十月。一束束微光在山间游走,在清灵的山泉上跳动。有一个人,也曾走过这里,赏万千气象。

骊山


  汉青上的人,不是最真实的人,心中的人,是最真挚的人。一曲霓裳羽衣,道尽无数沧桑。

  曾记否?古时金簪花落,与斯人长烟谈笑,醉想,醉想,提笔落文,银囊忽倒,料未到,香先溢。

梦寐以求的地方,是几丛矮矮的建筑群。陕西历史博物馆。计划之外,梦想之中。

葡萄花鸟银香囊


执着于一见如故的葡萄花鸟银香囊,奇于其精妙构造,叹于其身后事故。球转,香料不倒,金属不腐朽。风光流转,香囊微旋,物是人非。马嵬坡,还有人念着这葡萄花鸟银香囊吗?昏黄的灯光,柔和地轻抚香囊,柔情似水,梨花如雪凄然绽放,一点一点,忽而又一齐绽放,坦荡,率真。三月三的曲江池旁一定会有人记挂着你罢!


鸳鸯莲瓣纹金碗


鎏金石榴花纹银盒



  在历史博物馆,不会孤单。单独展馆,盛唐的万物相伴,或许在深夜,会相遇,会再造一个千年的盛唐。金簪,古镜,烛灯,气象再生,等着故人的归来。待你归来。

  梦不断袭来,似奔马,如御风。阙楼宫绸,墨黑残夜晓黎明,再舞一曲,共话今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早就到了公司,现在在公司写日记,写完回家,明天下午的《春分茶会》,周日的《梦想植树》公益活动,月底的《修复关系》...
    李仲恩阅读 158评论 3 3
  • 曾经有一个朋友和我说,想到什么就马上去做,不要犹豫。 想看电影,赶紧去看,要不没两天就下映了。 想去各类群岛,即刻...
    净彻阅读 996评论 4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