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六十一)

图片来自网络

刚打开房间,两个人就支撑不住先后倒在地上。

我喘了一口气,手撑在膝盖上,看着面前两个死猪一样的醉鬼,不知道手先要伸向谁。索性关了门,瘫坐在他们中间。

老四虽然喝醉了,但是跟平时也没两样,只是躺在地上,不吵不闹,一双醉眼眨巴眨巴的,嘴角带着那种满足的笑容。

倒是冒菜,一点都不安分,嘴里嘀嘀咕咕的,在地上翻来滚去,头在地上不知道磕了多少下。我有点心疼地把他拖起来放在我怀里,俯下身去,听他嘴里到底在说什么。

“小安,你在哪里……小安,冒菜都吃完了,我还没吃饱呢……小安,我听到铃声响了,是不是要上课了……小安,我冷,抱我一下……”

都是不着边际的话,我却听得入了神。因为醉了的他,每一句都在叫我的名字,每一个动作都让我觉得温存,每一个表情都让我依恋。

如果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我是愿意的。身后是知己,怀里是喜欢的人。我们不谈明天,都在梦里,好像就不用去面对生活中那些尖锐的问题。

但这不过是痴心妄想而已,我想起冒菜面对老四那个问题长久的沉默,心里忽然就难过起来。

虽然冒菜主动吻过我,虽然他亲口承认,他对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虽然他看到别人对我好会充满嫉妒,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这就是爱情。

我害怕是我会错了意,更害怕冒菜没有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害怕他那些脱口而出的话,那些暧昧纠缠的举动不过是一时兴起。

想到这的时候,冒菜忽然像是有感应一样,一把紧紧地抱住我,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然后肩膀剧烈地抖动起来——

没错,这个杀千刀的臭傻逼在我怀里吐了!

卧槽,就算当时再难过我也在没法继续伤春悲秋了。在跳起来打爆冒菜的猪头还是赶紧冲进浴室把自己冲干净之间挣扎了一番,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站起来走了两步,我转头看了一眼冒菜,实在不忍心那么好看的一个人在一堆呕吐物里面痴缠,顺手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拖进了浴室。

我把冒菜放在马桶上,一点一点艰难地脱去他的衣裤,脸突然就红了。这好像还是我们第一次这样坦诚相见,虽然是在他意识不清的情况下,但是我还是止不住地泛起一阵阵的羞耻感。

那一刻,看着冒菜的身体,我拿着喷头的手忽然有点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别的。害怕自己再想东想西,我赶紧打开热水将自己和冒菜胡乱冲干净,然后裹着浴袍将他拖了出去。

洗完澡出来,我才发现,老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一张床上,呼呼睡了起来。我把冒菜拖到另一张床上,给他盖上被子,然后关掉了房间的灯。

坐在冒菜的床边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对面的老四,正犹豫着,自己应该睡在哪里,忽然一只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将我拽了进去。

“冒菜,你醒了吗?”黑暗中,我看不清冒菜的脸,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但是没有听到回答。

也许是太困了,也许是因为躺在冒菜身边,让我觉得安稳,我没有再说话,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 我一睁开眼睛,冒菜那张人见人爱的脸就出现在眼见,让我有点措不及防。

冒菜侧卧着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你……你干什么?”我突然就结巴起来,好像自己干了什么亏心事。

“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昨晚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冒菜坏坏地笑了一下,一把撩开盖子啊身上的被子,松垮的浴袍下面,他什么都没有穿。

“我能对你干什么啊,不就是你抱着我吐了一身,我帮你洗……了个澡……”说到这里,我脸忽然烧得发慌,说不下去了。

“哦?帮我洗了个澡?”冒菜眉毛一挑,笑容坏地七荤八素的,“原来我昨晚是遇到了活雷锋啊,把我脱个精光,还帮我洗了个澡!”

“那个,老四呢,床上怎么没人?”我不得不转移话题,再说下去,我一定会面红耳赤地暴毙在床上。

“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他,可能先回去了。”冒菜打了个哈欠,不以为然。

就在这时,门铃忽然响了。我走下床去打开门,老二和老四提着两个口袋站在门外。

“老三……那个,你的浴袍好像有点散了……”老四看着我,眼神僵了一下,脸慢慢地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