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自卑岁月

我从小就是个极度自卑的人,生得瘦弱,家境不好,学习一般,读书时个子一直矮小。父母都是大字都不识的文盲,是村庄里的老好人角色。

其他同学家长常会去学校,送饭送伞看望子女,我家太忙了,离学校又远。我内心深处也并不希望我母亲去学校,她耳朵不好,说话有时还不关风……

羡慕同学们家庭条件好,父母能识字,学费不用拖欠,能穿着得体合身的衣服。而这些我统统都没有。

老师上课若是抽我提问,我站在那一声不吭,心里即便知道答案就是不说,总觉得自己或许是错的,会让老师同学笑话,就是那么不自信。

还记得语文老师有次上高尔基的《海燕》那节课,突然老师说大家开始统一大声读这篇文章,然后来我这抢背,看你们这班人谁的记忆力最好。

我理科虽不行,但记忆力倒是不错。课文不算长,我很快就能背得出来,却就是不敢上讲台去到老师那背。

又过了几分钟,坐在我前面的男孩魏坤,他主动站起来,大声且自信地说:老师,我已经会背了。

老师示意魏坤去他跟前背。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第一抢背的机会没有了。

因为自卑,我错过了好多好多机会。

魏坤同学是镇上开新华书店的独生子,每天中午他带的菜都有两份,有时还去学校食堂打新鲜蔬菜,他与我的生活简直是天上天下的区别。

而我整个初中的中午菜就是咸菜,最羡慕发小早餐可以吃猪油炒饭,有时还有鸡蛋炒饭。

贫穷到极致,自卑到极致,就是我童年到成长时期的最深刻印记。

十几岁去沿海打工,2003年左右,那边服装厂的工作时间每天都是在十六七个小时。一点不夸张,去过的人就知道,每天在日光灯下做到凌晨两三点,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把觉睡个够。

服装厂主要是四川、安徽、江西、贵州人最多,因为我干活快,也是为多赚点钱,特别拼命。打工后,我个子又长了很多,达到1米66,综合条件在工厂里算还可以,同事羡慕我手脚快,个子高,大家对我都很客气敬重。

相比年少的极度自卑,青春时期能稍微好些。

最让我变得自信的是,这几年写作后,很多学历比我高,家境起点都好的文友,都很支持鼓励我,他们说佩服我身上的精神和勇气。

说我用手机能坚持写几年,换成同样起点经历的人,没有我这思维意识,更没有这份毅力。

我内心想说的是,我除了写作,真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我坚信写作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最好方式,也是门槛最低的一种。

如果去学摄影、去学画画、还是舞蹈,哪样都比写作成本高太多,更是不现实。

我再也不想去干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干着机械枯燥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在最初尝试写作时,每篇文章一个留言都没有,我就自己给自己留言打气,记得有篇我这样给自己留言:感谢自己的坚持,写、写、写。

后来有文友姐姐写到我这个事,她说看完了齐齐所有文章,她最初没有人留言,齐齐是这样自我激励,自己留言打气……感觉心酸心疼……

现在自己翻回去看,那时真是可笑又可爱。

坚持写作四年后,我出了两本电子书和实体书,3本合集书,写了数篇10万加文章,文章曾发表在《人民网》《驻外之家》《哲思》《女友》《青年文学家》杂志,《皖江在线》等媒体报刊,在全网络约有三十万读者,有支持自己的铁杆读者群。

虽然在很多大咖眼里不值一提,但于我来讲,却是让我真正的摆脱了自卑,摆脱了工厂生活。让我看到了人生的无限可能,和更广阔的天空。

很多陌生的网友给我留言:在你身上看到了信心和力量,不再抱怨生活。

这些都是我的信心来源。

挖掘自己的特长,打造,精进,坚持死磕到底,终有一天,你也会有很多骄傲的资本。

让自卑离得远远的。就是要做个自信、霸气的人。

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所受过的苦,终将照亮你的路。共勉!

(我的知乎答题)


齐帆齐:你是内容创造者还是消费者?

即使在阴沟里,也要仰望星空


为什么中年女写作者越来越多?

作者:齐帆齐,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新华网签约作者,掌阅签约作者,百度问答签约作者,已出版《追梦路上,让灵魂发光》《谁的逆袭不带伤》

微信公众号:齐帆齐微刊。(更多原创文章在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