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赵关)

96
晚枫酱
0.5 2017.04.14 13:03* 字数 3136

《窗外》(赵关短篇)

赵启平和曲筱绡第一百零一次分手,谁都没有当真,只是真的连续十几天都没有看到赵医生到欢乐颂来找女主角,大家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这次是真的,赵医生和小妖精分手了。

不过究竟是小妖精没抓住唐长老,还是唐长老没撩到小妖精,就有待商榷了。2202的姑娘们茶余饭后窝在沙发上一边敷面膜一边八卦,而关雎尔忙着翻译稿子,每天埋头苦干直到深夜。

这天她终于早早把稿子发给了上司,等待邮件的空隙出来倒水,正听到邱莹莹说:“赵医生是谁啊,那一个眼神一勾手指,谁不喜欢啊?”

“但是毕竟是曲筱绡啊,论身价论家庭论能力,不得不说小曲确实有资本。”樊胜美涂着指甲说。

关雎尔推了推眼镜,悄无声息地接了水准备回去。

“那好啊我做个调查研究,单看脸,就光看脸,你们不动心吗?”邱莹莹手舞足蹈地问,“关关别跑,回答我。”

“呃……”

“嗯,他长得是不错,但是条件嘛……”樊胜美不情不愿地回应,“不过他不是我的菜就对了,浮浮躁躁的,也就吸引你们这群小姑娘。”

“他还去听音乐会呢,算不上浮躁。”关雎尔辩解了一句。两人立刻狐疑地转头看她,她喏喏道:“上次去音乐会的时候碰到的,偶遇……”

但是她的话被淹没在了邱莹莹兴高采烈的声音中:“你看吧樊姐!我就说赵医生没咱们以前想的那么浮躁,还听音乐会呢,多高雅!”

“嗨,说不定就那一次呢。”樊胜美自知无理,不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明天吃什么?”

“我准备做辣子鸡,顺便把安迪叫过来尝尝大中华的美味……”

关雎尔撇了撇嘴,回到自己房间查收邮件。

她喜欢赵启平这件事,除了她没人知道,她也不敢说,好像这是一件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事实上,她总觉得自己条件比曲筱绡差,不是富二代,性格内向,又不漂亮。在这种情况下去喜欢一个光芒万丈的男版曲筱绡,似乎确实有些痴人说梦。

好在稿件过了关,她关掉电脑,收拾收拾去睡觉。

已经不早了,这个时候赵医生应该在上夜班吧,如果不上班的话,可能是在夜店?关雎尔打开微信,盯着赵启平的头像发呆。微信就这点不好,他在不在线你永远看不到。

出乎意料的是赵启平在家里啃大部头,这些天他睡也睡不着,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灵魂出窍,于是捡起了研究生时期的习惯,大半夜点灯去读哲学。

他不指望自己成为哲学家,然而越读越觉得自己过去的生活是一种无意义的消耗。和曲筱绡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时间和机会思考人生,曲筱绡占据着他所有的时间,一天恨不得二十五个小时黏在一起,连体婴儿一样。

事实上他早已厌倦了声色犬马的生活,纵然医院的工作那么压抑,让他不得不找适当的方式来释放,可目前看来纵情诗酒已经不行了,他必须迅速找到另一个替代的方法。

赵启平出身医学世家,受家人影响,不抽烟,也很少喝酒,作为一个医生他很清楚如何生活才能过的更健康,他这人在吃上从来很讲究,该远离的地方他也一概不去碰。所以别说抽烟喝酒,让他去撸串都得提前两天做心理准备。

所以当关雎尔用心地一字一句地写下[有没有兴趣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发过来的时候,赵启平感兴趣地挑眉。

他们之前因为一次意外的“相亲”互留了微信和电话,否则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原来文静乖巧的关关居然不显山不露水,是个和他一样雅俗通吃的人。

关雎尔的朋友圈一般只有这么几种内容。一是书,很多很多的书,还有她的一点读后感。二是照片,2202的小疯子们居多。三是表情包九宫格,她心里其实也有个小野兽。没有自拍,没有牢骚,关雎尔的朋友圈干净的如同她这个人,热爱生活又向往生活。她不读心灵鸡汤,也从来不发负能量,她的朋友圈如同一汪清水,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心。

他更没想到这个姑娘居然有一天会主动约他。

[好啊,去哪吃?]赵启平回复道。

关雎尔腾地坐了起来,脑袋在书桌上重重磕了一下,一边揉着肿起的地方一边回复:[就去你们医院附近吧,地方你来定,我对那边不太熟悉。]

她想了想,又说:[上次借你的专辑我听完了,明天拿给你。]

[嗯,顺便带上你最近看的那本书。]

关雎尔转头看了看枕边读物:[摇滚乐你也看?]

[来者不拒。]赵启平说。

他记得她在读《伤花怒放》,没想到她居然听摇滚,和她的形象着实有所出入。她甚至还做了笔记,这给了他很强烈的阅读欲望。

[那我把几本看完的都带给你吧。]

赵启平想了想:[好。]

第二天中午,赵启平找了家茶餐厅,给关雎尔发了微信,点壶茶开始等。他的手机要没电了,又没拿别的消遣物品,只能盯着桌子看。服务生倒是很有眼色地给他拿了菜单,被他婉拒。点菜这种事他不擅长,还是交给关雎尔吧。

餐厅旁边就是他和曲筱绡常去的那家咖啡厅,通常他上班的时候,曲筱绡都在这里等,翻着杂志玩着iPad,偶尔会睡着,被他摸着头发叫醒。

曲筱绡笑起来的时候,和闹腾小猫没什么两样,眯着眼睛,勾起嘴角,大大咧咧地叫他的名字,或者叫他平平。

平平,他的小名,除了父母都没几个人叫过。被曲筱绡叫出了一种情趣,让他再也不想听。

他不知道自己在抽什么风,也许只是不喜欢了,也许,他和曲筱绡一样都只是想玩玩。他们这个年纪,有几个人肯安稳下来呢?他们穿梭在上海的繁华中,挥霍着年轻的资本,生怕自己有一天早早地逝去,却发现从来活的都不痛快。

关雎尔却不是,她的眼镜下面藏着千万不知名的小心思,和普通的女孩子不同,她活的不疾不徐,日子如同他儿时见过的父母那般。上班,下班,做饭,看书,关雎尔在朋友圈的生活与他的记忆重叠在一起,尽管社会如此浮躁,她却岿然不动地站着。

仿佛是站在光怪陆离的光圈中心,整个世界都属于她一样,叫人忍不住去靠近。谁说她是默默无闻没有存在感的人,这么多朋友里,分明她才活的最清明。

她一定读过哲学,才能透彻地看清楚自己和别人的人生。这样的女孩实在难得,甚至她的名字都那么沉静。

赵启平的手指沾了茶水,在玻璃窗上写下了四个字。

关关雎鸠。

他下垂的嘴角渐渐扬起,如同看到了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文字。

关雎尔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她爱慕的男人坐在阳光下,修长的指尖在玻璃窗上划动,透过玻璃,她看到他一贯飞扬的眼眸沉得如同一潭春水,他的唇微微抿起,而后唇角上扬,露出一个微笑,带着眼眸也灵动起来。

她的耳膜登时充斥了血液击打心脏的声音,心跳在短短的时间内突然加速,连带得她的脸颊都泛起了红。

赵启平看到了她,向她招了招手,关雎尔捂着心口,把脸红的锅交给了炽热的阳光。

她坐下来问他有没有点餐,他说没有,我在等你来。

于是脸更红了些。

赵启平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人,分明是她邀的约,到头来脸红的却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

“这算第二次相亲吗?”赵启平问。

关雎尔咬了咬嘴唇说:“不……不算吧,我都和我妈说了,你有女朋友……”

“现在没有了。”赵启平说。

“那……”

“那就算。”赵启平给她倒了杯茶。

“嗯。”关雎尔应了一声,把包里的书拿出来摆在他面前,一本一本地简单介绍,直到服务生上了菜。

吃过饭后赵启平起身结账,关雎尔赶忙说:“是我请你吃饭,赵医生,我来付。”

“你刚工作,没什么钱,我来吧,以后你再请我有的是机会。”赵启平说着付了账。

关雎尔乖乖点头,想了想又说:“那你看完书给我发消息吧。”

“好。”赵启平扬了扬手里的书说,“很少有人看这些,难得遇到你这样的朋友。”

“朋友?”关雎尔有些失望。她怀疑赵启平是否忘记了在医院里她哭着说的那番话。

她曾经说过喜欢他啊……

她沮丧地低下头。

“从朋友开始。”赵启平说,伸手过去:“cd?”

“啊?”关雎尔一拍脑袋,“忘记了!”

赵启平笑起来,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揉完之后才想起面前的人不是曲筱绡。他有些尴尬地收回手,却看到关雎尔微微扬起的脸,大眼睛躲在眼镜后面,亮晶晶地看着他。

他没过脑子便做了下一个动作:摘掉了关雎尔的眼镜。

“嗯……”赵启平用手指勾着她的眼镜试图解释:“我看它不顺眼很久了。”

关雎尔噗嗤笑出来,抿着嘴点头。赵启平尴尬地笑。

餐厅的玻璃窗反射着阳光,那四个字早已蒸发在了热气之中,窗上只留下了浅浅的印记。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