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

看过很多朋友写的文章,有的人事业不顺,反复推敲自己;有的人感情受挫,折磨诋毁自己;还有的直接发展成抑郁症,自杀过很多次。

我觉得凡是发生一件事情,其背后的原因必然会千丝万缕,而想分析自己,就可能这会追溯到本身的人格构成演变以及我童年的各种黑暗回忆。

我大学失眠的那阵子,学业和感情都不怎么顺利。学习上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要做什么,将来打算从事怎样的工作;感情上在坚持追求不喜欢自己的女孩,结果事事遭她数落。简直是一塌糊涂。

我用了一个月来总结我的过去。不,是了结。

第一小节

我试了无数种让自己安心睡眠的方法,可是无论我数饺子数绵羊还是听催眠曲,都没有起到半点作用。我开始寻找失眠的原因,这也是我作死的开端。因为以我的性格,当我开始想一些东西的时候,就没完没了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有轻微的自闭症和抑郁倾向。

按照我上小学乃至初中时家人对我的说法,就是“死人”。一个人的性格内向,对于外界的干扰与反馈往往采取的是一些被动的做法。上课认真听讲,不,是一直在开小差,胡思乱想,天马行空,幻想着属于自己的乌托邦。我想描述一下当时构建的那个“世界”:在那个世界,我主宰着一切,在那边,我过得很好,安逸且称霸四方,掌控着大小事务和平民生死,建筑物的风格都是封闭且功能多样的,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出口,但有很多门。建筑整体都是以住宅小区为蓝本进行的改造,我还创想过很多类似哆啦A梦中的道具,天天都在完善着这座城堡。我是王,我的手下都是我觉得有好感的同学,而我每天要做的,就是指派他们去和我认为不好好学习天天欺负其他同学的班级“恶霸”作斗争。天天脑海中战火纷飞,也只有在我的城堡里,我可以说自己还“活着”。可想如此这般,现实的自己过得是怎样的生活:学习一落千丈,班级活动我不是看客就是上台秒变人偶,朋友和自己性格差不多,就一个。私下里讨论的话题永远都是游戏,还有互相打趣,没了。当时也有喜欢过很多女生,不过我记得很深刻,我想和他们一起登山或是一起课外活动时,向我投来的目光,那是空洞的,毫无一丝生气,仿佛我无名无姓,只是会动的一摊烂肉罢了。成绩好的时候,老师还能来两句好话,成绩下去以后,没少挨打。

在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各种影响之下,我的性格不能说和哆啦A梦中大雄一毛一样,那简直比他还懦弱、封闭。

第二小节

直到初中,我的同桌们拯救了我。要说我的小学时代是地狱的话,那我的初中时代就是人间。

我的同桌即使换了又换,也个个都是性格开朗,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和她们上课,我可以很耐心的听老师讲解知识并十分乐意同她们分享学习心得,在我眼里,是她们对我的人格和思想进行了深刻的改造,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我有意识到,即使心中有多么宏伟辽阔的疆土,也不及现实中一个认可的点头亦或微笑。我的乌托邦自那时起,早已灰飞烟灭。

我发现自己可以把字体设计的很好看,也可以把歌唱的很好听,原来我也可以在生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和更多的人分享自己的感悟和经历,我喜欢读小说,也喜欢写作,我的作文随便挥洒就可以贴在公示栏,当时的我就如同《肖申克的救赎》中所演绎的那样,奋力向前奔跑,淋着甘露般的雨水,然后仰天长啸。重获新生用在那时的我身上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好景不长,我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

我记得有句话写得很好,一个人的长相决定了你会不会去了解他的内在,而他的内在决定了你会不会和他走下去。无奈我当时不懂得这后半句。我只觉得相看两不厌,往后必然会美满,可现实告诉我,内在往往比脸更重要。对方想要的是你洒脱有魅力,可是呢,你刚从自闭走出来,哪来的交际能力,即使知道需要改变,做出来的事情,也必然生硬而死板。这就是所谓的感情课,但是第一课我就上了两年,浑恶了两年。两年我的脾气越发古怪,平时说说笑笑,但是一旦有人惹怒了我,我会把积蓄的感情爆发出来。这很危险,也伤害了许多人。

第三小节

人越是待在令自己不适的地方,越想逃离。我终于上了高中,去了省会。

时间是一剂良药,它让你忘却伤痛。但不要忘了,它也会有副作用

高中的我,被学习彻底抛弃,却也交到了几个知心朋友。也有喜欢的人,但是没敢告白。高中二年级是我最反社会最压抑的一段日子。家里买了电脑,我一有机会就会去偷玩,我也会在游戏里找那种虚无的存在感,有时候一玩就是一宿,第二天请个病假睡觉。道理我都懂,可我除了和我一样孤寂冷漠的电脑,我还有什么陪呢?我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了曾经的深渊。当父母打骂过后,给电脑设了密码,我发现自己在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我通过网络接触了很多国内没有的文化思想,我知道有种东西叫安乐死。我特别向往,因为在我看来,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时候,给他选择死亡的权利是尊重他作为人的至善之举。我找不到安乐死,但是我迫切的想要终结自己,我只好策划各种死法。人想死却怕痛才是世上最矫情的。我就是这么矫情,至少我站在二十层楼顶的天台边缘,我的确怕了。真没出息,到死的时候都这么窝囊。我心里的阴暗面把我问候了个把小时,就当我抬起脚的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个画面。有我的朋友们,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们,我爱的姑娘们,还有我他妈打了三天三夜没通关的游戏。我笑了,笑的很大声,脸上划过温暖的液体,我闭上眼睛的瞬间,感觉有人在我额头亲吻了一下。谁?仿佛噩梦惊醒,我在紊乱的思绪里拼命想抓住那个影像,最后视线定格在对面不知楼层数的厨房,看到了一位母亲在给孩子们做饭,孩子尝到了自己喜欢吃的食物,欢呼雀跃着走开了。

“妈妈”。

我的母亲打小对我并不好。我知道,父母是家庭互相介绍认识的,我以为,没有时间洗刷过的爱情,脆弱的就像从手中滑落的鸡蛋。而事实确实如此。小学时代父母就喜欢吵架,父亲强势,不单因为学历高,脾气不好让他言语也比较犀利。而吵完之后,母亲就开始默默做着家务,一边扫地一边低声骂着父亲。我记得很清楚,那个词,我听了十几年。

“死人”。

这么骂,不说无爱,恨之入骨吧。我有空也会客串一下他们的争斗,当沙包,出气筒。尤其是,对于无爱的两人来说,我是多么低微甚至卑贱的产物。在我的意识中,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母爱”亦或“父爱”这种东西,只有训斥,拳脚,欺瞒。说句略变态的话,我小时候活得真过瘾

可是,我为什么会记得那额头上的吻呢?那是我记忆中,仅剩的能清楚感受到“爱”的片段。那时,家庭和睦生活朴素,母亲每天晚上扫地的时候,进到我的卧室,都会吻一下我的额头。有一次我还没有睡着,母亲一如既往的给了我一个吻,装睡的我十分诧异,疑惑乃至惊恐。为什么母亲平日里如此对我,还会在晚上偷偷的吻我额头呢?后来想想,毕竟,我是他们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呀!(亲骨肉)

我仿佛看到了父母在我冰凉的身体面前,哭的不成人形的画面。父母既然不能相爱,就会把这种美好的东西施加在孩子身上。即使我没知觉,但我心里明白,我要是走了,最对不住的不是自己,而是呕心沥血把我拉扯大的亲人们。

把如此伟大的事物毁掉,我真的做不到。我回到了家,和平时一样,洗洗手,吃过母亲准备好的晚饭,然后回屋睡觉。

人类既然和其他生物一样靠繁殖延续物种,必然在继承生养者的感情方面会颇有建树。

第四小节

要考大学了,我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绘画专业,想走一条自己从没想过的路。我和家人说自己想画画的时候,另我意料之外的是,父亲竟然支持了我。我还记得小时候因为喜欢看漫画书买了一书柜,后来父亲发现后让我亲手把那些“宝贝”扔入垃圾池,当时我几乎是悲痛欲绝,哭的撕心裂肺,感情低下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想赶紧长大,然后能够自己赚钱的时候,脱离这个家,永远不要再回去。所以当我听到家人的支持,我第一感觉是我他妈在做梦吧。

对我特别看好的,还有我的高中班主任。我们全班人都管她叫“”。她教的学生,就像我们,直到毕业许多年以后,每逢春节前,都会去看望她。她是我的学习生涯里,遇到过的最好的老师,不光是因为我上她的课,分数能拿到科目第一第二,还有她给我关于人生和思想上的启迪,更为重要且对我影响深远。她的课,没有人会开小差,她给予我们的关心呵护,真的就如同一个母亲一般细致入微。她有生病过一段时间,因为我们班是当届纪律最差,为我们操劳所致。当时我们全班听说她不会再接着当我们班主任,联名上书给校长想让她留下,而且天天有同学负责去医院探望。她在医院的时候,给我们班写了一封信,我至今仍收录在我的云端里。有句话这么写的:如果我放弃你们,那不仅是对我工作的不负责,更是对你们不负责。哪有母亲会忍心半路抛弃自己的孩子呢?当班长念完那封信,全班人都在吸鼻子,自那以后,我们班是纪律最好的一个班,再也没有出过乱子。我也怀念那时语文老师的鸡汤,天天讲课前给我们来一段生活琐事,引出一大堆自己的想法和看法,独到而犀利。这两位老师,是我人生路上的明灯,一位让我懂得珍惜眼前的所有事与物,我们同这个世界会有这般交集,都是我们内心善与爱的向往;另一位教会我什么是严行于世,你认为是对的,就只管去做,别人只不过是借虚无现实主义者的嘴,想把你牵入“犬儒”的队伍罢了。

我的升学路坎坷,因为我的性格,要被艺术包容和感化,恐怕得一段时日。我不会轻易放弃我所喜爱的东西,因为我知道,当我选择了它的时候,它也选择了我。

最后如愿上了大学。

如果高中我没有学到知识反而学到了很多道理,那么很幸运,大学的我也没学到知识,更多的,是融汇和吸收了更多的道理。你可以理解这里的道理,是鸡汤。

有人会鄙夷,鸡汤大都是黄鼠狼炖好的,在我看来,在鱼没有跳出水面的时候,它看到的世界,是多么狭隘。不是所有的鸡汤都在麻醉你,要学会只喝“热”的。没有曾经的鸡汤,你怎会有力气向着美好的生活拼命跑去?

我的大学十分精彩。结识了很多相见恨晚的朋友,同学,也让我亲手放下了追了好久的女孩。

最后一个小节

我还记得与她相遇的那日子。打第一眼就觉得,她注定在我生命中不会平凡。我喜欢了她两年,爱了四年。也许这时间对于你来说,真的可以不屑,可是,人年轻时有几年,又有几个六年呢?从认识,到了解,到安慰,到陪伴。其实,我一直在扮演的,是一个类似“备胎”的东西。也许是千斤顶。我记得她所有喜欢的东西,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喜欢的颜色喜欢看的影视剧,喜欢的人叫什么去了哪里,又找了一个女孩做女朋友等等,开始的时候每天烦她,即使每次会有洗澡和累了之类的理由和我终结话题,然后看到另一个男孩的空间会留下她的足迹,直到凌晨两点。我无所谓。一路陪她走出感情阴影,然后和我谈及有人追她,她拒绝了之类的。我也告白过无数次,没有被明确告知讨厌,言外之意也就是不喜欢罢了。她只是说,不想找。好,我等。

觉得我傻吧?可是我爱她呀。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这种感情就变成了爱,那是完全不同于喜欢的东西,如同烈酒,又好像是没有毒的毒药。我精心维护着与她的情感,又要恪守自己作为朋友的底线,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疯了。我们也会吵架拌嘴打冷战,每次都是我认错,然后写检讨。我对她好,胜过对自己好。直到有一天,她因为我没有帮到她的作业,而冷落我的时候,我开始失眠了。

失眠是怎样的体验?你除了闭着眼,跟醒着没什么区别,你会胡思乱想,会听到上铺的鼾声和磨牙声,会听到虫子飞过上空震动翅膀的声音,甚至会听到自己的心跳。你会觉得整个世界都睡着了,为什么老子得醒着?你会易怒,会比平时更沉默,会抽很多烟,抽到想吐……总之,有一点还是好的,你会把别人睡觉的时间,用来思考人生。

一个月没好好睡觉,人会爆瘦二十多斤,接着在两个星期后的某一天,你会感觉身体的行动没有跟上思维的步伐。一瞬间,有种老年痴呆的错觉。

也会想死,就是单纯的想死掉,不管任何世俗情感。天皇老子来了也拦不住。

一个人在对方最差的时候对她最好,当对方转好后,那个人会迷失自己。我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我让她好起来了,我呢?我把全部的感情,都压在了等待二字上,最后买定还没离手,对方说我筛子还没放进去。也就是说,当我的阴暗面和我说,别骗自己了,她如果会答应你,绝对不会是因为喜欢你,而是你适合结婚。你对她来说,满足不了她情感上的需求,但是可以满足经济上以及工作方面的需求,就可以了。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感情,无非是你能满足对方的某一方面的需求而已。我被骂醒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没帮到她她会特别失望,是因为我在她看来,是价值低下的表现。概括一下就是:没什么卵用。

看,生活就是如此现实,一次次的击打你最弱的部位。我想不起来当时还想通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又一次从死亡中逃脱了。

我告别了校园,我留恋我的兄弟们,也留恋自己曾经的姑娘。真正把感情看开,放下的人,不会告诉别人我放下了,而是默默背起行囊,往下个目标去。

有个兄弟在车站外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不想体会离别时的伤感,不想看着你上火车,所以你先走吧,我待会再进去。我不习惯和人道别,只是相信以后在某个地方,会再遇见,所以我不说,你也别说。

找个机会,我要去一个地方,修行一段时间,让自己真正看到人间百态,却及不到窥破红尘,生而是人间人,也只能在人间才能体会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之所在。

当你真的不再惧怕死亡,那就好好活着吧。连死都不怕,生活又算得了什么呢?

致我的曾经。

附:世间因果报应,修善则成佛。我不是什么信徒,我不信佛,但我对佛法坚信不疑。

1.我的母亲从小就家庭破裂,后来父母各自组建家庭。她受得苦楚,不比我少。我已经逐渐能够理解何谓真正的懂得“换位思考”了,也能够理解和原谅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了。

2.那个女孩虽说颜值很高,但是感情经历较丰富,最重要的是,她一直是被人抛弃的一方。所以,不敢展开下一段感情,也是她的苦楚。而且直到现在,也还是孤身一人。原来你觉得真正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你还是你自己,永远不会是对方。你只不过有些自以为是罢了。望她幸福。

3.断断续续写了两天,六个小时,也算是给自己个交代,从此刻开始,我要为自己而活。

向死而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戒毒五年了,海洛因注射三年半,现在是第五年戒断期。”,这是鞠子在知乎上的第一句话,她极力的向我证实,她说“这是...
    毒言毒语阅读 13,140评论 30 118
  • 我感觉像乘着一架起飞的飞机,心脏似乎承受着几吨的压力,喘不过气来,我心想,“妈的,老子要涅槃了”。 今年是第三个本...
    三叔阅读 114评论 0 1
  • 游理在一家出版社上班,32岁,未婚,中等个头,看上去很瘦其实很结实,戴眼镜,反应有点迟钝,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是会慢两...
    寂蝉阅读 191评论 0 3
  • 死亡让生命有了意义,冬天的结束让春天的到来有了意义。 这是一个期限,让事物有的意义。 不知道这个想法会不会对拖延症...
    外面的世界_ZHZ阅读 36评论 0 0
  • 是时候为今天种下的好种子浇水施肥了。近期目标是让老公位于郑州市中原路前进路交叉口西北角的三沙湾酒店,员工稳定,结合...
    金刚家人阅读 2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