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辈子

时间突然拉回到10年前。虽然有很多回忆,可是我很少让自己回忆,一方面不想让自己沉浸在过去里,一方面不想获得同情。

李笑来说7年就是一辈子,对我来说,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只是偶尔回忆还是会泪如泉涌。不过我一直觉得能够放声大笑和失声痛哭这是人生不可失去的能力。

即使没有人在我身边,我也可以让自己过的很好。10年前,我每天在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人生有很多疼痛的事。身体上的疼痛会消失,可是疤痕会留下来,心理上也是这样。先说说身体上的。

那是10年前的夏天,我一个人拄着拐杖在医院里住院。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已经习惯了疼痛,毕竟那已经是我生病的第7年。经历过最开始的害怕忐忑,到后面可以应对抱有期望,到后面失望绝望,再到平常心,这期间的心路历程没走过一遍很难有体会。

当时我的治疗方法很多人可能很诧异,是用蜜蜂在身体上蛰。每天80只,差不多3个月的样子。疼痛,我是可以忍受的,只是实在太痒了。那80个脓包在我身上,每天都在往同一个位置上再来一次,而且不能抓破,因为如果抓破了,里面就会有脓和血,第二天就没办法再蛰了,所以,我把脓包周围的没有被蛰到的好皮肤都抓破了,为了止痒。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被蚊子咬了你会去抓呢,其实是痛感暂时性的取代了痒感。

有一次突发状况,医生给我加了10针,可是身体受不了了,疯狂的起寻麻疹,皮肤里的每一个毛孔都爆鼓起来,我看当时看了一眼我的手臂,我啊的一声吓坏了,然后拼命的用指甲去抓,耳垂当时我摸了一下已经是硬的,痒,哭,嚎叫,像发疯一样往墙上撞。还好当时没有镜子,如果有的话我可能直接撞死过去。医生,护士还有好几个我的病友按着我,给我注射,整个过程我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只是在我看来很漫长,然后没有多久我就睡过去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精疲力尽。我要从医生的治疗室回到自己的病房,在那条长长的走廊里,我拄着拐杖,感觉每一步都是轻飘飘的,踩不到地的感觉,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我和明亮的灯光,脸上的泪痕让脸感觉很干涩而而且紧绷。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像孤魂野鬼。

躺在床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我饿了,也很疲倦。当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我那一天大概只吃了泡的方便面把汤喝了,吃了几口的面,一根玉米肠,一瓶雪碧。刚刚那么一折腾消耗了很多体力,可是医院的食堂已经关门了,而且外面还下着雨。

我跟自己说:睡觉吧,睡着了就不饿了。也许睡醒了雨就停了再去买吃的。睡眠可以非常好的补充体力和能量。然后我就睡过去了,我当时也的确很疲倦。

醒了,饿了,好饿,感觉肠子都在打结。天已经完全黑了,外面的雨更大了。饿了,好饿。我想要不今天晚上别吃了忍一忍,等到明天早上再吃。然后立刻察觉到不行。整个晚上会越来越饿,我的状态只会越来越糟糕,我必须让自己补充能量然后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否则我就会崩溃的一发不可收拾。其实我当时的情绪就处在崩溃的边缘,一旦崩溃那就会想洪水猛兽一样爆发,我根本就控制不了,而且会让我精疲力尽,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我当时18岁,18岁的时候别人在做什么,我在做什么,为什么是我,太多的画面在眼前出现,身体疼痛的睡不着,睡着了被痒醒抓狂半夜在走廊里偷偷的哭,蜂毒反应在马桶边想吐却只能吐酸水,被蜜蜂蛰过身体肿起来的脓包出去洗澡小女孩都会躲着我,而这些仅仅只是当时那一个月的经历····

停,停下来。这个时候我不能让自己想这些,我跟自己说:你乖,别想这些,别想。我肯定让你吃到东西,而且请你好好的吃,我想想办法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我当时的身体,虽然寻麻疹已经退了,但是没有完全消,身上还有一些零星细小的疹子,身体也整个是红色的,我不能出去给自己买吃的,外面下着雨会很容易受风。我也不知道找谁帮忙,如果没有下雨我还可以请别人帮个忙买点吃的回来,可是这么大的雨,麻烦谁呢····

可能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突然想到,我半个月之前,曾经打过一个外卖电话「07年的时候我用的还是老人机」,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存起来,于是去找拨打记录,当我尝试了4个之后我拨通了:“喂,你那里是饭店吗?”“是”“还送外卖吗”“送”。当时我心里就冒出来这样一句话,你今天晚上有救了。

吃过饭,跟我病友们开开玩笑,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我没敢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如果我母亲知道,她肯定会担心死,可是我已经没什么事了,没有必要让她知道。我也没敢给我的妹妹或者朋友打电话,因为我害怕她们过于担心会忍不住告诉我母亲,所以这件事,我没有对任何人说。

已经生病7年,自己一个人出去住院也已经有3年多,各种意外的状况就学着自己解决,能不让家人担心就不让他们担心。

现在回忆起来也依然泪如泉涌,感觉那个自己仿佛已经不是今天的我,,仿佛已经在两个世界里。最近似乎一直想写关于自己的事,今天终于完成第一篇,我的故事蛮长的,一点一点的开始写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