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悬疑】龙脉觅踪(94-96)

96
風雲獨攬 Verified account
2018.02.07 08:25 字数 6522

                 第九十四章    没找到那朵

老郝赶忙把强光手电筒的光柱挪开,那些影子瞬间消失了。

叶大胆抚着胸,嘴里叫道:“吓死我了,周围都是兵马俑,我以为穿越到古代了,赶紧走吧,别再弄出点啥稀奇古怪的东西来,我就挂在这了。”

张雨薇满脑子都是开发建设护宝屯,对刚才发生的事并没觉着有多可怕,反而感到有些好玩,就对曲鸿达说:“这也算作一景吧?”

“当然算,单凭这些镜面的折射成像,就能吸引不少人前来游玩,是个不错的噱头啊。”曲鸿达也被刚才的景象给吸引住了。

小万毕竟岁数小,对啥都好奇,问道:“人影子是咋个回事,我也吓得够呛。”

“呵呵,你们看,”曲鸿达指着镶嵌在墙上的铜球说,“这个球面体上被切割成无数个镜面,而且是有着规律的排列,每个镜面和对面墙上的各个反射体形成呼应,只要有光照亮它,这个球体就会把光反射到对面,对面的镜体再把光折射回来,形成了影像,明白了吗?”

叶大胆摇着头说:“不懂。”

老郝稍微点点头,又问道:“光线的传播途径我懂,可是如何形成的人影啊?”

“这个嘛,我还得再研究研究,说实话,我也没搞懂”。曲鸿达确实没弄明白,只好实话实说。

小万笑着说:“别费功夫了,弄清楚有啥用,只要知道是光线在作怪就行了。”

“那哪成?我们将来要告诉游客是个啥缘由的,不说明白,咋和游客们交代啊。”张雨薇三句话不离自己的心中的主题。

曲鸿达没作声,而是凑到墙壁前,认真观察起来。

老郝却催促道:“鸿达,走吧,以后有的是时间去琢磨,现在先找到住处要紧。”

曲鸿达这才恋恋不舍地跟着大家离开了大厅。

往前不知走了多久,就听叶大胆喊道:“大家看,有台阶。”

老郝心里思忖着,这个台阶应该是通往第二座房屋,就让曲鸿达用木马打开机关。

叶大胆早就学会了,没等曲鸿达出手,他拎着木马跑上了台阶,然后摸索着木马腿对应的洞穴。

好半天也没摸到,老郝笑着说道:“算了,还是让鸿达来吧。”

叶大胆不服气地说:“不就找个洞口啊,有啥难的,我再试试。”

曲鸿达约莫着大致位置,没几下就找到了,然后让叶大胆把木马腿插进去,上面的床板嘎吱吱地升了上去,大家赶忙爬了上去,叶大胆自豪地说道:“算是我打开的吧。”

“算是你的功劳,麻利点,别被扔在里面了。”小万招呼着叶大胆,“光顾着吹牛,脚步慢了,就爬不上去了。”

叶大胆这才意识到床板还会复原的,他只要拽出木马,床板就会降下来,想着就飞快地动作起来。

大家安全抵达屋内,曲鸿达四处瞅了瞅,说:“奇怪,不像有人居住啊?”

老郝也查看了一番,附和道:“还真是,没有人生活的痕迹,倒是有几个鼠洞和老鼠屎,看来好久没人来过了,否则老鼠也不会这么猖獗。”

曲鸿达听完,瘫坐在床板上,怏怏不快地说:“妹妹不在,我们这趟是白来了。”

“别灰心啊,也许妹妹在屯子里另外的地方住着呢,怕啥,咱们好好找找。”张雨薇安慰着曲鸿达。

老郝心情也郁闷起来,他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找到那朵,问明情况,顺藤摸瓜,争取把那花被害的真相给兜出来,要是找不到那朵,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看着曲鸿达和老郝都闷闷不乐,张雨薇也没多言,而是指挥着叶大胆和小万收拾屋子,两间卧房整理完毕,张雨薇又张罗着开始弄晚饭。

张雨薇想把酒精炉点燃,小万却说:“院子里有火灶,不如弄点柴禾点起来,会省不少事的。”

屋外黑漆漆的,张雨薇只好说:“你们点火,我弄吃的东西。”

小万和叶大胆出去把炉灶点了起来,又倒出点酒精,在院子里绑了根火把,把护宝屯的夜空都照亮了。

张雨薇打开叶大胆身上背来的大桶矿泉水,笑着说:“叶大胆辛苦了,背了这么远,其实到河里打水是一样的。”

“那能一样吗?还是矿泉水干净。”叶大胆可不想白费功夫,赶忙辩解道。

小万在旁边说:“还是没污染的河水干净,很多矿泉水的数据都不达标,还不如喝自然流动的河水好呢。”

“那你去打河水吧,把矿泉水留给我喝,咋样?”叶大胆斗着气。

小万双手一摊,说:“大半夜的,我去哪找路去河边,等天亮吧。”

“哈哈哈,没招了吧,没有矿泉水,咱们今晚就得挨饿。”叶大胆占得上风,开怀大笑。

“好,好,你厉害。”小万无话可说了,只好服输。

没别的花样,还是水煮方便面,不同的是,张雨薇还买了一些鸡腿、牛肉等熟食,还像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几罐啤酒,大家默默地吃喝起来。

两罐啤酒下肚,老郝的情绪缓解了不少,借着酒劲说:“我一定要找到那朵的,如果找不到,我就誓不回家。”

“我也是,找不到亲妹妹,我就住在这,等着她回家。”曲鸿达也跟着说道。

“我陪你。”张雨薇看着曲鸿达,柔情似水地说道。

叶大胆似乎被感动了,也心情激昂地喊道:“我把工作辞掉,也在这里和你们共同生活。”

“有你啥事啊?”张雨薇撇了下嘴,取笑道。

叶大胆却没理会张雨薇的嘲笑,又说道:“咋没我的事,你们要把护宝屯建设成旅游区,我当保安咋样?”

“这还差不多,你就当保安队长吧,这事我定了,行吧?”张雨薇开着玩笑。

叶大胆表情认真地反问道:“你说话算数吧?”

“算数,我也同意。”曲鸿达笑着替张雨薇回道。

叶大胆手舞足蹈起来,嘴里念叨着:“谢谢你们俩,我喜欢这里,我愿意跟着你们一起创业,我叶好龙也有出头之日了,看哪个姑娘再瞧不起我?哈哈哈。”

大家看着叶大胆兴奋的样子,心里也高兴起来,小万突然问道:“郝队,我咋整?”

老郝笑着回道:“你呀,还得回去忙工作啊。”

“没劲啊。”小万耷拉着脑袋,有些郁闷。

“咱们都是刑警,哪能和他们一样啊,我说找不到那朵就不走了,那是气话,说啥也得等退休了,才能常住护宝屯啊。”老郝抚慰着小万。

小万这才开心起来,说:“好,你等着我,将来我也和老婆来这里,和大家住在一起,多么快活啊。”

小万此刻并没多想,他最后还真的留在了护宝屯。

                       第九十五章    有人送来了活鱼

大家吃完饭,老郝安排着铺位,张雨薇笑吟吟地说:“我和鸿达睡一屋。”

几个人笑不做声,曲鸿达本想推让,却被张雨薇拉着去了另一间卧房,没有被褥,他们俩只好侧卧在稻草上。

张雨薇在黑暗里也能觉察出曲鸿达心事重重,就开导着他说:“别想那么多了,抓紧睡觉,养足精神,明天起床后,咱们就去找我们的妹妹那朵。”

曲鸿达叹了口气,没吱声。

张雨薇心知,此时说啥都很难令曲鸿达开怀释然,就抛开那朵的事,说起了开发护宝屯:“鸿达,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跟着你在这大干一番,不管成功与否,我都无怨无悔,尽管这个地方与世隔绝,等旅游区建成了,游人如织,也就有了人气,能在这么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终老,也算是你我的福气啊。”

“谈何容易啊,你父母能同意吗?钱从哪里来?能顺利通过审批吗?这些问题都是致命的,缺一不可,差一步都会前功尽弃,事倍功半啊。”曲鸿达不无担忧地回道。

张雨薇心里早就有了谱,只是考虑的不算成熟,就没开开口说出来,看曲鸿达顾虑重重,就回道:“我爸妈铁定不会答应我辞去报社工作的,但我可以来个先斩后奏,先和你把旅游区建起来,再请我爸妈来瞧瞧,不就把这个难题解决了吗?”

“这倒是个办法,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托底,能瞒得住吗?再说了,这么做,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这在常人眼里,让你放弃正经的工作岗位,却去经营个旁门左道,不是个正经事啊。”曲鸿达仍旧是忧心不已。

张雨薇自觉计划很圆满,没再和曲鸿达过多纠缠,而是说起了钱的问题:“开发建设的资金你不必多想,我手里有钱,足够支应一阵子的。”

“你手里有钱?那种钱不敢用啊。”说完,曲鸿达再不多言。

张雨薇心道,肯定是他误会了,以为自己手里的钱,都是父亲贪来的,赶忙解释说:“我的钱可是干干净净的,那是我爷爷奶奶把乡下的土地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他们也只有我一个孙女,就把钱交给我保管,保证是光明正大得来的,有啥怕的?”

曲鸿达笑了,说:“看不出,你还是个富婆呢。”

和张雨薇几次出来,曲鸿达都能领略到她持家有方,既考虑的周全,别人想不到的她都能想到,又懂得节俭,从不奢侈浪费,原本以为她只是家境殷实罢了,全靠父母的资助而已,没成想,她手里还有大把的资金,这是曲鸿达事先没有料到的。

“动你爷爷奶奶的钱,也得和你父母打个招呼吧?”曲鸿达不想站到吃软饭的行列里,打心底不愿让张雨薇出钱,就劝道,“我想好了,如果旅游区能通过立项,我就在微博和微信上开辟招商引资的专栏,吸引客商来投资,运用现代企业管理制度,采取股份制运营模式,这样就有了资金支撑和人才介入,咱们的目标也就有希望实现了。”

张雨薇也深知曲鸿达轻易不会动用自己手中的资金,那会关系到男人的尊严问题,就没多说,而是赞同道:“你的想法真好,我咋没想到呢?”

听着身边的爱人傻傻地回话,曲鸿达伸出胳臂把张雨薇搂了过来,把脸贴在了她的发际,抽动了几下鼻子,嗅着来自张雨薇身体上涌动的暗香。

隔壁的鼾声响起,此起彼伏,看样子是都累了,躺下就梦游四方了。

张雨薇有意想和曲鸿达温存一番,曲鸿达却低声说道:“算了吧,别弄出动静来,大家见面多尴尬啊。”

张雨薇想想,也觉着不妥,只好做罢,抱着曲鸿达进入了梦乡。

还没睡醒,就听叶大胆咋咋呼呼喊着:“你们快起来,来看看,谁送的活鱼啊。”

大家赶忙跑到门口,就见几条活蹦乱跳的鲤鱼串在了一根树枝上,看那股欢实劲,肯定是刚刚从河里捉上来的,老郝瞭望着四周,却没个人影子。

曲鸿达笑了,兴高采烈地说道:“一定是我妹妹那朵送的,这里再没人居住,除了她还会有谁?”

老郝不敢轻易断言,他只注重证据,有时候亲眼所见都未必是真,所以就泼了瓢冷水:“鸿达,先别高兴的太早,等见到了那朵,才算完成了任务,我担心护宝屯没这么简单啊。”

“谁能这么好心,给咱们送鱼,这里的人都巴不得把咱们给撵出去,也只有我妹妹那朵,才会有那么好的心肠。”曲鸿达心性已乱,说起话来也先入为主。

“先看看再说吧。”老郝也盼望着是那朵所为,但刑警的多疑习惯,总不相信事情过于简单,爱往复杂处去想。

小万和叶大胆已经开始剥鱼鳞,收拾完毕,就看着张雨薇。

“哈哈,你们等着我下厨呐?”张雨薇迎着叶大胆期待的目光,笑道。

叶大胆嘿嘿笑着,说:“我不会做鱼,要不就不麻烦你了。”

“我来,给你们瞧瞧我的厨艺。”说着,张雨薇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大展身手。

刚想展露手艺,张雨薇却发愁了,没有炖鱼的锅,也没有相应的调料,转了几圈,只好举手投降:“没招了,啥也没有,咋做啊?”

“哈哈,还是烤着吃吧,这个我会。”小万说着,就和叶大胆去捡些树枝,架起了烤鱼的篝火。

张雨薇打着下手,不一会,鱼香飘散开来,把曲鸿达馋得垂涎三尺,伸手就想先尝尝,张雨薇却打趣道:“先让叶大胆试试有没有毒,你再吃。”

叶大胆翻了翻眼珠子说:“我成你们夫妻试毒的太监了,我不干。”

“那你就别吃了,我们来。”张雨薇说着,就撕下一块鱼肉,塞到了曲鸿达的嘴里。

叶大胆毫不示弱,也用手扯下一大块,放进口中,嚼了几下,就吐了出来,说:“没熟。”

张雨薇哈哈大笑,说:“谁让你心急,不管啥部位,拽下来就吃,活该。”

老郝也蹲下身,刚要弄块鱼肉吃,就听院子外一阵脚步,匆匆而过。

小万起身跑了出去,定睛一瞧。

                          第九十六章    河中的女孩

小万追了出去,一个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男少年已经跑远了,身子一晃消失在树丛之中。

小万回到院子里,对老郝说道:“不是那朵,看样子是个男孩子,但是穿着和那村长差不多,我怀疑是那那彬。”

“王家村一直保留着满族人的习俗传统,穿着打扮都大致相同,现在还不敢断定就是那村长的儿子那彬,但奇怪的是,这个人为啥给咱们送鱼?”老郝沉吟地说道。

叶大胆听到老郝这么说,赶紧把嘴里的鱼肉都吐了出来,叫道:“这鱼,不会真有毒吧?”

“要是有毒,你早就死了,没事,吃吧。”曲鸿达笑着回应道。

叶大胆抗拒不了鱼香的诱惑,接着又犹犹豫豫地把鱼肉塞进嘴里,轻轻地嚼了几下,感觉没啥异样,才吞咽了下去。

张雨薇看着叶大胆样子很好笑,就取笑着他说:“听说满族人有种毒药,吃下去后,十二个时辰才发作,最后全身溃烂而死,那种死法真是惨不忍睹啊。”

叶大胆赶忙把鱼肉又全部吐了出来,用水漱完口,才说:“你太坏了,咋才说。”

大家哈哈笑着,小万问叶大胆:“是不是感觉喉咙处火辣辣的疼?”

叶大胆摸着自己的喉结处,确实有些辣丝丝的,颤声回道:“是啊,有些疼,是不是中毒了?”

“也许是吧,我也不敢确定,你去河边多喝点水,再吐出去,听说这种毒药遇水就化解了,要不你去试试?”小万继续开着玩笑。

叶大胆再不多言,疯也似的往河边跑去。

没等跑到河边,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女孩,衣衫褴褛,站在河中,手里拿着根木棍,盯着河水,看那股专注的神态,应该是在戳鱼。

叶大胆忘却了喝水,几步挪到近前,呆呆地看着河中的女孩。

此刻女孩也发现了他,却不感到惊慌,还抬头瞅着他,微笑着。

叶大胆瞬间柔肠百结,他从没见过这么清纯可人的女孩子,尽管衣衫不整,但那张笑盈盈的脸,清澈晶莹的双眸,让叶大胆惊为天仙。

女孩子看叶大胆傻愣愣地瞅着自己,也不害羞,而是开口问了一句:“你要干嘛?”

“不干嘛。”叶大胆这才回过神来,随口回道。

“那你别说话,我在抓鱼。”女孩子低头看着河面,不再搭理他。

叶大胆心道,这难道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但不敢确定,又小声问道:“你,你是那朵?”

女孩子突然扬起头,望着叶大胆,有些惊喜地回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真的是那朵?天啊,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还以为你不在这里呐?”叶大胆听到那朵的回话,更是欢喜无比,这回他又立了大功。

“说呀,你咋知道我叫那朵的?”那朵看到过眼前的这个人和那伙人是一起的,心里渴望着他们之间有个人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心情急切地问道。

“你哥哥来找你了,他叫曲鸿达,就在那间房子里。”叶大胆指着他们落脚的房屋,说道。

那朵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是亲哥哥来了,又问道:“我哥哥,你咋知道是我哥哥?”

“他说他的亲妹妹叫那朵,这次来就是为了找到你,没看到你在那个房子里住,他都郁闷得快疯了,赶紧跟我去见他吧。”叶大胆说着,就要淌入河里,去拉那朵。

那朵举着手,挥动着,不让叶大胆走近,又问道:“我哥哥叫那丹,不叫曲鸿达啊?”

“你个傻妹妹啊,你哥哥说小时候走丢了,被人家收养了,还能叫那丹吗?改名字了,懂了吧?”叶大胆的话,打消了那朵的疑虑,这才从河里走到岸边。

叶大胆看那朵衣衫破旧,几乎无法遮挡住身体,二话没说,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

那朵被吓了一跳,闪躲到一旁,举起手中的木棍,惊恐不安地问道:“你想干啥。”

“给你穿啊。”叶大胆回道。

“男人的衣服,我咋穿,赶紧穿回去,要不我就用棍子戳你。”那朵没信叶大胆的话,警惕地说道。

叶大胆只好往后退了几步,把身上的剥得只剩下条内裤,又把鞋也脱了下来,招呼着那朵,让她都披挂上。

那朵看着叶大胆光溜溜地身子很好笑,就捡起他的几件衣装,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又试了试他的鞋,太大了,就随手扔给了叶大胆,说:“我习惯光着脚,你穿吧,我不要,快带我去见哥哥吧。”

叶大胆猛地想起来自己来河边要干啥,说道:“好,稍等我一下,我先喝点水。”

叶大胆说完,就趴到岸边,伸头用嘴喝口水,然后吐出去,再喝再吐,把那朵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叶大胆闹得是哪一出,就掩口笑道:“哎,我问你,你这是干啥呐?”

“解毒。”叶大胆双手撑着身体,扭头回道,“刚才吃了不知道谁送的鱼,他们说这鱼里有满族人特制的毒药,只有不停地喝水才能化解掉,否则就会在一天后全身溃烂而死。”

“哈哈哈,那是我送的鱼,哪有啥毒啊,你可真傻,啥都信,我就是满族人,咋没听说过还有那种毒药,乐死我了。”那朵笑得合不上嘴,心说,这个蛮子肯定被人给骗了,要不咋能傻乎乎地来河边喝水消毒。

叶大胆扑棱一下,站了起来,嘴里说道:“可恶,我被他们给戏弄了。”

那朵弯着腰,笑个不停。

叶大胆又怕那朵的话有假,接着问道:“门口的鱼真是你送的?”

“那当然,费了好大的劲啊,给你们的鱼都是我用手抓的,不是拿棍子戳的,要不咋那么整装呢?送人的东西要好看,这个我知道的,都是活着的,好吃吧。”那朵喜气洋洋地说道。

叶大胆晃着脑袋,问:“咱们也不认识,平白无故地,为啥给我们送鱼啊?”

叶大胆的话,像是触痛了那朵的伤心处,只见她咬着嘴唇,望着自己的家说道:“我总觉着你们当中的那个人是我的亲哥哥,没想到是真的啊,有了哥哥,我再也不用自己孤苦伶仃的生活了,你说我亲哥哥来找我,到现在还像是在梦里,不敢相信。”

叶大胆可不管那朵的感怀神伤,听说鱼里没毒,这才放心了,就催着她说:“走吧,你哥哥还不知道我找到你了,咱们给他个惊喜。”

那朵让叶大胆走在前面,自己双手握着棍子,跟在他的身后,就像押着个俘虏。

龙脉觅踪
龙脉觅踪
24.2万字 · 2.7万阅读 · 101人关注
满族少女午夜时分浑身赤裸地惨死在出租屋内,只在雪白的墙上留下一枚血手印,案情扑朔迷离,几度陷入僵局,随着情节慢慢展开,公安人员和随行法制记者走访少女那朵的偏僻家乡,引出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组织,那朵竟是叶赫那拉家族一个分支的宝藏守护传人,而她随身携带的藏宝图却不翼而飞......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