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物最相思(江湖令)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相思》王维

又是阴雨绵绵的天气,于扬照例撑着他那把珊瑚红的油纸伞出门。在街上,他一眼就看见了首饰铺上那只中心一点珊瑚红的发簪。

刚拿起,就听到老板娘说:“客官好眼力,这是红豆簪子,广东来的新样式。”

“原来是红豆啊。”于扬叹道


红豆簪子


那时的于扬才多大呢?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母亲在做饭,他得了一颗红豆。忽然想起,这不就是今天课堂上讲的,王维《相思》里的红豆吗?于是,立刻就想拿去给六娘看。那天的天气和现在一样,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他手里拿着的也是一把珊瑚色的油纸伞。

看他急急忙忙往外走,母亲问道:“桐儿,你去哪儿?外面正下着雨呢!”

于扬答:“娘,我去看六娘。”

母亲在身后叮嘱:“早点回来。”

六娘,这是王维诗里的红豆

于扬一路踏着水花来到陈府找六娘。

他敲门喊道:“六娘,六娘。”

六娘开门道:“小秀才,汝来这里作甚?”

他拽紧手里的红豆,眼神闪烁:“给,给你看个好东西。”

六娘道:“何等好物,且呈上来。”

看着于扬站在门外呆呆的样子,六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呆呆的,衣服都湿了,快上来吧。”说着便一把把他拉到了屋檐下。

两个小人儿并排坐在门槛上。

于扬轻轻把手打开,让六娘看他手心的红豆。

六娘凑近一看道:“我当是什么宝贝呢,这不是红豆么?有什么好稀奇的。”说完转身就要进府里。

于扬连忙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红豆,这是王维诗里的红豆。你没听过王维的《相思》吗?”

六娘俯身看着于扬道:“小秀才,那你背的出吗?”

于扬立马起身道:“哼,怎的不能?”

六娘说:“那你背一个给我听,背不出,打手心。”

于扬说:“好。”清清嗓子,便开始摇头晃脑的背了起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支,愿君多采撷,此物......”于扬用余光扫了了六娘一眼,六娘正望着他。可是此物后面是什么呢?“此,此物,此物.......”于扬连说了一串“此物”。可是“最相思”这三个字,在他舌尖打了好几个转也没能说出口。

突然,六娘走近他。他一惊,差点掉下去。六娘拉住他,严肃的说:“伸出手来。”

这时,母亲来找于扬:“桐儿,桐儿,饭熟了,快回家来。”

于是,他趁机挣脱开说:“娘叫我了,再见。”把红豆放在六娘手心,拿起油纸伞便跑开了。

六娘在他身后想喊他,可于扬已经跑远了。

“哼,还没告诉我此物怎么样呢?”六娘看着手中的红豆喃呢道。

伸出手来

次日,夫子上课的时候,让大家朗诵昨日上课讲的王维的《相思》。大家都摇头晃脑的开始朗诵“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支,愿君多采撷.......”念到“此物最相思”的时候,不知怎的,于扬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昨天六娘的那句“伸出手来”。

一回神,夫子已在自己课桌前,向他伸出手。严厉道:“伸出手来。”

小伙伴们都偷笑不已。

夫子拿戒尺狠狠的打了他的手心,并严厉的批评了他。

放学后,于扬看着自己红通通的手心,沮丧的往家走。

殊不知,这边六娘早就熬好了红豆粥等着他。

你挨打啦?

于扬经过六娘家门口时,六娘喊住他:“小秀才,你过来!”

于扬回过头,看到六娘,立马转身把手藏在身后。

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六娘问道:“怎么了?被先生骂了?别难过了,给你看个好东西,算是昨天的回礼。”说完便端出一碗热腾腾的红豆粥。

于扬一看兴奋的立马伸手去接,全然忘了自己被打红的手。结果,一碰到热乎乎的碗,手更疼了。忍不住“唉呦!”一声惨叫,差点把碗打翻。

六娘接住碗,柔声道:“先生打你啦?”

于扬立马边把手往身后藏,边摇头。

见他这样,六娘无奈道:“张嘴。”说着便拿勺子舀了一勺粥往于扬嘴里送。粥大概有些烫,看到于扬龇牙咧嘴,烫的泪花都要冒出来了,拿手在嘴边直扇,却还一脸无比满足的样子。六娘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于扬抬头看了一眼这绵绵的细雨,忽然胸口有些发闷。后来,他喝过好多红豆粥,各式各样的都有,可都不及当年六娘的那碗温暖。

南国有佳人,不可思休

你问我后来?

后来,六娘和于扬都长大了。

六娘出落的越发美丽,每每上街,总能引无数人为之倾倒,上到八十老朽,下到三岁孩提,无不为之惊叹。

于扬呢,自然也是一表人才。依旧每日刻苦学习,等待有朝一日金榜题名,衣锦还乡。

相思不可说

那日,于扬下课回来,在街上正好遇到出来逛街的六娘,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擦肩而过。自从六娘及笄之后,于扬便鲜少见到六娘了。听闻,她日日在家学习女红,现在女红已经非常好了。

于扬每每经过六娘家门口,总是习惯性的往六娘家望去,期盼哪天能再见到六娘。六娘也时常会在家门口张望,希望哪天能遇见于扬。可是事与愿违,他们一次也没遇上。

直到那天,于扬正在阁楼学习。忽然听见窗外,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望却是六娘家的方向,他丢下书立马往外跑。挤开人群,站在陈府门口,他赫然看见,府门上那大红的灯笼和喜字。忽然就蒙了,恍惚间听到大家说“这可真是大喜事啊。”“对对对,真是门当户对啊!”.......

于扬发了疯的往陈府后院跑,他想问问六娘,能等等他吗?


此后经年只剩相思

到了陈府后院,他却没有了敲门的勇气?六娘是大家闺秀,嫁的是豪门贵族。就算她能等自己,可自己能给她幸福吗?思及此,于扬放下了正要敲门的手,哭得不能自已。忽然,听到门后一声叹息。再细听,却又什么都没有了。罢罢罢,自己终究给不了六娘幸福。

殊不知,六娘有多希望他能敲开这扇门,带自己离开。可六娘也知道,这不只是一扇普通的门。

所以,她不怨他。


新郎不是你

六娘还是坐上了花轿,成为了漂亮的新娘,只可惜新郎不是于扬。


青梅竹马最为懵懂

忽的,六娘就想起那时于扬给自己看的红豆,为自己背的《相思》。想起,自己给他喂粥,他龇牙咧嘴,烫的泪花都要冒出来了,拿手在嘴边直扇,却还一脸无比满足的样子。忽然就笑了,笑着笑着,泪花就出来了。心中苦得发涩。

后来,六娘还是知道了于扬没有背完的那首《相思》最后那句是“此物最相思”。

原来是相思啊!

只剩相思

一年后,于扬高中。北上受皇上召试,列二等,入四库馆誊录。

他带走的只有六娘留给他的那方红豆手帕。

“客官,客官,这个戴在头上肯定好看,您来一支吧。”老板娘说道

“不用了,谢谢。”于扬答道。

因为,最适合这簪子的人,已不在身旁。





再见知是何年
王初桐(1730—1821)字于扬,号竹所,又号红豆痴侬。  嘉定方泰人,诸生。幼家贫,性恬淡,后为乾隆帝召试,列二等,入四库馆誊录。历任山东新城、淄川等地知县。天才藻陌,尤工倚声,著有《嘉定县志》、《猫乘》、《奁史》等。《奁史》云:“红豆色胜珊瑚,粤中闺阁多杂珠翠以饰首”。红豆,相思之谓也。

注:本文改编自“中国唱诗班”系列短篇动画

之《相思》(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