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24)

96
李一十八
2017.08.27 22:42* 字数 4245

04003.jpg
 
死神背靠背(23)
死神背靠背目录

                   一杯凉茶水 金银死没死

有些东西迟早都是要暴露出来的,好歹最终是暴露出来了。有些东西一直隐着藏着,但那些东西毕竟是藏不住的,总有水落石出拨云见日的一天。

“赵阿姨,你赞成同性恋这样的事情吗?”我问。这个雷同已经让人恶心到家了,可是又避不开他,所以只好朝抽象的方面去说,希望赵阿姨也用抽象的语言简单把雷同的事情交代过去就是了。

“反正我妈绝对不希望我也是个同性恋!”小鹏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妈,茶水凉了!!”

“这个话应该我说吧!”赵阿姨说,冲小鹏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去换茶水。

可是小鹏并没有动作。

“这个话应该我说吧!!”我也模仿赵阿姨说话的方式,只是加重了语气。

“你是我长辈怎么的,小龙!!”

“我可没说我是你长辈,我是你家的客人,我也是赵阿姨的客人,对吧,赵阿姨!”我说,一副礼尚往来的样子,反正这茶水不会是我去换。

“说来说去,你都往我妈这边靠,什么时候你能靠你自己啊,像我这样,靠自己。”小鹏说,并没有动桌上的茶杯,反而一副要和我长聊的样子。

“你靠自己,你就去换茶水。我也渴了。”我说,手指一扬,仿佛是小鹏到我家做客一样。

“我就是说,你做事不靠你自己,你应该学会独立,小龙,所以给你一个独立的机会,你去换茶水。”小鹏手一指,仿佛这是我这个客人的义务似的。

“我是你家客人!!”我说。

“你免费听了这么久的故事,做做事是应该的。”

“赵阿姨都没说什么,你着什么急啊!”我说。

“你的赵阿姨就是我的妈妈,我是代替她收费。赶紧去!”小鹏的手摆了摆。

“我去了不止一次了,凭什么这次还是我去??”我说。

赵阿姨不吭一声看着我俩,脸上是平静的笑容。

“难不成要我妈去??”小鹏说。

“我无所谓,反正我不会去。”我说,双手一摊。

“这次我也不会去的,大不了谁先口渴谁就去。”赵阿姨说,笑笑。

“我也不口渴,你口渴不,小龙??”小鹏说,却看着茶杯,明显他渴了,虽然没有动手拿那个杯子。

“我不渴!”我说,表情和我的语言是一个意思。

“我问你口不口渴,如果你口渴就得喝水,大不了我帮你去换就是了。”小鹏说,一脸的殷切。

“好吧,我有点口渴了。你去换吧!”说的时候,我却拍了拍肚子,我对当时的动作现在都无法理解。

“我不口渴,你口渴你主动点。”小鹏说,在椅子上深坐着。

居然中计了!!

“你玩我啊,小鹏!!”我瞪着他,可他理都不理我。

“就玩你,怎么了,小家子气!”小鹏说,一副对我心里的愤懑无所谓的样子。

“有本事你玩玩你妈,看看你妈是不是也是一个小家子气的人!”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可不是同性恋。”赵阿姨说,话题又莫名其妙回到了雷同上。

“妈,我什么时候成女的了!!”小鹏感到自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我也没说我是男的啊!”赵阿姨说,轻轻地笑笑,看起来只是在笑,分不清楚是嘲笑还是欢欣的笑。

“要不异性恋也可以啊,这种恋爱方式到处都得到承认的。”我说,反正玩笑说开了,我也无所谓自己说了什么。

“你才和你妈恋爱呢!”小鹏勃然大怒,我却礼尚往来,用刚刚他的无所谓的态度来回应他。

“我可没说你们恋爱,我也没说你们可以恋爱,不过我是想说,你们可以试着互相接触一下,你们可以互相了解一下。”我说,振振有词的样子。

“你以为我不知道乱伦是什么意思吗??”小鹏的脸上尽是愤怒,脸色说有多难堪就有多难堪。

“地球人都知道乱伦是什么意思,我当然也知道。”我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谁叫你孙小鹏刚刚给设圈套的。

“好吧,你们哥俩继续聊,我去把茶水换了。估计这会儿水还没有烧开。”赵阿姨说着,端着茶杯就进到客厅里了。

“听到没有,小弟弟,我妈叫你安静点。”小鹏说,嘴角的笑容说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小朋友,麻烦你认清楚你眼前大哥的年龄,年纪这么小,怎么就有智力障碍啊!”我说,我也不怕你,虽然你也不怕我。

赵阿姨在客厅回了一下头,旁边就是饮水机,可她迟迟没有接水,仿佛水真的没有开一样。而饮水机的指示灯是背对着我们坐的方向的,所以看不见。所以我也就无法判断饮水机里面的水是不是真的没有开。

赵阿姨看到我在看她,冲我诡异地笑笑,这笑在我的内心形成一种感觉,我今天晚上回家会真的撞鬼。

“你也不去看看你妈!”我继续说道,总觉得我单独和小鹏坐这儿,而女主人在客厅站着不是个事儿。

“你才该去看看呢,我妈说了半天的故事了,你连接杯水都不干。”小鹏说不干就不干,依然在椅子里深坐着。

“该死!”我抛下一句,就朝客厅走。

“没事,马上就好。”赵阿姨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回去。而且我同时看到她蹲下身去接水,见我还站在阳台和客厅之间,又说:“先坐着吧,水开了,我马上就过来,接着跟你们讲。”

我和小鹏干坐着,没人说一句话,我是生他的闷气了,只是不知道他生谁的闷气。

两三分钟过后,赵阿姨端着茶杯回来了。

“其实雷同这个人嘛,还是挺可怜的。”赵阿姨一坐下就说。

“同性恋毕竟是同性恋,这个身份已经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小鹏说,端起茶杯小小地喝了一口茶,但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真的生气了,因为我刚刚的行为,害得他妈妈亲自去接水,讲故事讲了七八个小时的人去接水。

因为我没去!

可是小鹏自己还不是没去!!

“对啊,金银有情人是肯定的,这下子为翻案可以找到前提了。”我说,把重心引到金银身上,同性恋这个词,我多听一遍,我就觉得更恶心一点。虽然这个词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就是恶心,丝毫听不顺耳。

“翻案确实是我想做的,可是这到底是几个案子,你们仔细想过没有?”赵阿姨问,不再提那个该死的雷同了,真是菩萨保佑。

“这应该是一个案子吧,赵阿姨,金银的案子!”我说。

“这不可能是一个案子,死了这么多人,虽然都和金银有关,但是金银这个人毕竟已经死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不可能犯案了,不可能再继续杀死这么多人了。”小鹏说,他的想法和我是完全对立的。

“其实,我真实想问的问题是,金银这个人到底死没有!”赵阿姨说。

“您不是,不对,是档案上写着,还有图片资料啊,金银不是死了吗!这个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我说。

“那雷同为什么说金银没死呢?!”赵阿姨说,雷同确实说过这个话,她不提醒我都快忘了,因为我的本能认为金银早死了,而且是第一个死的。

“这就是最让人匪夷所思的,金银到底死没死。毕竟金银的坟墓都有,或许里面装的真不是金银的尸体。”小鹏说。

“那现场死的是谁??”我问。

“这个已经没办法调查了,毕竟金银当时已经死了,而且有自己的坟墓,我总不至于做个盗墓人,把金银的墓掀了,捡快骨头回来,拿去做DNA化验吧!”赵阿姨说。

“值得尝试,妈,今晚就去,铁锹这些东西都好找。”小鹏说。

“臭小子,还来劲了,都过去十多年的事情了,你当真要我去挖鬼啊!”赵阿姨说,本来她是即兴编了一个故事,可是没想到小鹏瞬间穿越了。

“好吧,不尝试就是了。有机会我和小龙去。”小鹏说。

“我才不喜欢掘墓呢,你叫我给树苗挖个坑还差不多,我不喜欢阴气重的地方。”我说,坦诚相见。

“我家里阴气可不重,小鹏!”

“我什么时候是说你家阴气重啊,有毛病啊,你!”我说。

“又来了!!”赵阿姨用手拍拍额头,说:“你们俩什么时候能安静一点,这是在家里,不是在菜市场。”

“妈,我们一直都很安静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说。小鹏却并没有回应我这句话,仿佛他真的安静了一样。我自然也就不好意思继续往下说了。

“金银死没死,是一个大问题。”赵阿姨说。

“赵阿姨,你好像认为金银并没有死啊,而且有自己的依据的样子。”我说。

“看来你也挺了解我妈的,小龙。”小鹏说。

“就是那个周芒!起因是雷同的死,那个张牛牛一副粉身碎骨浑不怕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周芒报警时候的状态,周芒也是留在了现场,我想张牛牛和周芒并不认识,可是两人都是那么的淡定冷静,张牛牛明摆着有鬼。而周芒的供述中,看不出来她哪个地方有问题,甚至觉得她有问题也只是一种感觉,不过雷同的事情出来以后,我断定周芒有问题。”赵阿姨说。

“妈,你说的有问题,怎么给人的感觉还是凭一种直觉啊!没有说出有什么事实依据!”小鹏说。

“确实,周芒的事情不会让人轻易就相信她的,虽然她已经进监狱了,而且死缓。”我说:“可是如果抓不到周芒的把柄,一切仍然只是猜测,必须找到合理的依据,才有可能把这所有的案件弄得水落石出,找出这一切案件背后的真正凶手。”

“这又回到了金银身上了。”赵阿姨说。

“赵阿姨,这明摆着有问题啊,假设金银没死,然后去推论周芒有问题,而周芒有没有问题又说不出来事实依据,又回到金银死没死的假设上来。”我说,怎么感觉遇到了类似物理老师讲过的以太那个东西,不能证明它存在,也不能证明它不存在。

“可是如果金银没死,其他的事情就无法解释了。”赵阿姨说。

“但是,赵阿姨,其他的事情无法确定是不是和金银的生死有关,现在不能够证明金银的死活,那些人就是他杀的或者那些人的死和他有关啊!”我说。

“而且没有合理的动机,把这一切案件指向金银,这个不确定死了没有的人。”小鹏说。

“这就是我要深入思考的问题,如果能够找到金银直接杀死这些人或者间接杀死这些人的东西,那所有的事情就有可能说得通了。”赵阿姨说。

“反正金银是有情人的,而且这些人应该都是金银的情人,虽然不能够提供百分之百的证据来证明,但金银一定是有情人的,这是肯定的。”我说。

“可是金银到底为什么要杀死这些人呢??”小鹏问。

“有些事情是我后来调查的,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雷同那里提供了最多的最有效的消息。”赵阿姨说:“雷同说过,金银的感情世界有创伤,两人的聊天中雷同可以看出这点来,而且雷同不是个笨蛋,我相信他的判断。”

“可是就算这样,金银的感情世界有创伤,也不用杀死自己的情人啊,如果他非得这样,必然有背后的道理,不可能因为这些人是他的情人就杀了她们啊!”我说。

“也是啊,说不通啊!”小鹏说:“这些情人和金银到底有什么??我想,凭金银的脑子,也不会被这些情人敲诈吧,就算被敲诈,也不可能被这么多人敲诈吧,又不是一个,金银一个商人,再傻都没有傻到这种程度啊,被这么多人敲诈!”

“金银和他的情人到底有什么??”我问。

“这是我后来调查的内容,在离开横街派出所之前,我一有空就是在调查和金银有关的这些人。不是为了翻案,只是为了了解,更了解金银,更了解金银的情人。”赵阿姨说:“凭当时掌握的资料,脑袋想破了都不知道答案。”

“不过,情人这个东西好歹是浮出水面了。”我说,感觉整个案子差不多该完了。

“有些东西一直被遗忘,当蓦然想起来,感觉比全世界都重要。”小鹏说。

“重要的东西,并不会在一开始就声明它是重要的。”赵阿姨说:“傻儿子!!”

“傻儿子有傻妈妈!”小鹏赌气了。

“可是过了不到两个月,又出事了,还是和金银有关。”赵阿姨说。
死神背靠背(25)

死神背靠背
Web note ad 1